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上篇 萌芽(4)

【金色种子】炼功的青年:在网路上遇见修炼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金色种子
《金色种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2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园里练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确是法轮功迅速在中国蔚为风潮的因素之一。不过,法轮功实为修炼,不仅止于锻炼身体,因此不少身强体健的年轻人,一旦认识了法轮功修炼的内涵,即使没有祛病强身的需求,他们也纷纷走进了炼功人的行列。廖晓岚与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一九九六年,廖晓岚,二十六岁,家住台北,毕业于美国史丹福大学电脑科学研究所。他身材高挑、清瘦,高度近视眼镜后藏着一对笑起来眯眯的眼睛。

杜世雄,二十七岁,云林人,毕业于中央大学电机研究所。他个子较小,娃娃脸上戴副眼镜,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

互不相识的这两人,却不约而同的联络了郑文煌,两人上了同一期的“九天班”,此后都走上了修炼之路。起因都因为他们在“BBS”上读到了一本书:《转法轮》

BBS(电子布告栏系统)流行于那个年代的年轻族群中,廖晓岚清晰地记得是三月十五日那天,他一如往常的在电脑上浏览着,然后发现不知何人贴在BBS上的整本《转法轮》。从天黑读到天亮,廖晓岚一口气看完,心中强烈地浮现四个字──“大法至正”。廖晓岚说:“这本书解开我所有的疑惑,开启我对宇宙、人生全新的认识。”

彻夜读完《转法轮》后,廖晓岚清晨五点骑车前往天母公园,学炼了五套功法,“我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连空气中每个粒子都是新的。”

“人为何存在?从哪里来?往何处去?修炼的实质是什么?如何修行?修成了去哪里?宇宙的真相,生老病死,各种问题,我都找到了明确答案,不再像过去那样,雾里看花。”

有这么深的感触,是因为他曾经非常努力的探索过。

受幸运之神眷顾的廖晓岚,一生优异顺遂,国中担任围棋社社长,高中担任电脑社社长;参加象棋、桥艺、数学竞试等各种比赛。大学参加合唱团、话剧社、吉他社,还选修中文系的课,参与各种演出、艺文活动,努力涉猎文学、音乐、戏剧。大量参与众多智性与感性的活动,都不妨碍他轻松的以高分录取台南一中、台大电机系、史丹福大学。

外在一切虽然顺遂,殊不知廖晓岚内心深处却总觉得自己被无以名之的迷雾笼罩着。国中就读天主教学校,阅读天主教刊物,接受天主教教义,相信耶稣会复活;经常参加学校的礼拜、弥撒,感受到宗教圣洁的气氛,但一切仍拨不散那团笼罩他的迷雾。

他认为有一种答案等待他去寻找。

大学到留学期间,除了研读佛教典籍,他也接触了各种各样修行的法门,禅宗的、儒家的、道家的、印度的、西方的、民间的,古今中外,上下求索。那时从美国学成归国却“一无所获”的他,感到自己只能在这俗世洪流中,载浮载沉。

与受幸运之神眷顾的廖晓岚相反,杜世雄则是个倒楣透顶了的人。

从小体质虚弱,天天吃药已习以为常,以致甫上小学的杜世雄曾好奇地问同学:“你们怎么都没在吃药啊?”也曾经在某个夜半睡醒时,听见父母讨论著:“不知道这个儿子可以活到几岁!”

大病、小病不断的他,国中时忽然罹患荨麻疹,全班就他一人患病,“我就觉得奇怪,怎么老是我。”大学踢足球时,又被球砸到左眼,导致视网膜剥离,“我也觉得,我怎么这么倒楣!”

身体不佳,运气也不好。高中联考时,成绩优异的他考上第二志愿:台南二中。而成绩劣于他的同学,却都上了第一志愿,不是台南一中,就是台南女中;考研究所时,成绩不如他的、没有准备的、忙着交女友的,都顺利录取了清大或交大研究所,而公认成绩最好的他却“名落孙山外”。

自中央大学研究所毕业后,杜世雄为高考考试认真准备了一年,然而,当开始报名时,却发现那年没有职缺,“那个职位,从来不曾没有名额,刚好我去考,就没名额!”

