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共申請CPTPP 澳洲來硬的

人氣 3161

【大紀元2021年09月24日訊】最近,有兩條消息在國際上引起非常大的反響,一條就是英美澳三國宣布建立新的安全夥伴關係機制(AUKUS),另一條就是中共正式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這兩件事情,不僅發生的時間點非常接近,實際上,兩者也有著內在的聯繫,並不是相互孤立的。而且,因為這兩件事都涉及到全球格局的變化,影響到非常多的國家,所以意義非常重大。我們今天就重點談談這兩個話題。

美英澳三國防衛機制 對印太安全意義重大

9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英國首相約翰遜和澳洲總理莫里森宣布,三國簽署了一項歷史性三方安全防衛聯盟,叫作「奧庫斯」(AUKUS),是三個國家的名字縮寫組成。聯盟協議中,允許美國將核動力潛艇的絕密技術分享給澳洲,協助澳大利亞建造一隻有8個核動力潛艇的艦隊;同時,美國和英國還將與澳洲在網絡空間、人工智能、量子計算,以及水下系統和遠程打擊能力等尖端技術上進行合作。

這是幾十年來,美英澳三國之間達成的最重量級的防衛夥伴機制,用澳洲一位國家安全顧問的話說,是一件「大事」。那麼,它有著怎樣的重大意義呢?

首先,「奧庫斯」標誌著印太地區戰略和政策模式的轉變,它將成為美國在印太地區建立的同盟關係中的核心。它體現了,美國政府正在將外交政策的重心轉向亞洲,以應對中共在印太地區日益增長的威脅。美國拜登政府一再表示,美國面臨的重大挑戰不再是反恐,而是與中國和俄羅斯的競爭。

其次,這也標誌著澳洲,終於結束了長達數十年在美中之間的平衡策略,選擇完全站在美國一邊,並且將在亞洲區域安全方面扮演更積極的角色。這之前,澳洲已經和美國、日本和印度建立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而澳洲的做法,也很可能會帶動更多的在中美之間搖擺的亞太國家,最終選擇站在美國一邊。

第三,三方聯盟的獨特之處還在於,這是美國第二次將全球最先進的核動力潛艇技術分享給其它國家。目前,世界上只有6個國家擁有核潛艇,分別是美國、英國、中國、法國,還有俄羅斯和印度,所以這項技術非常敏感。而美國,以前只在1958年的時候,分享過一次核推進技術(nuclear propulsion technology)給英國。

第四,「奧庫斯」將改變印太地區的軍事力量對比,就像澳洲總理莫里森所說的,這是自1980年代,美國、澳洲、新西蘭三國的安全條約結束以來,實現地區穩定與安全的「最偉大舉措」。雖然協議強調,澳洲只是建造核動力潛艇,不發展核武器。但是,核動力潛艇有非常強大的「威懾作用」,它比常規潛艇更有隱蔽性,而且活動距離更遠。雖然擁有核動力潛艇,並不意味著澳洲的軍力會比中國更強大,但它確實改變了印太地區的力量平衡。

大家知道,近年來,中國在印太區域展現了越來越強的影響力,現在,美、英、澳三國建立了一個新的防衛聯盟,打破了印太地區的力量平衡,那麼,中國是什麼反應呢?

1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說,中方認為該協議「極其不負責任」,源於「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這個零和思維,簡單點說就是指「你的收益是我的損失。」「得」與「失」相加,總數是零。

不過,關於趙立堅提到的「破壞地區和平穩定」,事實上,中共軍隊倒是在印太區域採取了一系列軍事和政治行動,比如劃定防空識別區,在與台灣、日本和越南相接的中國領空和海疆邊緣舉行軍事演習,還在印度和尼泊爾邊境附近地區修築道路和軍事工程等等。

所以,這個協議,不只對中國,對印太地區其它國家也影響重大。

不過,就在15日,美英澳宣布建立新的安全聯盟之後,緊跟著的16日,中共也做了一件事,正式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也就是CPTPP。

加入CPTPP,必須得到現有加盟國的一致同意。而作為現任輪值主席國,日本政府表達了對中共加入CPTPP的慎重態度,認為有必要觀察中國,是否能遵守CPTPP的高標準規則。而澳洲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也在17日表示,除非北京停止對澳洲進口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並恢復雙方部長級接觸,否則,澳洲將反對中共加入CPTPP。還不只是澳洲,中共因孟晚舟一案和加拿大的關係緊張,在南中國海又和越南、汶萊和馬來西亞等國存在著領土主權糾紛。

看上去,中共要加入CPTPP的障礙不小,但為什麼中共還要加入呢?CPTPP又到底是個怎樣的貿易協定呢?

CPTPP門檻高 中共加入難度大

CPTPP的前身是TPP,也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最早的構想由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幾個成員國提出,美國等其它國家後來陸續加入。由於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曾直言,「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書寫全球貿易規則」,所以TPP被視為美國主導的「排中」經貿圈。但是,美國總統川普在2017年1月上任後,以損害美國製造業為由退出了TPP。結果日本接棒,在凍結了美國強力主張但是其它國家反對的22條內容之後,TPP在2017年11月改名為CPTPP。

CPTPP在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締約國包括日本、加拿大、澳洲、智利、新西蘭、新加坡、汶萊、馬來西亞、越南、墨西哥和秘魯等11個國家,覆蓋了將近5億的人口,成員國GDP總和有10.6萬億美元,占全球經濟總量的13%。雖然少了美國,但CPTPP仍然是世界第三大自由貿易區。

在CPTPP的框架下,成員國之間95%的貨物實行零關稅,和WTO以及一般自貿協定相比,在知識產權、數據流動等方面的規定,CPTPP要更為嚴格。而中共加入CPTPP,至少面臨四個方面的門檻。

