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协和医院一天四台心脏移植 供体引关注

人气 3986

【大纪元2021年04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 第4天,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团队紧急联系到一颗供心”,“所幸一周内匹配到20岁脑死亡男子的心脏供体”, “ 一天连做四台心脏移植”……这是近一年有关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协和医院)的移植新闻报导中出现的内容。

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称,该院的心脏移植是符合中国国情特点的“中国模式”心脏移植。而专家认为,为患者找到心脏供体的速度之快表明中共可以按需获得器官,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

追查国际的调查还显示,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中共仍然没有停止活摘器官的罪行。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武汉协和医院心脏移植连创纪录

《长江日报》2021年3月18日报导了武汉协和医院心脏移植的一项纪录,完成100例儿童心脏移植,例数持续居全国首位。

报导中,接受心脏移植的七岁儿童凡凡,不到一周就匹配到20岁脑死亡男子的心脏供体。

《楚天都市报》2020年8月7日以题为“全国首次!协和医院一天完成四台‘换心’手术”,报导了武汉协和医院心脏移植的又一项纪录。

报导说,8月6日上午10点至凌晨的14个小时内,武汉协和医院同时完成了四台DBD(脑死亡)心脏移植手术。报导还称,同日同一单位内完成四台脑死亡心脏移植术目前在国内尚属首例,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极为罕见。

14个小时内,武汉协和医院同时完成了四台DBD(脑死亡)心脏移植手术。(网页截图)

在2020年6月,《楚天都市报》高调报导了武汉协和医院一个跨国心脏移植手术,该院10天之内为患者准备了四颗匹配的心脏。

女患者玲玲6月12日从日本回到武汉,3天后的6月16日就给她找到第一颗匹配心脏,在放弃手术后的第3天(6月19日)又找到另一颗匹配的心脏,6月25日一天再找到两颗匹配心脏,最后选择了一颗跳动十分有力的男性供体心脏。

大陆媒体报导显示,武汉协和医院不仅获得匹配心脏供体的时间短,而且供体的供应充足。

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2018年表示,该院心脏移植数连续四年全国第一。武汉协和医院的官网上介绍,武汉协和医院近五年连续施行心脏移植310例。

武汉协和医院的官网上介绍,武汉协和医院近五年连续施行心脏移植310例。(网页截图)

中共宣布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器官移植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在很多医生担心器官来源成问题时,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主任、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董念国在当年12月底表示,协和医院器官移植数量不降反升。他还推销说,协和医院心脏移植费用费用全国最低,平均为28万元,仅为美国的1/22。

据2015年12月31日《湖北日报》报导,武汉协和医院2015年心脏移植手术突破百列,达到102例。

心脏移植中的供体获得时间不到一周

2018年7月12日,在“国家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双提升湖北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专门介绍,该院的心脏移植是符合中国国情特点的“中国模式”心脏移植。

上述宣传武汉协和医院心脏移植成绩的大陆报导内容显示,获得心脏供体时短是其的特点之一。武汉协和医院获得匹配心脏供体时间可以短到不到一周,甚至还可以为一个患者10天准备四颗心脏用于移植。

外界注意到,目前捐献器官是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而武汉协和医院超短时间获得心脏供体与中国遗体捐献情况不匹配。

迹象显示,中共吹嘘2015年开始的自愿捐献器官系统没有真正运作起来。2021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中共武汉人大代表陈静瑜向人大会议提交《将器官捐献率列入文明城市考核标准的建议》议案,欲利用行政手段强行捐献。虽然湖北器官捐献数量居中国第二位,但据《湖北日报》2021年4月5日报导,武汉市器官供应缺口很大,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约200具;遗体捐献数量比2019年报导的还减少了100具。

与之相对应的,在器官捐献系统完善、发达的美国,患者平均需等待6.9个月才能获得一颗匹配的心脏。

《湖北日报》2021年4月5日报导,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约200具。(网页截图)

 

《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约300具。(网页截图)

时事评论员玉清心曾刊文认为,武汉协和医院是器官等人的反配型现象,所以供体心脏不太可能是来自公民自愿捐献的正常渠道。

医生反对强摘组织的顾问林晓旭博士也持一样的观点。他此前表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匹配的人,这说明它实际上活体的器官库是非常庞大的。”

他说:“这种庞大的来源就是中共在各个监狱、看守所里失去自由的这些人,是中共最大的活体器官库,很多报导都提到中共强迫在押的良心犯做血液检查,它们就是把这些人当作一个活体器官库,所以它才会在这么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能够匹配的器官源。”

