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为何突然提防止形成特权阶层?

人气 21462

【大纪元2021年08月30日讯】继新版中共简史后,中共当局日前再次推出一个名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的书作。无神论的中共应劫而来,已将中国传统文化几乎摧毁殆尽,它自称的所谓“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又能是什么呢?

8月26日,中共中宣部发布上述书作的内容,当中大谈“为人民服务”,声称在中国,中共建立的政权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政府称为“人民政府”,军队称为“人民解放军”,党的干部称为“人民公仆”,党中央的机关报称为“人民日报”,中央银行称为“人民银行”,等等。官方欲以此来佐证其党和人民的“血脉关系”。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其实,中共的什么都挂上“人民”的牌子早已是民间的笑料,因为所有带“人民”字眼的这个政权的政府、军队和各类单位,事实上都不是人民的,故此形容为“挂羊头卖狗肉”最恰当不过了。中共自己也说党管一切。

中宣部发布的内容还提到,中共坚决铲除毒瘤,保持肌体健康,坚决反对腐败,坚决防止在党内形成特权阶层,云云。

中共自己如何能给自己铲除毒瘤就更令人称奇。但最为奇怪的是,官方突然说中共要坚决防止形成特权阶层,这是为什么呢?

中共建政后新老权贵家族横行

专制社会就一定有特权阶层,这是常识。中共建政后就有特权阶层,最有名的就是中共“八老”家族。

“八大元老”是一个非正式说法,曾出现两份名单包括:1.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王震、杨尚昆、薄一波;2.邓小平、陈云、彭真、杨尚昆、薄一波、万里、宋任穷、习仲勋。这是因为有人老死后名单增补了。

中共建政后形成的权贵家族还有新老之分,传统的一批就是以所谓“八老”为首的元老家族,其中又以邓小平为首,新的权贵家族则以江泽民曾庆红等为首。两股势力不但掌控官场,且其后代无一不是在1989年“六四”之后横行国企,在商界迅速发家,到如今富可敌国。

原发于彭博社2012年12月26日的长篇报导,追踪了邓小平、王震、陈云等中共元老后代的财富状况,发现他们瓜分把持了总资产至少1.6万亿美元的国有企业,并在“拥抱市场经济的过程中”聚敛了巨额私人财富。这些人因此迅速发家致富,由此形成了“一个新的精英阶级”。

他们的孙子辈和他们的配偶们,则利用他们的家庭人脉关系和在海外接受的教育,在私募行业中玩得风生水起。

除了传统的中共元老家族,自江泽民踩着镇压八九六四学运的鲜血上台,另一批新的权贵家族也在中国发迹。比如江泽民长子江绵恒1994年用数百万元“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几年间建立起庞大电信王国,控制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十多家企业。网通号称国企,实际上是江绵恒的“私人企业”。

江泽民家族被曝操控万亿资产,跨领域控制的企业有上千家,金融机构、集团、公司,通过国有、金融票据、金融机构、大额担保、特权等一系列手段,在海外已经洗白的资金有5000亿美元。这些资金被转移到各地,包括投资到美国几大基金和几大科技公司。江泽民长孙江志成已成为江家财富代表。

曾庆红家族长期掌控石油、能源、化工行业。2008年,大陆《财经》杂志的报导揭露曾庆红之子曾伟,以37.3亿元获得高达700多亿的鲁能集团91.6%的股份。

刘云山长子刘乐飞历任首创证券公司执行董事、银河证券投资管理总部总经理、中国人寿保险股CEO。2008年出任新成立的国有信托基金、中信投资董事长兼CEO,管理四只基金,总规模达350亿元,累计投资五十多个项目。

还有更多的权贵家族不再列出。在习近平过去几年反腐中,这些权贵只是表面收敛隐忍,比如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在2015年的股灾后为了避免引火烧身退任中信证券的相关职务。

