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中共把“三大法宝”用到了美国

——中共针对美国的十大阴招(系列评论之九)

人气 1484

【大纪元2021年06月30日讯】核心提示:中共为了取代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他们借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全球化的便利,大规模对美国开展隐蔽战。在这个过程中,中共又把毛泽东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组织建设)用到了美国,目的是壮大自己的同时搞垮美国。

毛泽东的“三大法宝”

1939年10月,中共创始人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总结中国共产党在18年革命斗争的历史经验时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组织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中共夺取政权后,更是将这“三大法宝”运用到炉火纯青。

第一大“法宝”是统一战线。主要是通过利益(金钱、美女、官职、名誉)收买敌方重要人士或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民间人士为己用,形成对敌斗争的同盟军。此举妙用是花最少的代价换取敌方最大的损失,从而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

第二大“法宝”是武装斗争。主要是组织贫困农民和工人起来造反。其主要策略是:打土豪分田地、农村包围城市、组织敌后游击队、组织工人大罢工、组织学生上街游行、利用地下党对敌方实施绑架、爆炸、策反、暗杀、政治宣传和剌探情报等破坏社会稳定活动。此举的主要特征是通过制造社会矛盾,并以组织暴乱的形式打击敌人,达到壮大自己和削弱或消灭敌人的目的。

第三大“法宝”是党组织建设。其主要表现是中共把党支部建到连队,在军队中实施军事和政治管理时,形成分离式的双重化管理模式,以防止军事指挥官坐大后造反。除此之外,中共所指的党组织建设还包括发展地下党组织。在对敌斗争中,地下党组织所发挥出来的作用甚至不亚于军队的作用。因此,中共建政后,他们在乡村和工厂都建立了党组织。此举的弊端是管理成本高且容易产生内耗,所以不被世界各国采纳。

毛泽东认为,“三大法宝”从来就不是单独发挥作用的,它们结合起来才更加“灵验”。“三大法宝”的内容也不是相互隔开的,而是相互贯通、紧密相联的。

习近平主政后,他彻底继承了毛泽东的斗争哲学,把中共“三大法宝”的使用范围彻底放大并应用到全世界,而美国又是中共对外斗争的主战场。

中共在美国十大统战对象

统一战线名列中共“三大法宝”的首位。从美国各大媒体所披露出来的信息可以看出,中共的统战目标历来就非常明确,在中美对抗过程中,中共在美国的统战对象主要有以下十类人群:

第一类目标是针对美国政府各级要员。这其中包括各级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参议院参议员、司法人员、情报人员和已退休的高官。

第二类目标是针对美国的军事机构。这其中包括现役军官、退休军官、军事学院教官、军事研究院军事专家、军事情报人员、军工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等。

第三类目标是针对美国有社会影响力的在野党骨干党员、教会和行业协会骨干人员。

第四类是针对在美华人侨团侨领。这其中包括大陆和台湾的在美侨领。

第五类是针对美国传媒机构投资人、高管、采编人员和服务人员。这其中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台、电台、网站、通信机构的人员。

第六类是针对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这其中包括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助手和投资人等。

第七类是针对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大享和金融企业高管。这其中包括银行、投资公司、证券公司、会计事务所和金融服务机构从业者等。

第八类是针对联合国及其附属的官员。这其中包括各国驻联合国官员和媒体从业人员等。

第九类是针对跨国公司投资人、企业高管和律等。

第十类是针对美国好莱坞影视行业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策划人、服务商和演艺明星等。

中共对美开展武装斗争的几种形式

武装斗争是中共对敌斗争的“三大法宝”之一。从美国各大媒体所披露出来的信息来看,中共为搞垮美国,采取各种手段对美国开展了一系列武装斗争(本文主要指隐蔽战),其主要表现形式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是舆论战。主要指中共通过组织化发动大外宣媒体、网络水军和亲共国际名人对美国开展舆论战。如:新冠疫情爆发后,明明病毒发源地是武汉,可中共为了推卸责任,却企图让美国背黑锅。2020年3月14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个人推特账号上称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并要求美国给世界一个解释。此后,中共动员其控制下的大外宣媒体、网络水军和亲共国际名人对美国展开了一场抹黑舆论战。

