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夫妇:亲历中共逐步推行的群体灭绝

人气 1664

【大纪元2021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你到过新疆吗?你对新疆人权有发言权吗?”这是中共战狼反驳外界的常用伎俩,以此来掩饰中共进行群体灭绝的指控。

加拿大的戴克夫妇(Gary and Andrea Dyck,下文称戴克和安德莉亚)在新疆住了10年,2018年回到加拿大。他们亲身经历了中共如何逐步对新疆人民进行的群体灭绝

他们出席了加拿大人权博物馆4月22日举办的“揭露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座谈会,并在4月24日接受了法新社的采访,讲述维吾尔族被中共迫害的真相,称新疆是一个没有快乐丶充满恐惧的地方。

戴克夫妇两人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和维吾尔语,他们在吐鲁番成立了一家企业,经营农业废料的堆肥业务,还结交了很多维吾尔族朋友。

种族灭绝是逐步进行的”

“种族灭绝是个一步一步的过程,不是一次性的行动。” 戴克说,“我们看到这些迫害是如何开始的,我们也知道那会走向怎样的悲剧结果。”他说,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限制,每个星期(中共)都颁布新的规则。”

“我们喜欢与维吾尔族人在一起,真的很享受那里的生活,当地人民和当地文化都接受我们,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直到(迫害)开始。”安德莉亚说。

她说,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时,“传统的维吾尔族社区开始被拆除,人们越来越多地搬入公寓楼,远离原来的社区。”

戴克说,中共“逐步的”灭绝维吾尔文化,开始是对伊斯兰传统进行限制,后来又扩大到对饮食的限制、对衣着甚至语言的限制。他们说,开始时《古兰经》的某些版本被禁止使用,最终所有突厥语的书籍都被禁用。

“在一个主要的市场上,我看到一个标语上写着‘禁止说维吾尔语’。”安德莉亚说,““每件事都是以某种方式被强制执行的,(人们被告知)这是允许的,才能去做。”

杂货店都有机场级别的安检

戴克夫妇说,从2016年起,当地气氛变得不一样了,中共的镇压加剧。2017年开始,在每个主要路口都设置了警察检查站,到处都有“天眼”摄像头在监视。

“在我开车去上班的路上就设有好几个安检路障,到处都有监视镜头和脸部识别装置。有一次看到一个男子不小心绊到了警察的脚,就被勒住脖子拖进警察局里,大家都假装没看见,因为怕警察也盯上自己。”戴克说。

“突然间,连进杂货店,都必须经过机场级别的安全检查。”安德莉亚说。

我家附近的集中营

随后,中共在新疆加大建设集中营(中共自称是职业培训中心)。戴克说,集中营建好后,几个月后就有人被带走,他们没有抵抗,没有打架,因为中共布置了如此多的公安和警卫,“他们(新疆人)不堪重负”。

戴克夫妇说,在他们家的那条路上,甚至也修建了一个集中营。戴克说,这个集中营周围是15英尺的高墙,上面有带刺的铁丝网,上面架着摄像机,保安巡逻队时刻监视着。

害怕长到18岁的年轻人

安德莉亚说,当时他们15岁儿子的几个朋友快要18岁了,他们非常担心,一旦成年,就会被中共抓到集中营去。

戴克哀叹道:“在世界其它地方,哪有17岁的年轻人害怕自己长到18岁的?”

伊斯兰教教义中禁止穆斯林吸烟及喝酒,于是为了表示自己抛弃了伊斯兰教,或证明自己“爱党爱国”,一些年轻人开始抽烟喝酒,并把相关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去。

戴克夫妇说,有一个朋友本来因为健康的原因已经戒烟,但是为了证明自己跟“伊斯兰教”划清界线,不得不再次抽烟。

警察盘查前问“你们快乐吧?!”

安德莉亚说:“穆斯林妇女被迫在公开场所脱下头巾丶露出头发,这样令她们感到羞愧,所以更不愿意出门。甚至早上6点我们住的小区警铃会大响,吵醒所有人,随后几分钟,警察就上门来盘查家里是否人人都在,他们会问:你们生活快乐吧?!”

戴克夫妇说这简直太讽刺了,集中营就在你家旁边,如何能快乐?之后中共收紧签证,戴克一家2018年跟着大批外国人撤离新疆。

现在他们看到更多维吾尔人遭迫害,决定不再沉默,愿意帮当地人民发出真实的声音。“我们觉得自己跟1200万维吾尔族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庞大的监狱中。”戴克还说,自己之所以离开,也是怕拖累了维吾尔朋友,担心朋友因为认识他们而被关入集中营。

责任编辑:李缘 #

相关新闻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苏丹可能发生政变 传总理与多名部长遭软禁
中国本土疫情持续蔓延 内蒙数万人陷入封锁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中共军机不打自伤 台海难得安静
【思想领袖】基辛: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