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护照穿越六国 异议人士段井刚奇迹飞达瑞典

人气 4758

【大纪元2021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国异议人士段井刚,逃离中国后滞留泰国9年,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独自穿越六国边境,在新加坡被关押近半年,近日奇迹般地飞达瑞典。

大纪元此前报导,2011年,段井刚因为参加茉莉花革命被抓,之后没有护照的他,翻山到越南,辗转到达泰国。去年10月,在疫情中他决心离开泰国,成为穿越泰马边境的流亡者。

在警察局他得到一张到达吉隆坡的通行证。去年12月,他游泳登陆新加坡后,很快与外界失联。

近日段井刚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介绍了他离开中国后的经历。

他回顾说,“我2011年先是到了缅甸,感觉这个国家是武装割据,不太适合穿越国境,又返回中国广西,从广西翻山到越南。当时荷兰的大使馆帮助了我,给我一些资助。我穿过越南,从胡志明市到柬埔寨边界,在柬埔寨的庙里住了一二个月,每天一餐饭。有人给我100美金,我又花20美金买了一张门票,在柬埔寨边境观光了吴哥窟,然后闯关进入泰国。”

入境后,一个叫映(音)的泰国人把他带到家里,第二天骑着摩托车把他带过关口,买了一张票到了曼谷。在泰国,他向联合国申请庇护,做一点旅游的小生意,这一待就是9年,人也变得有些懒了。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海外爆发后,他失去了工作机会,打算奋力一搏。他说,“泰国是一个中途岛。泰国并不是联合国的一个签约国,并不是一个适合待的地方,没有身份,只能到欧美国家(才能)取得庇护。”

游泳偷渡新加坡

在大马,段井刚起先准备过印尼,买一艘船到澳洲。但是印尼疫情严重,基本上没有船,他被困在吉隆坡,多亏美国的人道中国组织给他寄了1,000美金。

他说,“有了1,000美金才能活动了,我到了马六甲。一路上警察、出租车、的士(都要花钱),钱也不多了,就拼了。那边离新加坡比较近,可以游泳过去;离印尼很远,找船不敢去,船价也很贵。”

段井刚在马六甲。(受访者提供)

他开始研究卫星图片,考虑如何躲避监控摄像头、海警和船只。如果半路被截住,很可能直接送回来,被马来西亚抓起来。他每天吃牛肉、健身,锻炼了二十多天,准备出海的东西。

出海那天,他在海滩上寻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的岩石很尖很滑,他穿着拖鞋摔在石头上,脚就出血了。下水前他祷告了一下。

下水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要死了。他说,“我真不想这样,一个是感觉不够体面,再一个在中国我用尽了所有的精力,当然这是我的报负和理想,但是怎么会这么辛苦啊!为什么受这种艰苦?!”

等到了水里,他一直在划水。“那个地方一半是海一半是河,我在水里尝了一下,有一点点咸。”

他看看天上的星星,很亮,回头就是大马,前面就是新加坡。之后他的心情好起来,还笑了几次。他说,或许是穿越国境的快感,从泰国到马来西亚一直让他很有成就感。

“游了5个小时。把一个游泳圈套在腰上,游不动了就待一会。”这是一个中国制造的儿童救生圈,因为疫情原因,他买不到成人救生圈、救生衣。他把圣经、重要文件放在防水包里,钱用塑料袋包好,还背了二个沙滩排球。

游到的时候,为寻找对岸能够登陆的地方,要绕过很长的距离。到岸边,他以为有人发现了他,还拍照片报警。一会儿来了几辆车,但二三十个警察却从他身边冲过去,冲到水里抓人。他很镇定地与他们擦肩而过。

上了新加坡的岸,他发现马来西亚的电话卡还有信号,于是发出消息:“我已到新加坡。”

圣诞节进了移民监

由于没身份不能住酒店,口袋里钱也不多,段井刚只能在外面过夜。进商场要扫码,买双拖鞋他都是托辞内急硬闯的。他盘算着,新加坡是亚洲最繁忙的港口,从新加坡过到印尼,再登上一个货轮到欧洲或澳洲。

他来到新加坡的一个教会,一个姐妹告诉他,“你犯了新加坡严重的法律,你必须要隔离。”圣诞节的时候,他自首了。警察来了先搜查物品,之后把他带到警察局。做过核酸测试,半夜将他送到移民监,关在地下室最大的一个房间,成为重点看管对象。检察官连夜审讯。