除了与邓小平家族解除关系的邓的前外孙女婿吴小晖,中共的新老权贵家族在这场强力反腐运动中基本没有被触动。

红后代是庞大的中共特权阶层

已旅居美国的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2020年9月在美国之音专访中就曾坦承自己出身于特权阶层,但她还不是顶层的红二代

她说,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以后,把那么多的人民鼓动起来,一起跟着它武装夺取政权。它许诺给人民的是“人民当家作主”,许诺我们将来要走向“社会主义民主”。但是实际上在执政以后,它建立了一套等级特权制度:你父母的等级有多高,你享受的特权就有多少。

蔡霞说:“我后来感觉到,比如说住房、家庭经济条件、你接受的教育都会比你身边的小伙伴明显地高出一大截,但是那个时候你是理所当然地去享受了。”在文革中,蔡霞因为家庭关系,没有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上山下乡。

她说红后代完全变成了一个特权贵族阶层,而这个贵族又不是精神上有社会道义、责任感的,而是类似于八旗子弟那种贵族特权。

今年“七一”,中共建党百年,红二代扎堆参加天安门庆典,红色权贵倾巢而出,毫无顾忌,令人吃惊。

网络上流传的一份中共元老后代天安门城楼观礼车辆安排的名单,号称中共建政之初“四副两高以上、55上将以上家族,一族一人”,齐齐登上东观礼台。“座次依照父辈、爷辈地位排序。”

而薄一波之子,落马的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弟薄熙成,也在上述观礼安排名单之中,证实其家族特权地位毫不受薄熙来案影响。

除了红色后代,还有官二代。中共搞一党专政,党以附体形式靠人民供养,也自然使普通的党政官员及其家属成为社会上的特权阶层。所以才有“我爸是李刚”、李天一强奸案、四川“严书记事件”等的频频出现。

此外,规模惊人的高官特供系统,在职和退休高官的特权医疗待遇,庞大的生活开支,都已不再是秘密。

中南海此时提防止形成特权阶层何意?

中共现在提防止特权阶层,其一是想说现在还没有特权阶层,这样就把现有的红色权贵们保护起来了。中共向来有一套所谓的新人新办法,旧人旧办法。以后再来的新贵,就可能成为被打压的部分。

这样就杜绝了那些出身草根,从底层上来试图通过加入中共谋得利益和地位,逐渐成为中共固有特权阶层的可能。举例现在遭整肃的马云本身也是中共党员,他在发家过程中也必然背靠中共高官权贵,但毕竟只是出身草根,作为商场中人,一旦时势有变,靠山不保,他就会成为被狠狠打压的目标。

另一个原因是中共知道老百姓痛恨特权,于是做做样子,它当然也知道,别人知道它是在说谎,如此而已。

第三个原因就是中共权力斗争的需要。这和当局不许搞拉帮结派、团团伙伙类似,当权者要借防止形成特权阶层,打击政敌,也同时作为整肃中共体制内不听话的部分人的理由。

在当局要求下,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人搬离北京富强胡同6号院;而在2019年5月19日,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搬离了胡耀邦生前居住的西城区会计司胡同25号四合院。

红二代地产大佬任志强甚至因言论而被判刑入狱。

习近平掌权之初,不但有王岐山、刘源助其“反腐打虎”,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飙之女耿莹、胡乔木之女胡木英、陶铸之女陶斯亮等红二代也都一度公开挺习,而近几年来除了王岐山疑受压不得不捧习,对习公开表忠心的红二代却看不见几个。

这也说明,即便中共党内还有红色特权阶层,在习当局的强势统治之下,也只能保有经济利益和生活特权,他们正一步步远离政治权争。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中共“红后代”李小琳卸任 邓卓棣去向成谜
十一阅兵红后代方阵 泄中共残酷内斗秘密
中共党庆大批红后代现身北京 引网民议论
现身天安门党庆 重量级红后代名单曝光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