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等国调查全球最大加密资产交易平台

人气 136

【大纪元2021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蓓香港报导)日前,全球最大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因涉及洗钱非法避税等问题,受到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的调查,这是币安在最近两个月内第三次受到国际上的调查。

今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开始就币安是否允许美国交易者购买加密衍生品、是否违反了美国相关法规而展开调查。
4月28日,德国金融监管局BaFin发布公告,指币安推出的股票代币可能违反了欧洲证券法规,因其使用了德国券商公司的服务。

币安目前仍没有在美国CFTC注册,也没有获得为美国居民提供加密衍生品服务的资质。加密衍生品包括加密合约、期权和证券代币(Security Tokens)等产品。

针对这些调查,币安回应说“我们非常认真地履行法律义务,并与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进行合作。”

区块链取证公司Chainalysis Inc去年认定,在其所检查的2019年所有加密交易中,与犯罪活动有关的资金,通过币安和另一中国交易平台“火币”进行交易的数额超过其它任何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占总量的52.2%。Chainalysis的客户,包括一些美国联邦机构。

币安的“前世今生”

币安是由加拿大籍华人赵长鹏(CZ,Changpeng Zhao)在2017年7月在中国上海建立,利用中资在中国市场开始迅速发展。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它推出的币安币(BNB)市值仅在比特币和乙太坊之后,列第三,目前已达到905亿美元(5月17日数据)。

但在2017年9月中共出台法规、并开始严管加密货币行业之后,币安关闭了中国业务,把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日本,近两年主要在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之一的美国发展。

币安在开曼群岛注册,目前并没有公司总部,只在新加坡设有办事处,2019年与美国的BAM贸易服务公司合作,在三藩市成立了币安美国(Binance.US)。

BAM在美国金融犯罪执法局(FinCEN)注册为货币服务商(MSB),可以从事加密货币业务;币安称币安美国至今已在美国37个州获得MTL牌照(Money Transmitter Licensing),可以做到各州合规,并且可以从事法币交易和加密货币业务。

美国法规非常严格

币安平台据信提供了包括比特币和乙太坊在内的约300种加密货币的交易,还提供多种衍生品服务。目前在其网站上公开列出的衍生品交易,就包括两种合约、欧式期权、杠杆代币等五大类服务。

其中,币安提供的以比特币等结算的币本位永续合约,和以稳定币USDT结算的U本位合约,都有高达125倍的杠杆,是风险极高的衍生品,按照美国的相关法规,禁止向美国居民提供这些衍生品。

美国可能是全球对加密货币及其衍生品监管最严格的国家,在4家联合监管的机构中,币安主要受到两家机构监管。CFTC负责管辖比特币等大宗商品的期货合约交易,而美国金融犯罪执法局(FinCEN)则要求稳定币的发行方、加密货币交易所或钱包,都须遵循美国的反洗钱规定。

币安没有向CFCT申请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许可证。目前美国获得这种许可证的,只有进行比特币衍生品交易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进行加密货币期权交易的LedgerX等几家交易所,获批大约都需要5-6年时间。

币安游走灰色地带

据陆媒体报导,选择不被监管或监管模糊的市场,是币安快速成长的一条捷径。在2017年9月中共出台相关监管法规后,币安就把总部搬到了日本。在之后的半年里,中国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因监管关闭,币安则趁机增加了1,000万用户,创造了3.5亿美元的利润,迅速成为全球第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今年3月,面对CFCT的调查,币安行政总裁赵长鹏回应称,该公司严格遵守美国的规定,并有强大的控制措施来防止客户洗钱。但他也承认,尽管币安在封锁美国通道,但美国用户确实找到了绕开封锁的可行方法。资料显示,币安超过40%的交易量来自于美国市场。

但据新浪科技报导,币安并没有真正阻止美国居民使用它的服务。一个美国居民,只需点击币安交易平台上的“我不是美国人”这一选项,就能毫无障碍地在币安主网上直接设置账户并进行交易。

该报导还说,虽然2019年9月,币安的主网站就公开宣布将停止为美国居民提供服务,但直到2020年10月,该交易平台事实上仍在允许美国用户访问。直到2020年11月,币安才正式通知美国居民用户必须在90天内完成提款。

另外,场外交易(OTC)被认为是加密货币交易中,最容易被利用来洗钱或跨境转移财产的手段。通过币安和火币平台运作的场外交易问题尤其严重。

根据chainalysis对2019年加密货币交易数据的分析发现,那些不想在公开交易所进行交易的个人,可以通过合法的场外交易经理人,先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兑换成与美元1:1锚定的稳定币(如USDT),然后就可以换成美元等法定货币。

该报告说,虽然不可能知道场外交易市场的确切规模,但可以肯定它很大。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Kaiko估计,场外交易可以促成所有加密货币交易量的大部分。单是USDT稳定币的24小时交易量,就高达1804亿美元(5月17日数据)。

除此之外,币安的银行合作伙伴加密资本(Crypto Capital),也一直处于非监管状态。去年5月,与加密资本有关的两人被指控涉嫌洗钱。纽约检察官在起诉书中说,“这家逃离监管的巴拿马公司,多年来给世界各地加密货币公司提供银行服务,但却没有任何正式执照。”

与美国展开“太极”战

触发币安停止美国居民非法加密产品交易的,据信是去年10月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深度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币安“构想出一种精心设计的公司结构,以故意欺骗监管机构并从美国的加密货币投资者中秘密获利”。

报告指,他们得到一份币安内部的名为“太极”的战略计划,“让当时未具名的实体(币安美国)在美国开展业务,用假装对合规感兴趣来分散美国监管机构的注意力,再以许可费等形式将收入转移到母公司币安。”

“在此期间,币安还会告诉潜在用户如何在技术变通的同时,规避地理限制。”报告说。

同时,币安为监管合规问题和公关策略,投巨资聘请关键人物。在3月11日,币安聘请了美国前参议员兼驻华大使鲍克斯(Max Baucus),担任其监管政策顾问和与监管机构之间的联络人。

4月11日,币安又聘请了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前代理署长布鲁克斯(Brian·Brooks),出任币安美国的CEO。他还曾担任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的首席法务官。所以他的加盟,不但要加强币安的监管合规,而且要增强与Coinbase的竞争能力。@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近日比特币跌近两成 投机投资不可不慎
马斯克:特斯拉停止接受比特币付款买车
马斯克态度急转弯 比特币一天重挫10.6%
【谈股论金】比特币崩跌引美股投资居高思危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中共为何惧怕“萨德”系统?
【新闻看点】疫情凶猛 江苏关停4.5万棋牌室
【财商天下】苏宁被拖累 恒大困局谁能解?
【思想领袖】武汉病毒所黑幕为何成禁忌
【十字路口】中共整肃频频 中国经济爆七大警讯
【微视频】疫情意外打破中国多个奥运项目垄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