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女生看中國01】

馬斯克與馬雲 有何共同點?

文/李中泠、洪薇

SpaceX的創始人兼特斯拉總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Brendan Smialowski / AFP)
人氣: 1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6月15日訊】中泠:最近馬斯克與他的特斯拉電動車在中國大陸受到很大關注。外界質疑馬斯克是不是也陷入中共對商人「養、套、殺」的套路了。

薇薇:養套殺,聽起來非常的熟悉,先養肥了再殺,可以吃嗎?我們先來談一談事件的始末?

中泠:4月19日上海車展第一天,一名張姓女子自稱特斯拉車主,跳上特斯拉Model 3車頂大喊「特斯拉煞車失靈」。這位女子身穿印有「Tesla煞車失靈」的上衣,宣稱今年2月她駕駛特斯拉Model 3剎車失靈導致車禍,家人差點沒命。

薇薇:還穿有設計過的衣服,這是早有預謀吧!

中泠:事後有網友發現,這位張小姐當天是憑汽車配件供應商「偉巴斯特」通行證進入車展。「偉巴斯特」正是特斯拉主要對手蔚來汽車的供應商,而且另有網路消息指出,當天接送她的剛好也是蔚來汽車,讓整起事件疑雲重重。

薇薇:蔚來汽車是一個中國大陸的國產品牌,在大陸,你覺得這樣的企業背後沒有中共支持及資金的可能性有多少?

中泠:基本上所有大陸企業都要跟中共官方打好關係,說沒有關係不太可能。而且更精彩的還在後面。4月20日,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與《新華社》,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隨即連番發文批鬥特斯拉,幾乎引發又一波「反美帝」事件。

薇薇:我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覺得文革又回來了!明明是21世紀了啊!而且網友還傳來消息,特斯拉在很多地方突然被限制不能進去。

中泠:是的。多地開展特斯拉不准入內活動,邯鄲某醫院門口放了一個醒目的紅色告示牌,上面寫「特斯拉車,禁止入內」。另外廣州市部分高速公路閘道開始限制特斯拉上路,現場有多名交通警察攔檢,發現特斯拉就直接要求靠邊後離開。

薇薇:看起來是針對特斯拉啊!儘管廣州市發佈公告表示,只是臨時交通管制並未限制車款,但大家都知道中共官媒講的話僅供參考,從網友現場回報照片,以及中國幾個電動車群組的對話來看,情況並非如此。

中泠:這次中共官媒與中央政法委積極表態,引來嗅覺敏銳的「愛國網民」小粉紅群起鼓譟,要特斯拉「滾出中國」。

薇薇:這是不看證據,煽動群眾情緒了。

中泠:看到這個態勢,《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連忙降溫滅火,在微博呼籲網友「教訓可也,但不能讓特斯拉這樣的企業離開中國市場。」有評論認為,中共有可能是想要特斯拉的技術與數據庫,或者是想要火箭回收技術,但馬斯克沒有答應。

薇薇:總之可能是要逼迫特斯拉,交出中共想要的東西,從這一點來看,特斯拉不是個案。或者也可能是中共想用拳頭讓特斯拉明白「誰才是老大」,想進到中國市場就必須聽共產黨的。

中泠:大陸網友分析的也很精辟。他們說,現在大陸網路瘋傳馬斯克是美國「特工」,到社區禁止特斯拉入內,這種「慈禧連手義和團」模式的「愛國主義運動」被中共運用的無比嫻熟,甚至從來不需要排練。中共官媒新華社將「煞車門」升高為「維權門」,砸場張小姐頓時成為中共的「民族英雄」,真的是讓人很傻眼。

薇薇:特斯拉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中共式招商案例。沒有真實的法治,外商進中國市場就相當於羊入狼口。中共地方官員都知道招商引資時自己要裝孫子;外商進來後,外商就是孫子。當年特斯拉一開始進入中國市場,2018年上海市政府與特斯拉簽約後,政府3個月就提供了平整的土地,8個月就將建成的廠房交給特斯拉。這是任何中國企業都無法享受到的待遇。

可是當特斯拉開始正常生產之後,中國政府就收回了「慈目善眉」的面孔,露出「凶煞惡神」的嘴臉。不過,現在也有很多人認為,可以拋棄個人尊嚴以求發大財,事事聽中共的不就好了,惹不起還怕躲不起嗎?

