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行賄 國開行高管自殺、入獄及被查

人氣 3221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張宛綜合報導)有中共小財政部之稱的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簡稱國開行),近年來高管頻頻出事。2021年7月28日,湖北分行行長林放被宣布調查;7月16日,海南分行前行長徐偉華被調查;今年年初,原國開行董事長胡懷邦被判處無期徒刑;2020年8月,山西分行前行長王雪峰被調查;2019年8月,國開行山東分行行長鍾小龍在家中自殺。從中共官方報導看,這些人或案件都與放出大額貸款成為爛帳有關。

僅以年初胡懷邦獲罪的一個重要案由,及近期被宣布調查的徐偉華為例,二者都與中國民營能源巨頭華信集團有關,前者與華信集團的信貸有關,後者則與華新集團套取國開行資金進行海外收購有關。

據公開資料,中國華信集團是一家民營石油企業,當年是收購了轟動一時的賴昌星遠華案的資產——廈門華航之後,獲取了石油貿易牌照。據宣傳,為避免與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央企和地方國企競爭,華信將自己定位在拓展海外油氣資源。2013年,華信集團成為世界500強公司,2015年營業額高達2631億元人民幣(約406億美元)。

到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於2018年傳出被當局調查後,據中國媒體披露,華信集團負債已超過1300億元人民幣(約200億美元)。

在華信集團獲得的信貸中,國開行是最大支持者。據財新網報導,對華信的巨額信貸,主要是由胡懷邦在任內推動的,華信集團從國開行獲得了近千億元(約154億美元)的貸款支持。

據華信旗下子公司上海華信發債文件披露,截至2017年9月末,上海華信共獲得了616億元(約95億美元)的授信額度,其中最大的授信銀行就是國開行,提供了其中的420億元(約65億美元)。

華信集團為何能夠獲得國開行如此大的信貸支持?表面是由於國開行官員腐敗受賄放貸,更深層原因還與國開行政策性銀行的性質,以及中共的「一帶一路」大戰略都有密切關係。

政策性銀行

國開行成立於1994年,是中國三家政策性銀行之一。政策性銀行的職責就是配合中共政府的中長期發展戰略,主要對大型基礎設施、基礎產業和支柱產業提供信貸支持。而華信集團緊隨近年來中共當局最大的「一帶一路」開發戰略,在沿線國家進行油氣資源收購的做法,正好符合國開行戰略性放貸的要求。

「一帶一路」項目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13年9月發起的跨國經濟合作項目,同年11月,該項目被升級為國家戰略項目。

相關宣傳稱,華信集團的戰略是,通過控股哈薩克斯坦國家石油公司,在歐洲布局油氣終端產業,其目標包括3至5年內在多個歐洲國家收購超過1萬座加油站和配套油庫,同時對歐洲重點煉廠、油庫、管道進行戰略併購。此外,收購的重點還包括獲取中亞、中東、非洲地區的上游油氣資源。

「一帶一路」 腐敗帶路

不過,華信在非洲的收購曝出賄賂醜聞。2017年11月,華信集團旗下的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何志平被美國司法部指控以200萬美元賄賂乍得總統德比(Idriss Déby),以換取乍得政府授予石油開採權益。同時,何志平還被控行賄烏干達高官以換取商業合作項目。

何志平被捕後不久,2018年3月,中國媒體報導說,習近平親自下令逮捕華信董事長葉簡明,之後就不斷有涉案高官被牽出,其中就包括已獲刑的胡懷邦和新近被宣布調查的徐偉華。

實際上,這種以賄賂高官獲取項目的方式已成「一帶一路」的特色。據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在2019年4月發布的報告說,過去幾年,「一帶一路」的很多項目都出現了腐敗的案例。

