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 音乐人摆脱毒瘾 因信仰再遭迫害

作者:李晨星

人气 1060

【大纪元2021年07月24日讯】一个吸毒十年、放任无度的音乐青年,在身心崩溃的边缘偶遇法轮大法,一朝毒瘾消失、重获新生。修炼十三年的他,却因信仰“真、善、忍”而横遭绑架构陷,被关押一年后,正面临非法开庭。

音乐青年陷毒瘾 颓靡痛苦绝望

他叫刘强,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中国第一批飞行员。刘强六岁之前,一直在乡下老家跟着奶奶生活,直到要上小学,才被父亲接回北京军区大院的家中。

或许是在乡下自由惯了,刘强继续着不受管束的生活,成了个“小混混”。他十二岁学会抽烟、喝酒、欺负弱小同学,让父母很是头疼;中学时代就开始谈恋爱;走向社会后更是吃喝玩乐,追求物质享受与精神刺激。

职业高中毕业后,他不顾家人反对去学弹吉他、玩音乐,还留起了披肩长发、蓄起了胡子;由于没有收入,经常伸手问父母要钱过活。

一九九六年学音乐时,刘强学会了吸食大麻,这一吸就是十年。那时他根本没有专心学习音乐,而是在吸大麻过程中寻求虚无缥缈的感觉,依靠毒品找所谓的创作灵感。

长期吸毒对刘强的身心造成了很大伤害,他不但出现幻觉、妄想和类偏执状态,还伴有思维紊乱、自我意识障碍,出现双重人格。每天,他都要靠大麻提神,吸食中好像会变成另一个人;到后来,每次要吸之前,脑袋就特别疼,成了慢性病。

那时的他,每晚跑夜场演出之后,都要到夜店跟一大帮人喝酒吸毒,直到凌晨才醉醺醺地回家睡觉,有时还带不三不四的人回家过夜;下午起来后,收拾收拾又要赶夜场演出,然后又是酗酒、吸大麻、泡妞,周而复始。回忆那段生活,刘强曾说,用“糜烂”一词来形容都不为过。

刘强是一米八的大个子,体重却不到一百二十斤,脸蜡黄,二十几岁看起来像三十岁。家人和朋友都好心劝说:都快三十了,不能再这样混了。他的想法却是:就这样吧,有口饭吃,能活着就行了!后来家人觉得管束不了,也就放弃了劝导。

刘强那时觉得整个人废掉了。一天晚上,他吸完大麻躺在床上,开始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身体特别不舒服,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哭了,内心非常痛苦。

偶遇法轮大法 一朝毒瘾全消

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刘强在清理抽屉时,无意间发现一张白色的光碟。那是三个月前他去朋友家作客,敲门时在门缝里发现的,当时出于好奇,就随手放进了包里。

光碟上印着一朵莲花,他心里一动,就打开来看。光碟里面有个影片《风雨天地行》,还有一本电子书——《转法轮》,当时只觉得好奇就一直看了下去。没想到第一次看,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书里讲的是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为别人着想、不与人争斗、孝敬父母……他一下子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这道理一下子打到了他的灵魂深处。

“这就是我要找的!”刘强对自己说。不到一周时间,他就把书看完了,从此就再也放不下了。就这样,刘强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三个月后,他的烟瘾、酒瘾全部戒掉了;而大麻,在开始看《转法轮》当天就想不起来要吸了。

学大法之前,刘强接触过其它宗教,还给“活佛”磕头、念经、烧香、捐钱,但还是抽烟、喝酒、吸大麻,没有任何改变。

修炼大法后三个月内,以前所有的坏习惯戒掉了,满嘴脏话也消失了。他说,法轮功师父给他清理了身体,身上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他把长发和胡子全部剪掉,人变得精神了,生活里从此有了阳光。

他深深感到,“是师父把我从万丈深渊中解救出来,从内心深处把污浊清洗掉,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顶住压力自修 学会为人着想

中共的打压迫害中,对大法的各种造谣宣传铺天盖地。刘强的家庭来自军队,受邪党迷惑很深。一开始,家人接受不了刘强修炼法轮功,不是打就是骂,刘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一味地排斥。

为了阻止刘强学大法,有一次家里人叫上亲戚一伙人把他狠狠揍了一顿。刘强想这也是自己的魔难,这么大的压力,就是看自己能否走过来,能否坚持。后来父母看到儿子发生的变化——不但戒掉十年的毒瘾,而且开始关心家人,慢慢的就不再打骂。他坚持了下来。