中泠:沒人規定不行。如果真的要做到這一步也是個人自由,但是得保證要在政治上站對邊。

中共是一個人治的政權,每一件事都跟政治有關,得跟對政治風向才行,眾所周知現在中共內部權鬥的相當厲害,如何押寶?內部訊息來源正確不正確?這點至今連中國商人都參不透啊參不透。

薇薇: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經說過,「中國企業家沒有一個是善終的。」最近大陸食物外賣應用程式美團創辦人王興在社群媒體上貼唐朝古詩「焚書坑」,被解讀為批評諷刺習近平,4月10日股價一度重挫9.8%。

馬雲自己其實也是個很典型的例子,他最近真的很倒楣。首先是螞蟻金服被叫停上市,後來他投資的湖畔大學也被迫叫停,如今企業又被中共指責壟斷市場巨額罰款。就在上個月,4月10日,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宣稱阿里巴巴集團違反《反壟斷法》,處以182.28億元人民幣罰款,這是《反壟斷法》實施以來最高的罰款金額。

最新消息是,6月12日,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爆料,馬雲過去有一段時間被中共扔到小屋裡軟禁,不僅被嚴詞審問,還被中共施暴,馬雲最後被迫磕頭認罪「一切都是沒有黨不行」,才被釋放出來。

中泠:哇!馬雲不是中國大陸最紅的企業家嗎?好像一下子從雲端跌到谷底。為什麼會這樣呢?表面原因是去年10月底,馬雲出席浦東金融高峰會論壇,批評中共金融監管當局,結果讓老大哥不高興,螞蟻金服上市隨即被緊急叫停。馬雲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當時各界還擔心他「被失蹤」了。據中共知情官員透露,馬雲公開抨擊金融監管政策激怒了中共領導層。

薇薇:至於馬雲從中共紅人變成打擊對象的實質原因是什麼呢?《自由時報》評論認為,中共政府對螞蟻集團的打壓,目的就是將其收歸國有,除了要馬雲出清持股、退出螞蟻集團外,日前也傳出中共企圖控制螞蟻集團的消費信貸數據及數據庫,螞蟻集團有可能就此變成「中共央企」。

中泠:《大紀元》評論員石山也講的很好,馬雲和螞蟻金服的問題,不是壟斷的問題,而是利益衝突的問題,就是中共金融機構和私人企業的利益衝突問題,是中國人民銀行和私人公司和的利益衝突問題,從根本上說,就是中共政權和個人的利益衝突問題。

簡單來說,北京要的不是有競爭的市場,所以反壟斷和金融風險是藉口,中共政府真正的目標是對中國社會民眾的全面控制,他們所謂最先進、最關鍵的手段就是大數據和數位化人民幣。數位人民幣,不光是區塊鏈技術而已,它還包括一系列的流通、檢控和監管的手段,這就需要掌握大數據,尤其是和金融有關的數據。因為只有掌握這些數據,才能用AI人工智能來自動進行監控。這一套,就是現在中共對大陸互聯網的手段和方法,也就是習近平說的「政府治理現代化」。

薇薇:和鄧小平同時期的中共元老陳雲,曾經定義「中國特色市場經濟」,稱是「鳥籠經濟」。也就是政府是個籠子,市場經濟和私人企業,都是籠中的鳥。

中泠:可以想像,如果籠中鳥想要自由的飛,那一定就是中共打擊的對象了。

薇薇:也就是說,私人企業的發展一直是受到中共控制的,它現在不管不代表將來不管,如果私人商業發展跟它有了利益衝突,或者是它單純資源不夠想要收割韭菜,甚至可能只是政治立場站錯邊,民營企業就會在某個時間點莫名其妙被中共用各種理由整肅打壓,嚴重者甚至失去人身自由喪失性命。要不要在這樣的環境中經商,就看大家的判斷了。

責任編輯:李世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