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大纪元记者梁珍遭暴力袭击送医

【大纪元2021年05月11日讯】5月11日中午,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在住所楼下遭到凶徒持棍棒袭击。凶徒施袭约一分钟后,立即驾车逃离现场。梁珍送院验伤并报警。

有路过的市民目击了事件,指称凶徒驾驶的是一辆奔驰私家车,车牌号是“TV3851”,并表示愿意为事件作证。

目前梁珍已经就事件报警,并到伊莉莎白医院验伤。梁珍表示,腿部被凶徒打伤并出现多处瘀伤,详细伤势还有待详细的检查结果。据梁珍提供的照片,肉眼观察可见有多处瘀伤。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据目击证人李先生描述,当时他吃过饭,在路边走过时,见到斜对面有辆车,有一名肥硕的男子,手持球棍出来,然后听到有位女士呼救“救命啊,被人打”。当时有一辆面包车挡住了外人视线。

李先生走过去看,见到一名男子手持球棍,调转头返回车上,急忙开车逃走。他描述该车是一辆奔驰车,车牌号TV3851。

李先生怀疑这是一个团伙蓄谋的暴力攻击,他表示愿意站出来作证。

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被暴徒以球棍袭击十多下受伤,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梁珍/大纪元)
梁珍被袭击之后腿部伤势。(梁珍/大纪元)
梁珍被袭击之后腿部多处明显瘀青,详细伤势还有待详细的检查结果。(梁珍/大纪元)

梁珍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林郑都要关心下这件事,因为实施了国安法,但香港有无安全到?”

她表示,上周六(5月8日)她在同一地点等车时,有一名男子突然向她跑来,该男子在大热天用外套包裹全身,突然从衣服中掉出一根黑色棍,“他好像感觉被发现了,悻悻地捡起来,有点不知所措,然后我走到街对面,他就背身离去。”梁珍坦言,感觉此人是冲着她来的。

5月8日,这名男子跑向正在等车的梁珍,大热天长袖长裤遮掩自己,从怀中跌出黑色棍棒。怀疑行事败露,悻然离去。(梁珍/大纪元)

4月26日下午,梁珍遭不明男子跟踪,梁珍质问他是否《大公报》记者,他迅速逃跑。在4月24日,有另外一名可疑男子到梁珍家敲门滋扰。当时梁珍认为此人上门的目的是证明她住在这里。“所以我就觉得中共在恐吓我,已经被他们盯上了,他们知道我的住址,这是非常邪恶的手法。”

自4月20日起,香港中联办旗下媒体《大公报》连续刊登了8篇文章,攻击大纪元与法轮功,还公然呼吁港府取缔在香港合法注册的法轮功团体。文章对法轮功极尽诬蔑攻击之能事,俨然是中共媒体的翻版。

梁珍本人身兼香港法轮大法佛学会会长,她特别提到,从4月2日至9日,香港法轮功真相点连续遭中共暴徒袭击,一周内至少有六个真相点十多次遭凶徒破坏或袭击。承印香港大纪元报纸的大纪元新时代印刷厂4月12日清晨遭4名暴徒持刀、锤等凶器砸毁印刷机,并抢走电脑主机,致使香港《大纪元时报》被迫停刊数日。

她谴责中共江泽民集团继续在香港延伸对法轮功的暴力打压,呼吁国际关注失去“一国两制”后的香港,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正面遭遇中共的野蛮剥夺。

5月11日下午1时多,梁珍被送往伊莉莎白医院验伤之后,接受记者采访。(宋碧龙/大纪元)
梁珍被送往伊莉莎白医院验伤之后,5月11日下午1时多接受记者采访。(宋碧龙/大纪元)
梁珍遭暴力袭击送医验伤后,在医院外接受媒体采访。(视频撷图)
梁珍遭袭击之后腿部大片瘀青血肿。(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各界强烈谴责凶徒殴打梁珍

“香港监察”创始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在推特上转发梁珍遇袭的新闻,并谴责事件令人发指,他形容这是“再次发生在香港的、对媒体自由、言论自由、宗教或信仰自由的侵犯”。

香港记者协会对事件表示愤怒,强烈谴责针对传媒的暴力行为,促请警方严肃调查及跟进,早日将凶徒绳之以法。记协重申,新闻自由是香港赖以成功的核心价值,绝不能容忍任何针对传媒及新闻工作者的暴力威吓。

香港资深对冲基金经理钱志健表示,今次记者梁珍遇袭是很令人震惊的事情,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务处长都要有所回应。他说:“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外称,香港仍有‘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但是记者被跟踪几个月,没人跟进,现在被袭击,港府和警务处如何回应?他们说香港现在法治如何如何,但是对于梁珍被跟踪、被袭击,港府和警队却做不到任何事情,让外界如何对这个国际金融城市有信心?”

香港金融业职工总会主席郭嘉荣对梁珍遇袭事件表示谴责,他说:“事件反映香港亲共派与黑道势力的勾结越来越猖獗,将香港变成一个高压社会。”

民主党屯门区区议员卢俊宇表示,对梁珍遇袭感到非常愤怒。香港现在的环境对媒体工作者充满了危险,这已经从白色恐怖变成真实的身体攻击。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遭跟踪滋扰 梁珍报案谴责中共恐吓记者
香港大纪元就记者遭跟踪滋扰事件声明
从胆小女生到勇敢记者 梁珍讲述修炼故事
香港法轮功学员抗议大公报诬蔑 促撤文并道歉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