通过学法,刘强也看到了过去自己给家人造成的伤害。之前父母为了方便他玩音乐和朋友聚会,让他住十五平米的大屋,老两口带着小侄子住五平米的小屋。修炼大法后,刘强把大屋让了出来,还经常力所能及帮父母干些家务。他说,自己“人变得温良和善,学会了为别人着想,不再那么自私了”。

酒吧环境炼心 忍苦修善得福

后来刘强开始找工作,先是在一个酒吧工作,月薪只有一千元。他每天干杂活、卖门票,帮客人存衣服,收拾空酒瓶、搬啤酒……哪个地方需要人,他就去干,从不挑剔。酒吧里充斥着烟酒、毒品、女人,每天都在嘈杂的环境中穿梭,他的心却是宁静、祥和的。因为他有了自己的目标。

那时候,他每天下午三点上班,凌晨四点下班。酒吧离家里二十多公里,夏天他骑单车上下班,冬天凌晨气温很低,他就等早班地铁回家。有时候早班地铁还没开门,他就在门口等着,常常在车上睡过站,到家已是早上七八点。每天尽管很累,到家后炼习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时,马上疲劳就消失了。有大法在,他的心不觉得苦,因为师父说:“吃苦当成乐”[1]。

在酒吧环境中,常常有心性上的考验。以前遇到摩擦,常常是他打别人;修大法后,他完全转变了。有一次遇到一位无理的客人,不给钱就想进去看演出,被刘强拒绝,那个人抬手就要打刘强,把他逼到了墙角……最后被同事拦住了。刘强心里明白,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

由于刘强表现出色,老板很信任他,很快给他换了新的工作,库管、销售、财务,所有事情都交给了他。工作中,刘强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贪图利益,为客人着想。慢慢地,他的业绩越来越好,工资越来越高,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朋友告诉刘强,跟他接触没有距离感,因为他思想里不存坏念头。刘强知道,这都源于修炼法轮大法带给他纯正祥和的能量场,这份善的力量无形中传递给了别人。

再以后,刘强有了自己开的小店,结婚、买房、买车、生子,和妻子相敬如宾。他说,这都是修大法的福报;家里人也都说,他炼法轮功后这几年非常顺。谁会想到当年颓废的瘾君子、没有生活目标的小混混,会有这样的改变?

导正人生方向 却因信仰被抓

刘强这样说过:“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把我从道德堕落的泥潭中捞了出来,让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从做好人做起,还要做更好的人;是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明白了此生为何而活,使我看透了这纷繁复杂的人生,不再彷徨、迷惑……”

然而,中共从本质上与“真、善、忍”为敌。这样一位浪子回头的青年,通过修炼大法不断要求自己做好人,被以“破坏法律实施”(刑法第三百条)为由批捕。

2020年7月19日,刘强与另外十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孟庆霞、李宗泽、李立鑫、郑玉洁、李佳轩、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和焦梦娇在同一天遭到绑架。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关押近十一个月之后,他们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被非法起诉的罪名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十一人中,有因信仰屡遭迫害的文艺精英,也有许多九零后青年才俊。刘强或许是他们中经历最特别的一位。

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炼人从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从而获得心灵的净化和身体的健康,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而且也是经过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实践所证实了的客观事实。

“真、善、忍”是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是普世价值中最具价值的一部分,是人类道德的最高境界,是一种最高尚、最伟大、最纯正的信仰。用法律手段打压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既违背天理、违背道德良知,也违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

一同被抓的北京画家许那在一篇自述中写道:“每一个被扭紧的螺丝钉都是有罪的,它加固了这个机器的邪恶运转。”时事评论员石山撰文表示,“面对那些罪恶假装看不到,甚至有意无意去配合的人,无论再无足轻重,在道德上可能都是有罪的。”

在善与恶的天平中,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是明辨正邪、善待好人,还是听信中共一言堂宣讲、助纣为虐?这既是体制内每个责任人面临的选择;对看似无关的人们来说,同样是人性的试金石。

注:[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美日印澳首脑联合声明 十大看点一文看懂
证人指证 重庆当局重金阻挠活摘器官疑案调查
中国80后因微信言论遭传唤 跳船逃亡美国
近一两个月 多名八旬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冤判(2)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海航董事长及总裁被抓 孟晚舟将回国
【秦鹏直播】孟晚舟签DPA协议 解析双方交易
【新闻看点】美4动作踩红线 战狼叹“回不去了”
【十字路口】孟晚舟获释 美放弃引渡藏战略目的
【财商天下】股价反弹 恒大恐被国有化
【拍案惊奇】法重磅报告揭中共老底 数十媒体转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