医生反对强摘组织的顾问林晓旭博士认,中国有非常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图为资料图。(视频截图)

林晓旭博士认为,中国的器官自愿捐献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中共政府现在所谓的“器官移植供体的匹配”,是一种“按需分配”的黑箱模式,是由中共政府主导的产业链。

“中共的公检法系统,还有“610”系统,它们实际上是一个中介,而中共的监狱、看守所等是器官的养殖场,然后医院做器官移植,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产业链,是由中国(中共)政府主导的产业链。”他说。

大陆移植界的一个普遍现象

在大陆移植界,供体等待时间短是普遍现象,不只是武汉协和医院的特有现象。

2019年长城会上,中国国家心脏移植质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阜外医院黄洁做了《心脏移植术前评估和术后管理》讲座。她披露了中国移植界心脏供体等病人的现象。

她说,捐献是一方面,因为供体还是够的,很多病人因为没有及时的进行评估而造成了供体的浪费。她还说,由于供体因素的限制,接受急诊心脏移植患者,平均等待供体时间需要5天左右。

北京阜外医院专家黄洁说,接受急诊心脏移植患者,平均等待供体时间需要5天左右。(网页截图)

据新华报业网2020年9月8日报导,南京市第一医院截至当时已完成了102例“换心”手术。其中,54岁的张先生因扩张性心肌病被送入该院,仅仅三天,8月21日,就获得了可供移植的心脏。

据《大河报》2020年12月16日报导,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在两年半时间里,开展心脏移植近80例。8岁女孩彤彤因左心功能衰竭住进该院,不到一周时间,专家组就接到了供体的消息,于11月11日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2020年9月24日报导,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020年至少开展了20例心脏移植手术。其中一位78岁的冠心病患者于2020年7月5日在家毫无预兆地突然昏倒,转院到浙大一院;7月17日就等到一颗匹配的心脏做移植手术。

……

心脏移植中的脑死亡

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在介绍武汉协和医院“中国模式”心脏移植时,脑死亡心脏保护被列在技术等方面突破的第一项。

大陆媒体报导显示,武汉协和医院能高频率获得可高效利用的大量脑死亡心脏供体,如在14小时内可以获得4个脑死亡供体心脏。

武汉协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董念国2015年时就透露,该院心外科等待换心的病人,有80%都能等到心源实施换心手术。他还透露一个蹊跷的现象,该院心脏移植手术有一大半手术都是在夜间进行。

据《中华首席医学网》2004 年11月12日的一篇题为《心脏移植供体心脏的选择》的文章介绍,脑死亡供者心脏是大陆心脏移植的最主要器官来源。脑死亡缓解了器官来源的不足。而心脏器官移植主要取自严重脑外伤后的脑死亡供体。

中南医院器官移植教授叶启发在2014杭州器官移植大会上的讲话。他说,有70%左右的医院对开展公民身后捐献器官移植没兴趣,态度消极,因为都喜欢成功率高的“活体”移植。

海外国际调查发现,中共军警和医生人为制造供体“脑死亡”,以便能活体摘取器官。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等人伙同第三军医大学,还发明了专门制造“脑死亡”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专利号:CN201120542042)。

2017年底,韩国“TV朝鲜”记录片在对2万名赴中国大陆移植器官的韩国人调查基础上,制作播出了专题片《杀了才能活》。“TV朝鲜”发现,中国医院所用的器官供体,使用了王立军发明的专利装置,并在影片中还原制作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韩国电视台“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中国发明的“脑死亡机”模拟图。(电视截图)

一个人只有一颗心脏,取一个人的心脏做移植,就意味着一个人的死亡。2021年3月21日,“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发布一份最新视频,呼吁国际医疗界切断和中共器官移植业的联系,以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等良心犯器官的杀人行径,“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更多人将失去生命。”

2020年3月,位于英国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发表书面判决,结论是:“(活体)强摘人体器官已在中国各地大规模发生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主要的——人体器官来源。”

2016年6月22日出版的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披露,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一百五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独家】武汉同济医院文件曝活摘罪恶
黄洁夫称器官移植要世界第一 学者:中共按需杀人
李正宽:移植大户臧运金暴亡 中共讳莫如深
封存五年的调查录音:军医揭军队活摘器官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如何突破科技巨头审查制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