報告舉例說,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中國通信建設公司曾被指控在馬來西亞、菲律賓、赤道幾內亞以及斯里蘭卡等國向高官及家屬行賄。在馬來西亞,一些項目在合同中標價很高,以便於掩蓋高官們挪用的資金。在孟加拉國,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因行賄官員而被禁止參與該國的任何建設項目。還有,作為中共「一帶一路」的重要合作夥伴的巴基斯坦,也因為擔心腐敗問題停止了「一帶一路」的項目。

報告批評說,中共這種賄賂高官推進項目的做法,腐蝕這些國家的民主制度,也違背國家公共利益。

經濟上不可持續致投資難收回

「一帶一路」項目之所以選擇賄賂開道、而不是正常競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中共設置「一帶一路」的目的,並非要與投資國共同經濟繁榮,而是要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以及獲取戰略資源。這就導致其項目通常都與所在國的經濟情況相脫節,因而缺乏可持續性,有些項目根本不能產生收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hota Harbour),這個花費了十幾億美元建造的港口,建成後卻門可羅雀。

2017年,該港口據披露僅有175艘貨船抵港。據擁有該港口70%股權的中國招商局控股港口有限公司的報告,2018年,漢班托塔港的雜貨物吞吐量僅18萬噸,2019年50萬噸。對比之下,同在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港,2019年的貨物吞吐量高達6.26億噸。

由於無力償付債務,斯里蘭卡在2017年12月被迫簽署一份99年租約,將漢班托塔港的資產和經營權交給中國招商局集團。

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單方面利己」目的和模式,以及腐敗開道的策略,給相關投資帶來巨大風險,最終貸款無法收回也就很難避免。

而作為政策性銀行,國開行對於「一帶一路」的融資支持可謂不遺餘力。根據國開行公布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國開行累計為600個「一帶一路」項目提供了超過1900億美元的天量融資。這其中也包括了牽涉到徐偉華和胡懷邦的華信集團獲得的融資。

中國媒體報導說,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國開行這些年放出的貸款收不回來的情況難以統計,而利益輸送的對象往往是與中共權貴有關係的各種平台,「這已經是心照不宣的祕密」。比如華信的貸款就是如此。

報導還說,胡懷邦曾向朋友坦言,「(國開行)這活不好幹,很多款放的時候就知道可能收不回來。」這多少透露了胡面對更大的權貴和國家戰略的無奈。

但是,退休還不到一年,胡懷邦就被當局調查,鋃鐺入獄,因為積極退贓,最後獲判無期徒刑。而他的妻子薛迎娟雖然被放回家中,卻在2020年5月跳樓自殺身亡,一家人最終落得家破人亡。

上述CNAS的報告說,吉布提、吉爾吉斯斯坦、老撾、馬爾代夫、蒙古、黑山、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8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償還對華貸款方面面臨嚴峻挑戰,部分國家欠北京的債務超過了其外債總額的一半。

一些國家,包括泰國、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尼泊爾、巴基斯坦、緬甸和孟加拉國,出於經濟原因取消或縮減了昂貴的「一帶一路」項目。在已完成的項目中,許多都無法產生足夠的收入來證明初始投資的合理性,相反,卻導致受援國財政惡化。

2020年1月,擁有一千七百餘家會員公司的中國歐盟商會發布報告指出,在歐洲的「一帶一路」項目中,中國國有企業幾乎包攬從融資、原材料供應到建築工程服務的所有業務,加上中企獲得廉價融資以及政策支持等形式的國家補貼,讓歐洲企業處於不平等競爭中。

調查顯示,在132家受訪歐洲企業中,只有20個參與了「一帶一路」相關項目,其中只有兩家是通過公開信息找到參與機會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退休8年多 國開行前運行總監章茂龍落馬
國開行三任總管被抓 分析:習警告紅二代
國開行山西分行前黨委書記王雪峰受審
國開行海南分行前行長落馬 傳涉華信案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北京內亂加速 美英澳聯盟四大趨勢
【軍事熱點】台灣漢光軍演 顯示抗共決心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