CCL跌穿180水平 港岛区急跌3.5%

【楼市动向】一手空置税政府进退失据

人气 24

【大纪元2021年04月23日讯】 (大纪元记者勤智香港报导)反映二手楼价走势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CCL)最新报179.95,按周下跌0.75%。分区指数除九龙区上升0.97%外,港岛、新界东及新界西分别下跌3.46%、0.11%及0.58%。其余领先指数全线偏软,大型单位、中小型单位及大型屋苑分别下跌0.96%、0.71%及0.75%。中原经纪人指数(CSI)最新报69.58,按周下跌1.31个百分点。

官员问责已成为历史

受个别屋苑成交价回落影响,港岛区指数急跌3.46%,兼创30周低位,拖累整体二手楼价指数下跌。七大指数调整,只有九龙区上升。楼市进入消化期,成交缩减。发展商求价不求量,正等待时机开售,一手成交量下跌。二手业主缩窄议价空间甚至反价,成交放缓。之前一批“白居二”行使权即将到期,加上五月份将有大批新“白居二”推出市场,且入息上限大幅提升,不少买家抢先入市免得越买越贵,以至资助房屋火热,且频频录得高价成交。

另外,沙中线建筑工程丑闻大幅延误超支,最终不了了之,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批评政府无人问责,更扬言以后同样项目要她同意拨款“over my dead body!”,意思即是“唔使指拟!”。可能是叶刘与梁锦松是唯一两个问责下台的官员,心有不甘才出此言。事实上,政府自03年起再没有高官因政策失误而问责,反而越失误却越加官晋爵,林郑就是表表者。

当年作为发展局局长放软手脚造地,导致土地荒困扰至今。之后晋昇政务司司长掌管扶贫政策及推动政改,结果贫穷人口创新高,特区两成人口在贫穷线之下,政改推销失败被立法会否决,她却再升官特首。承诺聆听市民声音修补行政立法关系,又说无法反映市民意愿会辞职,结果她不理民意硬推反送中条例,立法会变成一言堂,民望破纪录新低却恋栈权位。

中共管治下特区行政高高在上,立法司法只有配合角色。梁君彦指建制派议员与政府仍有很多火花。若没有实质改变政府政策,火花纯属同台演戏而已。问责令政府尴尬,影响管治威信。特区政府假借中共令箭,在中共设计的所谓选举制度下,一班立法会议员最终实现自我审查,成为“忠诚的废物”,大众很快就看到这班钦点的议员身体有多诚实。一个有错从不承认责任的政府,会将这个城市带进什么境地?

政府撤回草案鼓励囤货

政府19年10月向立法会提交《2019年差饷修订条例草案》,原先目的是以额外差饷鼓励一手私人住宅单位尽早推出市场。20年6月共党安全法实施,DQ立法会议员,立法会被建制派操控,条例草案已垂手可得,谁知政府主动撤回草案,理据是市场意见两极,社会有强烈不同声音,并考虑到最新的经济情况认为并非适合时机推出一手空置税云云。事隔不足半年,特区政府即打倒昨日的我。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在立法会财委会特别会议上表示,政府现时非常关注楼宇空置情况,又掌握更多有关一手空置的资料包括单位大小等,并关注发展商屯积居奇的销售手法,不排除重推一手楼空置税云云。现时一手空置单位升至1.2万个,较一年前上升两成多,发展商囤货绝不是今天的事。政府主动方放弃调控手段,可以预期空置单位数目必会再升,原因明显不过。今明两年属私楼高峰期,空自单位自然增多。政府将完全到手的条例主动放弃,讯号非常清晰,就是政府根本无意改动现时机制,只是摆摆姿态,如此“正面”讯息,发展商当然“响应”,选择较佳时机卖楼。未来供应长期紧张,有楼“唔忧卖”,发展商没有理由急于出货。

经济又正在复苏,市场压倒性预期搂价稳步向好,越迟卖赚得越多,发展商有十足诱因将单位空置延迟推售。未来供应七成资助三成私楼,五年后的每年平均更只有6千伙“面粉”越来越少,不拖慢发展及囤货,将来黄金时期缺货供应阻失良机。市场累积大量大陆客购买力,今天未通关已急于利用受权人或壳公司入货,未来政府不会一下子全开,发展商当然希望预留单位给这些超高购买力的买家顺应市场需求。囤货之利远多于弊,发展商怎不多谢政府?

议员官员齐齐演戏

政府短时间内重提一手空置税更突显其无能与政治挂帅。先前笔者早已提出,调控措施应有前瞻性。即使认为收取空置税不是时机,亦应让法例通过,然后收取零税率,这样不但向市场释出清晰讯号,而且发展商自然收敛囤积行为,避免政府出手。空置税便可既不实行又可有效调控,一举两得,还可适时按市况修改税率调控市场。政府却偏偏选择撤回的下下策,居心叵测。

立法会会期只剩下数月,又被政治条例骑劫,若政府认为有迫切性重推,单是立法随时再拖一两年,坐失时机。政府一直被人诟病“坚离地”,政府声称掌握更详细空置资讯才重提一手空置税,即证明之前连需要什么详细资讯亦未想清楚,推行欠数基楚,更遑论精准调控。

先前未掌握市况,撤回时并非基于掌握市场的实际情况,即属长官个人意志。事件还带出政府逻辑完全破产,什么市场声音两极,社会强烈不同声音,几乎所有政策皆有之。莫非重推市场声音就会一致?社会就没有强烈不同声音?这些所谓理据根本不能成为上次撤回草案的理由。

更荒唐的是政府说民生无小事,民生问题就利用社会没有共识推搪拖延,反送中等政治性的条例却一意孤行,不理社会强烈反对声音,不管意见两极。政府根本完全不讲逻辑,不讲理据,只看政治需要,往后施政无法服众,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更深层次问题是问责制早已形同虚设。庸官鼠目寸光,浪费议会畤间及资源,坐失时机,撤了又重提,做成双重浪费,却毫无后果,不用问责。议会制衡亦已失效。面对这些官员,一班所谓议员没有针对要害提问,未有找出根本问题,没有严厉谴责,让官员轻松过关,不是一起演戏又是什么?

一手空置税政府刚撤回又考虑重推,官员自打嘴巴逻辑破产,根本不把议会放在眼内,更何况是没有选举权的市民。中共阉割选举制度,负予这班高官更大权力,支配可观数目的选委,未来政府更加为所欲为,议员是笼里雀。政策再荒谬,执行再差劲,偶尔会有议员像叶刘般无关痛痒地叫嚣两下,但最终还是按照政权编好的剧本演出,维护政权管治威信,这就是极权下的“新香港”。◇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楼市动向】差饷改革应循什么方向?
【楼市动向】土地房屋“既得利益者”是谁?
【楼市动向】无人应门比例超高的迷思
【楼市动向】㓥房租管重形式欠实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拜普密谈中共 396华人年前返美被查
【财商天下】泡沫多严重?大陆房地产未来走势
【思想领袖】帕特尔:确证中共种族灭绝罪行
【秦鹏直播】美抗共新模式砸钱?美俄峰会盘点
【有冇搞错】又一招“黑虎掏心”?
【军事热点】核军备白热化 世界核武库存停止下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