首先,CPTPP制定了確保數據流通透明性和公平性的原則,這是現有大多數的自貿協定都沒有納入的內容。比如:CPTPP禁止成員國,要求外資企業在本國設置數據中心作為市場准入條件,而中共對跨境數據自由流動持否定態度。

其次,CPTPP限制國有企業獲取政府補貼,消除國家對市場的過度干預,而中共一直在補貼國有企業。

第三,在政府採購方面,CPTPP,也要求原則上無差別對待國內外企業,為海外經營者提供更寬泛的知識產權保護等等。而中共在政府採購中,一直以安全保障為由,排除外資企業,並強制外企進行技術轉讓。

第四,CPTPP要求廢除強制勞動,承認集體談判權等勞動相關規則。但這一點,中共在新疆勞工問題上的做法,也會是一大阻礙。

對中共來說,CPTPP的門檻這麼高,似乎應該知難而退了,而且,去年11月的時候,中共也已經和日本、韓國以及東盟(ASEAN)等15個成員國簽署了一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RCEP是全球最大的自貿區,涵蓋22億人口、26萬億美元GDP,從經濟體量來說,遠遠超過CPTPP。但是,RCEP包含東亞、東南亞,以及西太平洋和環太平洋國家,範圍更廣,而且RCEP包含較多的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在服務和投資方面的開放程度都不如CPTPP。中共如果能夠加入CPTPP,在亞太經濟一體化中,就將扮演關鍵的推動力量,而且,還可能更有外交戰略意義,因為中共不希望美國和日本主導亞太經貿秩序或規則。

在國際舞台上,中共顯然希望強化影響力和發言權,甚至有評論認為,中共希望把全球制度變成「中國標準」。但是,中共真的打算遵守CPTPP的高標準規則嗎?

我們來看一則消息。就在中共申請加入CPTPP之後幾天,19日,中共海關總署突然以檢出介殼蟲為由,從20日起全面暫停進口台灣的番荔枝和蓮霧。台灣農委會認為,台灣農產品也出口到其它國家,通報不合格的只有中國,北京片面違反國際貿易規範,就像今年2月的鳳梨事件翻版,如果中方不取消禁令,將會首度向WTO提告。外界分析,中共此舉估計是對美台關係作出警告,可能跟美國一系列友台政策有關。有學者說,中共動不動以商逼政,誰敢讓它加入CPTPP?

目前,中共已開始遊說CPTPP成員國的支持,像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都表示歡迎中國加入,另外,儘管和澳洲關係緊張,北京近期也致函尋求澳洲支持。不過,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在外媒採訪時說,中國百分百加入不了CPTPP,因為在去年川普總統任內,美國跟墨西哥、加拿大簽訂並生效的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有一個排它條款,被稱為「毒丸條款」,如果任何一個成員國決定和「非市場」經濟國談判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另兩方有權退出或是把該國踢出協議。

抵制中共不用怕 澳洲起到示範作用

我們看到,不管中共能不能加入CPTPP,但是澳洲對中共的態度已經非常明確,尤其是在美英澳三國結成聯盟之後,意味著澳洲已經把所有籌碼都壓到了美國這邊,所以也有人替澳洲擔心,認為它和中共直接對抗,風險太大。但事實是,中共手裡也沒有什麼牌可打。

去年4月,澳洲總理莫里森呼籲對中國展開病毒溯源調查。之後,中共採取了一系列貿易懲罰措施,對澳洲的煤炭、葡萄酒、龍蝦等進行制裁。在2019年時,澳大利亞對中國出口這些商品的總價值是250億美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3%,所以,中共的制裁也讓外界擔心會重創澳洲經濟。

不過,澳洲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在中國實施貿易限制之後,全力拓展新的替代市場,反而取得了重大成果。

數據顯示,2020年,澳洲對中國出口創下歷史第二高水平。今年上半年,澳洲對中國的出口額仍然激增,比2019年同期增長36%。在中國貨物進口總額中,從澳洲進口的份額也創下歷史新高,達到6.1%。

其中,澳洲鐵礦石出口、澳洲羊毛的銷售,都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反觀中國,由於澳大利亞鐵礦石和煤炭的價格,在國際市場上不斷看漲,導致中國原材料價格飆升,政府不得不出手干預,穩定市場。

所以,BBC報導說,中國針對澳洲的貿易抵制行動「十分失敗」,對其它國家也不會有「殺雞儆猴」的效果。

當然,中國的措施對澳洲也不是完全沒有影響,目前受影響較大的是葡萄酒和牛肉。不過,澳洲並沒有因此改變對中共的強硬立場。

而這種對抗的結果也顯示出,中共的威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而這不僅給了澳洲更大的勇氣,也將給其它國家起到良好的示範作用。

澳洲在宣布和美國、英國的新盟約之後,隨即宣布,中止2019年和法國簽訂的購買常規柴電潛艇的數百億美元的合同,這也引發了法國和美、英、澳幾個西方盟友之間前所未有的外交危機。不過,就像大陸媒體在一篇報導中所用的文章題目,在美英澳法的爭吵亂象下,是一顆統一對抗中共的心。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恆大如炸彈 救或不救中共陷兩難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財商天下】港地產業規則變 北京「圍城必闕」
【財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團再次「蛇吞象」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拋「李雲迪嫖娼」中共一箭雙鵰?
【秦鵬直播】誰是朝陽群眾?起底中共情報網
【拍案驚奇】從北京到瀋陽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新聞看點】拜登再承諾保護台灣 白宮如何說?
【財商天下】財新被打入冷宮 胡舒立惹禍
【馬克時空】路透社披露共機發動機短命 無高強度作戰能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