第二种是信息战。主要指中共通过组织化发动骇客、情报人员和网络信息公司窃取或购买美国政府、教育机构、企业和个人信息。如:2020年2月10日,美国司法部对中共军方4名骇客提起诉讼,理由是他们涉嫌参与了2017年对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巨头Equifax数据库进行大规模黑客攻击,并窃取了约1.45亿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第三种是假货战:主要指中共通过组织化制造假货和假币,大规模向美国输入假货和假美元,目的是损害美国的信用,挠乱美国的市场秩序,给美国的宏观经济制造隐患。如:2021年4月6日,芝加哥CBP官员宣布,他们查获了一百多批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假美钞,总价值超过164万美元。又如:2020年9月21日,美国海关官员在洛杉矶长滩港口查获了3万1,072件进口的假冒产品,其中就包括假伟哥、假路易威登、假菲拉格慕、假莫斯基诺、假范思哲、假巴黎世家、假耐克和假香奈儿等品牌的标志。

第四种是组织敌后武工队。主要指中共通过组织化在美国组织地下武装力量。新冠疫情期间(2020年3月),中共在美国的某代理人团体借“黑命贵”运动之名,在美国华人众多的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等城市组织华人购买枪支,企图在美国各大城市成立华人自卫队,后来被美国政府及时制止。

第五种是政治战。主要指中共通过组织化干涉美国政治。如: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2020年8月8日),美国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纳(William Evanina)发表声明说,外国正在使用“隐蔽及公开的措施”来左右投票。这些国家“对谁赢得选举有偏好”,中共不希望川普(特朗普)连任总统。

按照中共的惯例,面对敌人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斗争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由于受信息来源的局限,更多表现形式在此无法列举。

中共在美国搞党组织建设

党组织建设是中共对敌斗争的“三大法宝”之一。从美国各大媒体所披露出来的信息来看,中共为对抗美国,中共驻美大使馆在美国各大高校、华人社团(商会和协会)和华人企业组织成立中共海外党支部。

据《星期日邮报》2019年2月15日报导,有一位上海异议人士向“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提供了一份中共海外党员名单(中共绝密信息)。该名单显示,中共在境外共有195万名注册党员和7.9万个党支部,其中美国是“重灾区”。

据美国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4月报导,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文章,披露中共已经在美国一些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中建立党支部,将中共的控制国际化,并将中国留学生和外部世界的所谓“有害思想”隔离开来。

文章说,这样的党支部在美国伊利诺伊、加州、俄亥俄、纽约、西弗吉尼亚、康涅狄格等州出现。一位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中国交换学生说,他们来美国之前,被要求上学习班,称在美国还很活跃、但在中国被禁的法轮功团体是具有“危险性”的。到美国后,他们又被要求建立党支部,还被要求组织观看中共十九大视频的活动。他们甚至还不得不向上级组织汇报他们同学的反动思想和行为。

美国参议员呼吁立法防中共渗透

为应对中共对美国各阶层的渗透,2020年2月13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民主党参议员凯瑟琳‧科尔特斯‧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等人,共同提出了反对中共试图扩大其在其它国家政治影响力的法案——《反对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的政治渗透行为法》。这项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制定一项长期战略,以便能够有效地应对中共对美国的渗透。

结束语:如今正处于美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问世的关键时刻,中共为推卸责任、稳定其政权,他们将会不择手段与美国进行对抗,更多不为人知的阴招还有待我们深度挖掘,还请读者继续关注我们的系列评论。

(本文由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向真:中共被指收集DNA 全球应严防渗透
唐敖:战狼外交藏兵祸 推演中共攻台时机
古风:中共海外“地下党”已遍布全世界
古风:中共借孔子学院向全球实施文化侵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