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女生看中国01】

马斯克与马云 有何共同点?

文/李中泠、洪薇

SpaceX的创始人兼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Brendan Smialowski / AFP)
人气: 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6月15日讯】中泠:最近马斯克与他的特斯拉电动车在中国大陆受到很大关注。外界质疑马斯克是不是也陷入中共对商人“养、套、杀”的套路了。

薇薇:养套杀,听起来非常的熟悉,先养肥了再杀,可以吃吗?我们先来谈一谈事件的始末?

中泠:4月19日上海车展第一天,一名张姓女子自称特斯拉车主,跳上特斯拉Model 3车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这位女子身穿印有“Tesla刹车失灵”的上衣,宣称今年2月她驾驶特斯拉Model 3刹车失灵导致车祸,家人差点没命。

薇薇:还穿有设计过的衣服,这是早有预谋吧!

中泠:事后有网友发现,这位张小姐当天是凭汽车配件供应商“伟巴斯特”通行证进入车展。“伟巴斯特”正是特斯拉主要对手蔚来汽车的供应商,而且另有网路消息指出,当天接送她的刚好也是蔚来汽车,让整起事件疑云重重。

薇薇:蔚来汽车是一个中国大陆的国产品牌,在大陆,你觉得这样的企业背后没有中共支持及资金的可能性有多少?

中泠:基本上所有大陆企业都要跟中共官方打好关系,说没有关系不太可能。而且更精彩的还在后面。4月20日,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与《新华社》,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随即连番发文批斗特斯拉,几乎引发又一波“反美帝”事件。

薇薇: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觉得文革又回来了!明明是21世纪了啊!而且网友还传来消息,特斯拉在很多地方突然被限制不能进去。

中泠:是的。多地开展特斯拉不准入内活动,邯郸某医院门口放了一个醒目的红色告示牌,上面写“特斯拉车,禁止入内”。另外广州市部分高速公路闸道开始限制特斯拉上路,现场有多名交通警察拦检,发现特斯拉就直接要求靠边后离开。

薇薇:看起来是针对特斯拉啊!尽管广州市发布公告表示,只是临时交通管制并未限制车款,但大家都知道中共官媒讲的话仅供参考,从网友现场回报照片,以及中国几个电动车群组的对话来看,情况并非如此。

中泠:这次中共官媒与中央政法委积极表态,引来嗅觉敏锐的“爱国网民”小粉红群起鼓噪,要特斯拉“滚出中国”。

薇薇:这是不看证据,煽动群众情绪了。

中泠:看到这个态势,《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连忙降温灭火,在微博呼吁网友“教训可也,但不能让特斯拉这样的企业离开中国市场。”有评论认为,中共有可能是想要特斯拉的技术与数据库,或者是想要火箭回收技术,但马斯克没有答应。

薇薇:总之可能是要逼迫特斯拉,交出中共想要的东西,从这一点来看,特斯拉不是个案。或者也可能是中共想用拳头让特斯拉明白“谁才是老大”,想进到中国市场就必须听共产党的。

中泠:大陆网友分析的也很精辟。他们说,现在大陆网路疯传马斯克是美国“特工”,到社区禁止特斯拉入内,这种“慈禧连手义和团”模式的“爱国主义运动”被中共运用的无比娴熟,甚至从来不需要排练。中共官媒新华社将“刹车门”升高为“维权门”,砸场张小姐顿时成为中共的“民族英雄”,真的是让人很傻眼。

薇薇:特斯拉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中共式招商案例。没有真实的法治,外商进中国市场就相当于羊入狼口。中共地方官员都知道招商引资时自己要装孙子;外商进来后,外商就是孙子。当年特斯拉一开始进入中国市场,2018年上海市政府与特斯拉签约后,政府3个月就提供了平整的土地,8个月就将建成的厂房交给特斯拉。这是任何中国企业都无法享受到的待遇。

可是当特斯拉开始正常生产之后,中国政府就收回了“慈目善眉”的面孔,露出“凶煞恶神”的嘴脸。不过,现在也有很多人认为,可以抛弃个人尊严以求发大财,事事听中共的不就好了,惹不起还怕躲不起吗?

中泠:没人规定不行。如果真的要做到这一步也是个人自由,但是得保证要在政治上站对边。

中共是一个人治的政权,每一件事都跟政治有关,得跟对政治风向才行,众所周知现在中共内部权斗的相当厉害,如何押宝?内部讯息来源正确不正确?这点至今连中国商人都参不透啊参不透。

薇薇: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曾经说过,“中国企业家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最近大陆食物外卖应用程式美团创办人王兴在社群媒体上贴唐朝古诗“焚书坑”,被解读为批评讽刺习近平,4月10日股价一度重挫9.8%。

马云自己其实也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他最近真的很倒楣。首先是蚂蚁金服被叫停上市,后来他投资的湖畔大学也被迫叫停,如今企业又被中共指责垄断市场巨额罚款。就在上个月,4月10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宣称阿里巴巴集团违反《反垄断法》,处以182.28亿元人民币罚款,这是《反垄断法》实施以来最高的罚款金额。

最新消息是,6月12日,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马云过去有一段时间被中共扔到小屋里软禁,不仅被严词审问,还被中共施暴,马云最后被迫磕头认罪“一切都是没有党不行”,才被释放出来。

中泠:哇!马云不是中国大陆最红的企业家吗?好像一下子从云端跌到谷底。为什么会这样呢?表面原因是去年10月底,马云出席浦东金融高峰会论坛,批评中共金融监管当局,结果让老大哥不高兴,蚂蚁金服上市随即被紧急叫停。马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当时各界还担心他“被失踪”了。据中共知情官员透露,马云公开抨击金融监管政策激怒了中共领导层。

薇薇:至于马云从中共红人变成打击对象的实质原因是什么呢?《自由时报》评论认为,中共政府对蚂蚁集团的打压,目的就是将其收归国有,除了要马云出清持股、退出蚂蚁集团外,日前也传出中共企图控制蚂蚁集团的消费信贷数据及数据库,蚂蚁集团有可能就此变成“中共央企”。

中泠:《大纪元》评论员石山也讲的很好,马云和蚂蚁金服的问题,不是垄断的问题,而是利益冲突的问题,就是中共金融机构和私人企业的利益冲突问题,是中国人民银行和私人公司和的利益冲突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中共政权和个人的利益冲突问题。

简单来说,北京要的不是有竞争的市场,所以反垄断和金融风险是借口,中共政府真正的目标是对中国社会民众的全面控制,他们所谓最先进、最关键的手段就是大数据和数位化人民币。数位人民币,不光是区块链技术而已,它还包括一系列的流通、检控和监管的手段,这就需要掌握大数据,尤其是和金融有关的数据。因为只有掌握这些数据,才能用AI人工智能来自动进行监控。这一套,就是现在中共对大陆互联网的手段和方法,也就是习近平说的“政府治理现代化”。

薇薇:和邓小平同时期的中共元老陈云,曾经定义“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称是“鸟笼经济”。也就是政府是个笼子,市场经济和私人企业,都是笼中的鸟。

中泠:可以想像,如果笼中鸟想要自由的飞,那一定就是中共打击的对象了。

薇薇:也就是说,私人企业的发展一直是受到中共控制的,它现在不管不代表将来不管,如果私人商业发展跟它有了利益冲突,或者是它单纯资源不够想要收割韭菜,甚至可能只是政治立场站错边,民营企业就会在某个时间点莫名其妙被中共用各种理由整肃打压,严重者甚至失去人身自由丧失性命。要不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商,就看大家的判断了。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