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腾宇曾受酷刑送医抢救 呼吸困难不会说话

人气 6024

【大纪元2021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恶俗维基案(又称习近平女儿信息泄漏案)二审维持原判后,“主犯”牛腾宇的母亲近日首次去广东茂名会见了儿子。在广东期间,她了解到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幕。

5月3日上午,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见到儿子,看到他精神状态很好,思路清晰,脸色苍白。右手因为受刑现在还有两根指头不能动。

在相关卷宗中,牛腾宇一直控诉自己在茂名茂坡派出所期间和佛山市竹安园103号指监期间遭受刑讯逼供。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将他打成主犯。

包龙军律师在推特发贴质疑,腾宇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在指监期间多次住院?为什么回到看守所后依旧要接受治疗?这其实是刑讯逼供最直接、最真实的证据。

 

可可告诉大纪元记者,“他当时关小黑屋45天,原来律师说是在竹安园103号,具体位置不知道,他是被关在佛山市南国桃园风景区,里边有一个竹安园,103号就是纪委秘密关押贪官的地方。”

南国桃园的竹安园。(受访者提供)

“据说那个地方进去的人,不死也要褪层皮,特别的恐怖。孩子进去能出来这都是上天保佑了。牛腾宇是被关在那里,就是打得不行了,送进了罗村医院。”

据判决书,牛腾宇是2020年1月22日被解除监视居住的。“其实那一天是最危险的,就是人不行了,才解除了‘监视居住’,入院的单子上写的也是22号。”

可可表示,她在罗村医院做了走访,询问了将近20个人。

出院小结的单据上盖有佛山市罗村医院内三科的印章,但可可在医院问,谁都说不存在内三科。医院导图上看也没有内三科的存在。她就去问一些非医务人员、保安、打扫卫生的,他们回答说有内三科。

近日,牛腾宇的母亲到救治儿子的佛山市罗村医院走访。(受访者提供)

她顺着指引找到了内三科,科室的人问她找谁,她说主治大夫梁志辉,人家说没有这个人。见她拿出住院单,就跟躲瘟神似的,不回答她的问题。

可可在医院里边前后院挨着走,过了发热门诊,在一个走廊里遇到一个年龄稍大的护士,拿出单子让他看。他看四下没人才说,“你甭说是我说的,我们医院开会了,凡是来调查mm20的,谁都不准说,否则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据介绍,mm20是警方把牛腾宇他们关押起来设置的秘密代码,住院不准报自己的真实姓名。mm就是秘密的意思,20是编号,所有这24个小孩的编号是mm01到mm24。

“但是他有一个失误,住院单姓名写了牛腾宇,旁边标注了一个括号mm20,这就充分证实了mm20就是牛腾宇。”可可说。

那段时间所有的孩子都被转到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名字全销掉了,就是用代码代替。家长根本就不知道孩子去了哪里,恐惧忧郁,有几个的得了抑郁症了,一位家长精神病三次住院。还有一个癌症晚期。

主治医生“消失”

可可了解到,内三科是一个急救科,要求大夫水平非常高,是有抢救经验的医生。“我到内一科、内二科、所有咨询台都问了,都说没有梁志辉这个大夫。难道这个单子是公安造的假?她说不是造的假,单子是她们这儿的。”有个护士让她去看所有医生的出诊名单,上面没有梁志辉。

最后问到一个年龄比较大的人告诉她,梁志辉不允许坐诊了。“他说你甭问那么多,不允许他出诊了。也对我们开会不准对外说有这么个人。”

可可多次去到内三科,最后有一个人跟她透露,“当时这小伙子抬来的时候,就是瞪着大眼睛,呼吸相当困难,不能说话,只能问他什么东西点头摇头,思维是清楚的,就不会说话了,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是这种情况。”

“当时给他做抢救的就是粱大夫,抢救经验比较丰富,人也挺好,但是现在不让他坐诊。这个我不敢告诉你,说了我可能就会受到处分。”

控告酷刑致残

4月23日,恶俗维基案二审维持原判,牛腾宇被重判14年。可可表示,“就因为这个案子,主治大夫他水平那么高度不让他出诊了,这个人去哪里我也查不到了。也许暂时这段时间不准他出面,等这个案子做成死案了没人炒了再让他出来,有这种可能。他们竟然害怕成这样。”

“孩子跟我透露过,他不跟我说过程,怕我难过,他说被关小黑屋的时候,解除那天1月22号住的医院,详情他说他告诉律师了。”

牛腾宇在二审前委托律师发出控告信,专案组刑讯副供致其右手受伤致残,并详细讲述了关小黑屋,被吊打(绳子穿过手铐双手被吊起,只脚尖着地)、鞭打,被滴蜡、强制拍裸照、猥亵侮辱殴打、被强迫向他们磕头,还被用打火机烧隐私部位等酷刑

2020年1月13日下午一点到凌晨一点,连续十一个小时被吊打、折磨,生不如死。

但是在相关病历材料上,却写着牛腾宇是因“牙龈肿痛”等原因住院。可可认为,“那是大夫按公安的意思写的,我们是按逻辑进行分析。一个牙龈肿痛会让你住院吗?一个被虐待的小孩哪有那么高的待遇?”

可可还了解到,把他们关在佛山的时候,有一个叫林上均(音)的孩子被放跑了。此前该案宋某被放走了,他爷爷是省部级高官,顾某被放走了。本来25个孩子,放走了一个24个了。

牛腾宇案至今,前后请了七八个律师,均被国保威胁,受到压力退出该案。有人说是因为案件被公开尤其是酷刑被公开变敏感了,但也有人指是因为政治案件。

牛腾宇的母亲表示想继续申诉,但多方消息证实,二审之后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牛腾宇遭拒。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恶俗维基案二审开庭 律师受阻 再有家长发声
牛腾宇首见母亲曝黑幕 坚信真相会大白天下
美参院提法案 设“首席制造官”对抗中共
庆祝法轮大法日 加拿大逾十城镇升旗亮灯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疫情逼京深停航 亲共世卫专家凉了
【新闻看点】胡锡进要退了 共和党促拜登查毒源
【秦鹏直播】崔天凯离职 石正丽伙伴被柳叶刀除名
【首播】专访程晓农:中共前后30年互相否定
【新闻大家谈】内部暗潮涌?中共发血腥警告
【横河观点】替中共解套 谁是“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