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郑州洪灾逝者多 官员被指不作为

人气 4189

【大纪元2021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玉洁采访报导)河南洪灾牵动众人心,郑州市民向大纪元记者披露,实际死亡人数比官方公布的多得多,大灾之时,中共官方正忙着删帖,灾前灾后对老百姓置之不理,无作为。

民众披露真实死亡情况

中共官媒新华社7月23日称,河南省应急管理厅通报“郑州洪灾的死亡人数上升至56人”。

郑州市民王先生23日向大纪元记者披露:“实际数字肯定要比官方公布的多得多。我有一个朋友,他就帮忙救灾,他说他至少看到了十五具尸体,他在水库那边就看到十五具尸体。”

王先生还透露:“山区和有一些地方,路全部被冲垮了,很多人都被冲走了,很多人都找不到。我有一个朋友,他舅舅家九口人全部被冲走。”

这一家九人的亲属发出求助帖子,但帖子很快就消失了。王先生说:“大概是21号下午的时候(帖子)突然没有了,说是作者设置了权限。”

王先生表示,上述的亲属现在仍然联系不到舅舅的家人,到昨天晚上还没有任何消息。今天应该也没有,有的话他亲戚应该会说的。

长度约四公里的京广隧道,备受外界关注,洪灾发生之时隧道内车辆拥堵。

王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京广隧道是郑州市的交通大动脉,可能是郑州最长的一个隧道,每天有很多车辆从那里穿行。“不知道里面的人到底有没有跑出来。”他说。

 

大灾之时 政府在做什么?

对于此次郑州洪灾,王先生质疑:“我感到很奇怪,下这么大雨,有些地方被淹了,像郑州也应该有防空警报啊,他们为什么没有拉响?那个警报不也可以告诉人们有灾情嘛?另外就是,为什么下那么大雨,他没有让地铁、公交车停驶?为什么他们那个反应那么慢,也没有说停工停课。”

王先生表示,郑州郊区有村民对他说,20日下雨的时候,村民想让政府提供一些抗洪物资,比如袋子,但政府说“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管不了。”随后爆发洪灾。

王先生认为,如果政府真想做事的话,并不难。他说:“到处都有警察,到处都有派出所,只要警察和政府的人把防空警报拉一下就行了。京广隧道进口的地方过去两辆警车就行。”

一位从京广隧道逃生的市民赵军(化名)23日对大纪元记者透露,洪灾之时,交警把出口封住,进口没有封,导致进入隧道的人出不去。

 

河南省洪灾期间,中共财政部网站发消息称,7月21日拨款1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中央自然灾害救灾资金6000万元,用于支持灾区开展应急抢险救援和受灾群众救助工作;中央财政农业生产和水利救灾资金4000万元,用于支持灾区开展灾后农业生产恢复和水毁水利工程设施修复等工作。”

而河南省最新人口普查的常住人口数是9936.55万,这说明,上述用于救灾的6000万元相当于平均每人六毛多一点。

王先生对记者补充说,在大灾之时,一些老百姓与政府形成了很鲜明的反差,他们冲到水里去救人,这些都是平时很普通的人。

灾后民生出行受阻  中共“扫码”和新能源车成最大障碍

洪灾爆发以来,郑州一部分区域停电、断网,或者网络信号微弱,中共极力推行的“扫码”和新能源车成为民众购物和出行的严重障碍。

7月22日,乌飞(​上海)文化工作室旗下团队“故事硬核”发文《灾后郑州:当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互联网》。

文中举例说,购物结账时不能使用支付宝,只能用现金,而很多人已经不习惯携带现金,有人被迫“以物换物”;地铁、公交、网约车暂停,共享单车扫码难;出租车司机最关心的是“你有现金吗?微信支付宝刷不了。”

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这是新能源车,这点电完了就完了,都不知道去哪充,电桩都废了。”

中共强推“扫码”多年,疫情爆发后,中共在各地加大了“扫码”力度,引发民众对出行不便和监控加剧的担忧。

郑州市从2020年2月19日开始实施“公交和出租‘一车一码’、地铁‘一站一码’、商超‘一店一码’,市民乘坐公交、出租、地铁出行,以及进入商场超市前,通过支付宝、微信扫描二维码。”

另外,郑州市是配合中共官方政策,极力推行新能源车的城市之一。就在洪灾前的7月10日,中共官媒人民网称,郑州市新增的公交、环卫、出租、网约车全部是新能源车,全市6316辆公交车、71.2%环卫车、7800辆上路行驶的出租车、9239辆网约车、1万5163辆物流配送车全部是新能源车;郑州市还要在今年10月末之前完成另一批新能源车更换。

针对目前的民生情况,郑州市民陈先生向记者表示,他所在的东边区域从20日下午开始断网,但没有断电,21日开始停水,一天只供应两次,每次半个小时。

王先生表示,最惨的是山区,路都被冲毁了,一些志愿者可能要徒步一二十公里,才能把水和食品送到真正需要的那些灾民手里,一个人只能背一二十瓶水。

责任编辑:周仪谦#◇

相关新闻
泄洪后12小时公布 专家:郑州洪水是人祸
事实核查:郑州洪水劫是天灾还是人祸
郑州地铁为何不宣布停运? 人祸质疑声四起
李正宽:人祸甚于天灾 郑州洪水背后的真相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未解之谜】穿越时空 二战飞行员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