“要什么,没什么啊!我的运气都很不好。”因此,对于眼前他已拥有的一切也不安了起来,“我努力去得到的东西,也许哪一天就没了。”对他来说,生命就是“无常”。

而当杜世雄读完《转法轮》后,像是一扇大门被开启了,光明照射了进来,赶走了他积累多年的无奈与不平,“我从小到大的疑惑解开了:为什么身体不好?我想要的,却怎么努力也得不到?我知道了!没有‘德’就得不到啊。你命中没有的,再努力也不是你的。”

修炼法轮功一年后,杜世雄带着健康的身体与豁达的心灵回到南部,在高雄桥头的高苑工商教书,并在冈山的阳明公园建立炼功点,成为当地的辅导员。

法轮功在台湾弘传的初期缺书、缺资料,而越来越多人加入炼功之后,又免不了一些行政联系工作,有了廖晓岚与杜世雄这样年轻又懂电脑的学员参与进来,让许多事情得以推展。

金色种子
二O一六年廖晓岚在台湾法会上分享心得。(博大出版社提供)

因为缺书的问题严重,一九九六年经北京辅导站同意,台湾得以自行印刷《法轮功修订本》,一九九七年印刷了《转法轮》,当时廖晓岚就负责以电脑把《法轮功修订本》与《转法轮》一字一字打字下来。出书后,台湾学员因此能有更好的学法机会。

一九九六年廖晓岚也开始负责九天学法炼功班,并到国父纪念馆建立炼功点,日后他也成为台北辅导站的辅导员、站长。一九九六年底,台湾学员第一次赴北京学法交流,也由廖晓岚负责与北京学员联系、安排各项事宜。

金色种子
一九九六年底,杜世雄(左一)与台湾学员到北京和当地同修学法交流。(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七年七月,廖晓岚还利用工作所学架设了“法轮大法在台湾”网站,介绍初学者如何学炼功法,以及台湾各地义务教功的炼功点与九天班的讯息,还可以免费下载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广州讲法,以及教功影片与炼功音乐。让更多有缘人能和他一样在网路上找到修炼之路。

金色种子,法轮功,法轮大法
一九九七年七月架设“法轮大法在台湾”网站至今已迈过二十年,人们可以在网路上找到指导修炼的法轮大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接下文)@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种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没有压制迫害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像在台湾一样自由发展,那么,中国可能将有数亿遵从“真、善、忍”的好人,就不会有独裁暴力、贪婪枉法,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祥和的两岸,多么和平繁荣的世界!
  • 金色种子,法轮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书《金色种子》,详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传授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台湾如何开始?第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台湾人有何机缘?谁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洪传的故事神奇,读来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后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后,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台湾人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这天清晨六点半,何来琴与先生在花钟附近挂上女儿手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打开录音机播放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台湾第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就这样成立了。
  • 金色种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内心兴奋莫名,他从此牢记这个日子,他说这天是他人生的转捩点。“李老师讲的法,就是我一辈子所追求、所要的东西。因为他的内涵很深。”他发现《转法轮》书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学“心法”完全展现出来。
  • 一部《辛德勒的名单》让所有观众记住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罪恶。对现代人来说,电影既是娱乐文化的最高端产品,也是演绎厚重历史事件的最好艺术形式,与历史书籍相比,一部好的电影,往往更能让历史事件和人物以鲜活的形象深深印在人们心中。
  • 梁婷婷曾在保利集团广东保南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财务经理,同时她还开赌场,跟一些高官、朋友一起炒地皮,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看完《转法轮》这本书之后,她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态度和行为准则,那么她又是怎么做的呢?1999年7月20日之后,中共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那么梁婷婷又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呢?下面让我们跟随主持人宇欣和姜光宇一起去看看。
  • 梁婷婷曾经是广州军区的少校,在保利集团广东保南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任财务经理,见证母亲身患绝症喜获新生的神奇,深受震撼,她彻底放下了无神论,开始从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观,让我们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 “从小到大求学一帆风顺,目空一切,心高气傲,是国立成功大学社团联合会会长,曾经代表成大参加全国大专院校优秀青年表扬。”康舟诊所院长精神科医师周明辉回顾年轻时尚未得法的自己,他说:“即使如此出风头,处处争强,然而内心深处经常是空虚的、不快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