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行贿 国开行高管自杀、入狱及被查

人气 3221

【大纪元2021年07月3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宛综合报导)有中共小财政部之称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简称国开行),近年来高管频频出事。2021年7月28日,湖北分行行长林放被宣布调查;7月16日,海南分行前行长徐伟华被调查;今年年初,原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被判处无期徒刑;2020年8月,山西分行前行长王雪峰被调查;2019年8月,国开行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在家中自杀。从中共官方报导看,这些人或案件都与放出大额贷款成为烂账有关。

仅以年初胡怀邦获罪的一个重要案由,及近期被宣布调查的徐伟华为例,二者都与中国民营能源巨头华信集团有关,前者与华信集团的信贷有关,后者则与华新集团套取国开行资金进行海外收购有关。

据公开资料,中国华信集团是一家民营石油企业,当年是收购了轰动一时的赖昌星远华案的资产——厦门华航之后,获取了石油贸易牌照。据宣传,为避免与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央企和地方国企竞争,华信将自己定位在拓展海外油气资源。2013年,华信集团成为世界500强公司,2015年营业额高达2631亿元人民币(约406亿美元)。

到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于2018年传出被当局调查后,据中国媒体披露,华信集团负债已超过1300亿元人民币(约200亿美元)。

在华信集团获得的信贷中,国开行是最大支持者。据财新网报导,对华信的巨额信贷,主要是由胡怀邦在任内推动的,华信集团从国开行获得了近千亿元(约154亿美元)的贷款支持。

据华信旗下子公司上海华信发债文件披露,截至2017年9月末,上海华信共获得了616亿元(约95亿美元)的授信额度,其中最大的授信银行就是国开行,提供了其中的420亿元(约65亿美元)。

华信集团为何能够获得国开行如此大的信贷支持?表面是由于国开行官员腐败受贿放贷,更深层原因还与国开行政策性银行的性质,以及中共的“一带一路”大战略都有密切关系。

政策性银行

国开行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三家政策性银行之一。政策性银行的职责就是配合中共政府的中长期发展战略,主要对大型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支柱产业提供信贷支持。而华信集团紧随近年来中共当局最大的“一带一路”开发战略,在沿线国家进行油气资源收购的做法,正好符合国开行战略性放贷的要求。

“一带一路”项目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3年9月发起的跨国经济合作项目,同年11月,该项目被升级为国家战略项目。

相关宣传称,华信集团的战略是,通过控股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在欧洲布局油气终端产业,其目标包括3至5年内在多个欧洲国家收购超过1万座加油站和配套油库,同时对欧洲重点炼厂、油库、管道进行战略并购。此外,收购的重点还包括获取中亚、中东、非洲地区的上游油气资源。

“一带一路” 腐败带路

不过,华信在非洲的收购曝出贿赂丑闻。2017年11月,华信集团旗下的中华能源基金会秘书长何志平被美国司法部指控以200万美元贿赂乍得总统德比(Idriss Déby),以换取乍得政府授予石油开采权益。同时,何志平还被控行贿乌干达高官以换取商业合作项目。

何志平被捕后不久,2018年3月,中国媒体报导说,习近平亲自下令逮捕华信董事长叶简明,之后就不断有涉案高官被牵出,其中就包括已获刑的胡怀邦和新近被宣布调查的徐伟华。

实际上,这种以贿赂高官获取项目的方式已成“一带一路”的特色。据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在2019年4月发布的报告说,过去几年,“一带一路”的很多项目都出现了腐败的案例。

报告举例说,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中国通信建设公司曾被指控在马来西亚、菲律宾、赤道几内亚以及斯里兰卡等国向高官及家属行贿。在马来西亚,一些项目在合同中标价很高,以便于掩盖高官们挪用的资金。在孟加拉国,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因行贿官员而被禁止参与该国的任何建设项目。还有,作为中共“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伙伴的巴基斯坦,也因为担心腐败问题停止了“一带一路”的项目。

报告批评说,中共这种贿赂高官推进项目的做法,腐蚀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也违背国家公共利益。

经济上不可持续致投资难收回

“一带一路”项目之所以选择贿赂开道、而不是正常竞争,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共设置“一带一路”的目的,并非要与投资国共同经济繁荣,而是要输出中国的过剩产能以及获取战略资源。这就导致其项目通常都与所在国的经济情况相脱节,因而缺乏可持续性,有些项目根本不能产生收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hota Harbour),这个花费了十几亿美元建造的港口,建成后却门可罗雀。

2017年,该港口据披露仅有175艘货船抵港。据拥有该港口70%股权的中国招商局控股港口有限公司的报告,2018年,汉班托塔港的杂货物吞吐量仅18万吨,2019年50万吨。对比之下,同在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港,2019年的货物吞吐量高达6.26亿吨。

由于无力偿付债务,斯里兰卡在2017年12月被迫签署一份99年租约,将汉班托塔港的资产和经营权交给中国招商局集团。

中共“一带一路”项目“单方面利己”目的和模式,以及腐败开道的策略,给相关投资带来巨大风险,最终贷款无法收回也就很难避免。

而作为政策性银行,国开行对于“一带一路”的融资支持可谓不遗余力。根据国开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国开行累计为600个“一带一路”项目提供了超过1900亿美元的天量融资。这其中也包括了牵涉到徐伟华和胡怀邦的华信集团获得的融资。

中国媒体报导说,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开行这些年放出的贷款收不回来的情况难以统计,而利益输送的对象往往是与中共权贵有关系的各种平台,“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比如华信的贷款就是如此。

报导还说,胡怀邦曾向朋友坦言,“(国开行)这活不好干,很多款放的时候就知道可能收不回来。”这多少透露了胡面对更大的权贵和国家战略的无奈。

但是,退休还不到一年,胡怀邦就被当局调查,锒铛入狱,因为积极退赃,最后获判无期徒刑。而他的妻子薛迎娟虽然被放回家中,却在2020年5月跳楼自杀身亡,一家人最终落得家破人亡。

上述CNAS的报告说,吉布提、吉尔吉斯斯坦、老挝、马尔代夫、蒙古、黑山、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偿还对华贷款方面面临严峻挑战,部分国家欠北京的债务超过了其外债总额的一半。

一些国家,包括泰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尼泊尔、巴基斯坦、缅甸和孟加拉国,出于经济原因取消或缩减了昂贵的“一带一路”项目。在已完成的项目中,许多都无法产生足够的收入来证明初始投资的合理性,相反,却导致受援国财政恶化。

2020年1月,拥有一千七百余家会员公司的中国欧盟商会发布报告指出,在欧洲的“一带一路”项目中,中国国有企业几乎包揽从融资、原材料供应到建筑工程服务的所有业务,加上中企获得廉价融资以及政策支持等形式的国家补贴,让欧洲企业处于不平等竞争中。

调查显示,在132家受访欧洲企业中,只有20个参与了“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其中只有两家是通过公开信息找到参与机会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退休8年多 国开行前运行总监章茂龙落马
国开行三任总管被抓 分析:习警告红二代
国开行山西分行前党委书记王雪峰受审
国开行海南分行前行长落马 传涉华信案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恒大万亿债务危机 或引爆金融海啸
【时事纵横】四川泸州6级地震 人祸还是天灾?
【有冇搞错】恒大启示 谁“共同”了谁的富裕?
【微视频】中国煤价新高 电费要大涨 冬天难熬
【新闻看点】澳洲造核艇日本划红线 习再喊备战
【秦鹏直播】多国合围成功 中共树敌策略失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