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人气 3165

【大纪元2021年09月24日讯】最近,有两条消息在国际上引起非常大的反响,一条就是英美澳三国宣布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机制(AUKUS),另一条就是中共正式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这两件事情,不仅发生的时间点非常接近,实际上,两者也有着内在的联系,并不是相互孤立的。而且,因为这两件事都涉及到全球格局的变化,影响到非常多的国家,所以意义非常重大。我们今天就重点谈谈这两个话题。

美英澳三国防卫机制 对印太安全意义重大

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澳洲总理莫里森宣布,三国签署了一项历史性三方安全防卫联盟,叫作“奥库斯”(AUKUS),是三个国家的名字缩写组成。联盟协议中,允许美国将核动力潜艇的绝密技术分享给澳洲,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只有8个核动力潜艇的舰队;同时,美国和英国还将与澳洲在网络空间、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以及水下系统和远程打击能力等尖端技术上进行合作。

这是几十年来,美英澳三国之间达成的最重量级的防卫伙伴机制,用澳洲一位国家安全顾问的话说,是一件“大事”。那么,它有着怎样的重大意义呢?

首先,“奥库斯”标志着印太地区战略和政策模式的转变,它将成为美国在印太地区建立的同盟关系中的核心。它体现了,美国政府正在将外交政策的重心转向亚洲,以应对中共在印太地区日益增长的威胁。美国拜登政府一再表示,美国面临的重大挑战不再是反恐,而是与中国和俄罗斯的竞争。

其次,这也标志着澳洲,终于结束了长达数十年在美中之间的平衡策略,选择完全站在美国一边,并且将在亚洲区域安全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这之前,澳洲已经和美国、日本和印度建立了四方安全对话(QUAD)。而澳洲的做法,也很可能会带动更多的在中美之间摇摆的亚太国家,最终选择站在美国一边。

第三,三方联盟的独特之处还在于,这是美国第二次将全球最先进的核动力潜艇技术分享给其它国家。目前,世界上只有6个国家拥有核潜艇,分别是美国、英国、中国、法国,还有俄罗斯和印度,所以这项技术非常敏感。而美国,以前只在1958年的时候,分享过一次核推进技术(nuclear propulsion technology)给英国。

第四,“奥库斯”将改变印太地区的军事力量对比,就像澳洲总理莫里森所说的,这是自1980年代,美国、澳洲、新西兰三国的安全条约结束以来,实现地区稳定与安全的“最伟大举措”。虽然协议强调,澳洲只是建造核动力潜艇,不发展核武器。但是,核动力潜艇有非常强大的“威慑作用”,它比常规潜艇更有隐蔽性,而且活动距离更远。虽然拥有核动力潜艇,并不意味着澳洲的军力会比中国更强大,但它确实改变了印太地区的力量平衡。

大家知道,近年来,中国在印太区域展现了越来越强的影响力,现在,美、英、澳三国建立了一个新的防卫联盟,打破了印太地区的力量平衡,那么,中国是什么反应呢?

1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说,中方认为该协议“极其不负责任”,源于“陈旧的冷战零和思维”,“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这个零和思维,简单点说就是指“你的收益是我的损失。”“得”与“失”相加,总数是零。

不过,关于赵立坚提到的“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事实上,中共军队倒是在印太区域采取了一系列军事和政治行动,比如划定防空识别区,在与台湾、日本和越南相接的中国领空和海疆边缘举行军事演习,还在印度和尼泊尔边境附近地区修筑道路和军事工程等等。

所以,这个协议,不只对中国,对印太地区其它国家也影响重大。

不过,就在15日,美英澳宣布建立新的安全联盟之后,紧跟着的16日,中共也做了一件事,正式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也就是CPTPP。

加入CPTPP,必须得到现有加盟国的一致同意。而作为现任轮值主席国,日本政府表达了对中共加入CPTPP的慎重态度,认为有必要观察中国,是否能遵守CPTPP的高标准规则。而澳洲贸易部长特汉(Dan Tehan)也在17日表示,除非北京停止对澳洲进口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并恢复双方部长级接触,否则,澳洲将反对中共加入CPTPP。还不只是澳洲,中共因孟晚舟一案和加拿大的关系紧张,在南中国海又和越南、汶莱和马来西亚等国存在着领土主权纠纷。

看上去,中共要加入CPTPP的障碍不小,但为什么中共还要加入呢?CPTPP又到底是个怎样的贸易协定呢?