“当天晚上2点多审讯,主要是怕我是间谍。很多人来审讯我,包括安全人员。我说我是寻求你们的帮助,这样沟通比较有效。”在排除间谍身份后,段井刚面临被关押和驱逐。

“这对我来说最可怕了。他们也说,你这种情况要送回中国;我马上说,我不能回中国。有可能他们就上报了我的情况。”段井刚回忆说。

两三天后,中共大使馆的人通过新加坡移民局官员给他送来一个表格,上面有家庭情况等内容,准备给他办护照。在表格上办护照事由一栏,他戴着手铐写了一个陈述:你们不要害新加坡,不如给我一笔钱。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家一定不会把我遣返回去……

在马来西亚,他曾到中共大使馆抗议中共给世界输送瘟疫;差点被出租车撞到;还有被不明人士跟踪。他说,“我向这个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提出要求赔钱,并告诉他们还会来抗议。”

在移民监狱审查七天后,他被转到一个监狱隔离15天,又转到另一个监狱,和几个人关一个房间。

新加坡的法律非常严厉,至今还有鞭刑。他在监狱了解到,从印尼岛上坐船到新加坡走私的烟贩,抓到就要打三鞭。“我是差一点遭鞭刑,后来跟检察官沟通得好,还有联合国登记的证件。”

中共大使馆的人始终没有露面,但是监狱里有很多人劝他回国。“也不知道他们(中共官员)怎么做工作的,犯人、狱警也劝我,只要松个口,护照马上就给你办好了,你就从监狱里出去了,在这里多受罪啊!”

段井刚说,“没有自由是很可怕的。不知关押多久,又要硬挺,担忧随时可能被遣返。他们就等着我受不了,说给我一个护照回中国。”

他无数次跟新加坡官员强调自己是因为政治原因跑出来的,也寻求新加坡的庇护,强制遣返会影响该国的国家形象。由于新加坡是没有庇护政策的,希望他们联系美国大使馆。

“我写给美国大使馆的信也被扣押。估计新加坡很怕中共国,因为中国是新加坡第一大贸易伙伴,他没把我送回去就不错了。”

在监狱,段井刚与外界完全切断了联系,有一次狱警让他打电话,他也不知道联系谁(手机被没收,记不住电话号码)。“就硬挺着。我被抓所有人都不知道,也没联系,疫情中大家都把生死看淡了……”他说。

被关押一二个月后,一个联合国的官员找到他,聊了几次。

因祸得福

在新加坡被关押四五个月后,有一天犯人通知段井刚马上出狱。之前几天,就有人来给他拍照片、称体重、量身高,他当时很害怕,是不是拍中国护照的照片?后来听说是联合国机构需要的,他非常感谢联合国。

在监狱里,他经常祷告,也遇到异象。比如,每星期有二天可以放风,监狱上方总有几只鹰在天上飞,后来有六只鹰在飞,他感觉是吉兆,“基督徒认为7是最好的数字,临出来时想通了,地上还有一只,就是我,马上要自由了!”

他还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看到一帮彪悍的男人在跳舞,手里做着拿着枪的动作,二三十排成一队,他们往海里指了一下,海里就有很多烟花放出来了……他就醒了,心里感觉他们都是勇士。

当天就收到了好消息,他出狱转去移民监。他说,“感谢瑞典,她审理了我的案件,出于对人类的爱,直接给我一个紧急护照。买了机票,先飞多哈,然后飞瑞典,把一切都搞定了。”

“我想想,有时候也觉得好笑,在中国没有办护照,第一次用护照过境,竟然是瑞典给了我一本紧急护照。”他说,“我想梦里那些拿枪的勇士就是瑞典帮助我的人,瑞典人在古代就是非常强壮的。”

段井刚12月底被抓,提前3天从监狱押送到移民监,于5月10日飞到瑞典。

“老天待我不薄,把我安排在最喜欢的国家。我很感谢这个伟大的国家。”他说,“从庇护政策来说,亚洲国家是一个洼地,站在人类(人权)的低端。欧美国家,包括加拿大、新西兰,她都是在站在人类(人权)的高端,都是尊重普世价值的国家,尊重人权。”

目前,段井刚已经结束在瑞典乡村的隔离。他说,是住在距离斯德哥尔摩不远的小城镇,感觉瑞典太美了,每家一栋房子,就像一个艺术品一样,就像在童话里一样。

他打算学习语言,尽快适应生活。他表示,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国将来也走向民主。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中共渗透国际社会 跨境抓捕滞留泰国难民
【独家】“禁野令”让广西养殖户近崩溃
【独家】柳工借海外并购输出中共意识形态
新西兰外长:与华关系恐恶化 需出口多元化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奥运场怪事:中共体育政治玩过头
【马克时空】SpaceX星链8月再升空 半年后覆盖两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