CPTPP门槛高 中共加入难度大

CPTPP的前身是TPP,也就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最早的构想由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几个成员国提出,美国等其它国家后来陆续加入。由于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直言,“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所以TPP被视为美国主导的“排中”经贸圈。但是,美国总统川普在2017年1月上任后,以损害美国制造业为由退出了TPP。结果日本接棒,在冻结了美国强力主张但是其它国家反对的22条内容之后,TPP在2017年11月改名为CPTPP。

CPTPP在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缔约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洲、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汶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等11个国家,覆盖了将近5亿的人口,成员国GDP总和有10.6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虽然少了美国,但CPTPP仍然是世界第三大自由贸易区。

在CPTPP的框架下,成员国之间95%的货物实行零关税,和WTO以及一般自贸协定相比,在知识产权、数据流动等方面的规定,CPTPP要更为严格。而中共加入CPTPP,至少面临四个方面的门槛。

首先,CPTPP制定了确保数据流通透明性和公平性的原则,这是现有大多数的自贸协定都没有纳入的内容。比如:CPTPP禁止成员国,要求外资企业在本国设置数据中心作为市场准入条件,而中共对跨境数据自由流动持否定态度。

其次,CPTPP限制国有企业获取政府补贴,消除国家对市场的过度干预,而中共一直在补贴国有企业。

第三,在政府采购方面,CPTPP,也要求原则上无差别对待国内外企业,为海外经营者提供更宽泛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而中共在政府采购中,一直以安全保障为由,排除外资企业,并强制外企进行技术转让。

第四,CPTPP要求废除强制劳动,承认集体谈判权等劳动相关规则。但这一点,中共在新疆劳工问题上的做法,也会是一大阻碍。

对中共来说,CPTPP的门槛这么高,似乎应该知难而退了,而且,去年11月的时候,中共也已经和日本、韩国以及东盟(ASEAN)等15个成员国签署了一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RCEP是全球最大的自贸区,涵盖22亿人口、26万亿美元GDP,从经济体量来说,远远超过CPTPP。但是,RCEP包含东亚、东南亚,以及西太平洋和环太平洋国家,范围更广,而且RCEP包含较多的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在服务和投资方面的开放程度都不如CPTPP。中共如果能够加入CPTPP,在亚太经济一体化中,就将扮演关键的推动力量,而且,还可能更有外交战略意义,因为中共不希望美国和日本主导亚太经贸秩序或规则。

在国际舞台上,中共显然希望强化影响力和发言权,甚至有评论认为,中共希望把全球制度变成“中国标准”。但是,中共真的打算遵守CPTPP的高标准规则吗?

我们来看一则消息。就在中共申请加入CPTPP之后几天,19日,中共海关总署突然以检出介壳虫为由,从20日起全面暂停进口台湾的番荔枝和莲雾。台湾农委会认为,台湾农产品也出口到其它国家,通报不合格的只有中国,北京片面违反国际贸易规范,就像今年2月的凤梨事件翻版,如果中方不取消禁令,将会首度向WTO提告。外界分析,中共此举估计是对美台关系作出警告,可能跟美国一系列友台政策有关。有学者说,中共动不动以商逼政,谁敢让它加入CPTPP?

目前,中共已开始游说CPTPP成员国的支持,像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表示欢迎中国加入,另外,尽管和澳洲关系紧张,北京近期也致函寻求澳洲支持。不过,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在外媒采访时说,中国百分百加入不了CPTPP,因为在去年川普总统任内,美国跟墨西哥、加拿大签订并生效的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有一个排它条款,被称为“毒丸条款”,如果任何一个成员国决定和“非市场”经济国谈判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另两方有权退出或是把该国踢出协议。

抵制中共不用怕 澳洲起到示范作用

我们看到,不管中共能不能加入CPTPP,但是澳洲对中共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尤其是在美英澳三国结成联盟之后,意味着澳洲已经把所有筹码都压到了美国这边,所以也有人替澳洲担心,认为它和中共直接对抗,风险太大。但事实是,中共手里也没有什么牌可打。

去年4月,澳洲总理莫里森呼吁对中国展开病毒溯源调查。之后,中共采取了一系列贸易惩罚措施,对澳洲的煤炭、葡萄酒、龙虾等进行制裁。在2019年时,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这些商品的总价值是250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所以,中共的制裁也让外界担心会重创澳洲经济。

不过,澳洲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在中国实施贸易限制之后,全力拓展新的替代市场,反而取得了重大成果。

数据显示,2020年,澳洲对中国出口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今年上半年,澳洲对中国的出口额仍然激增,比2019年同期增长36%。在中国货物进口总额中,从澳洲进口的份额也创下历史新高,达到6.1%。

其中,澳洲铁矿石出口、澳洲羊毛的销售,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反观中国,由于澳大利亚铁矿石和煤炭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不断看涨,导致中国原材料价格飙升,政府不得不出手干预,稳定市场。

所以,BBC报导说,中国针对澳洲的贸易抵制行动“十分失败”,对其它国家也不会有“杀鸡儆猴”的效果。

当然,中国的措施对澳洲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目前受影响较大的是葡萄酒和牛肉。不过,澳洲并没有因此改变对中共的强硬立场。

而这种对抗的结果也显示出,中共的威胁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而这不仅给了澳洲更大的勇气,也将给其它国家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澳洲在宣布和美国、英国的新盟约之后,随即宣布,中止2019年和法国签订的购买常规柴电潜艇的数百亿美元的合同,这也引发了法国和美、英、澳几个西方盟友之间前所未有的外交危机。不过,就像大陆媒体在一篇报导中所用的文章题目,在美英澳法的争吵乱象下,是一颗统一对抗中共的心。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财商天下】港地产业规则变 北京“围城必阙”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拍案惊奇】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许家印跌惨了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