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英美三国安全协议对新西兰影响分析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9月24日讯】(独立撰稿人李承德)9月15日,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宣布签署了一项三边安全协议,即AUKUS。根据维基百科介绍,该协议主要是美国和英国同意帮助澳大利亚开发和部署核动力潜艇,增加西方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尽管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和美国总统Joe Biden的联合声明没有提到任何其他国家的名字,但白宫匿名消息人士表示,这是为了对抗中共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一些分析家和媒体也将联盟描述为保护中华民国 (台湾) 免受中共国扩张主义影响的一种方式。

该协议涵盖人工智能、网络战、水下能力和远程打击能力等关键领域。它还包括核防御基础设施方面的核部分,可能仅限于美国英国。 该协议将侧重于军事能力,将其与包括新西兰和加拿大在内的“五眼情报共享联盟”分开。

鉴于这三个与新西兰有着不同程度密切关系的国家所形成的安全同盟,对新西兰会产生哪些可能的影响呢?

一、 可能挑战新西兰的无核区政策

AUKUS 首先可能触碰新西兰自1987年以来的无核区政策,该政策是由1984年的新西兰总理David Lange 领导的工党政府率先提出,要求禁止所有核动力或运载核子武器的船只驶入新西兰水域、停靠新西兰港口,确保新西兰的领海、领土和领空完全无核化。

这项无核政策依据《新西兰无核区、裁军、及军备控制法》(The New Zealand Nuclear Free Zone, Disarmament, and Arms Control Act 1987) 而制定,获得跨党派支持,无论哪个政党赢得大选成为执政党,都会无条件地继续执行该无核区政策。

Geoffrey Miller 是位来自“民主课题”(Democracy Project) 的国际分析家和撰稿人,他常就当今新西兰对外政策及相关地缘政治问题发表其观点。

据Miller观察分析,三国对中共国可能对AUKUS 防务协议的愤怒程度完全在意料之中,甚至称新西兰可能是AUKUS 后续效应的“最大赢家”。他认为,尽管总理Jacinda Ardern 称一切良好,但当她被问及如何看待AUKUS 时,总理表示“我们没有接触过,但我也不希望我们接触”,同时强调了新西兰与所有三个AUKUS 成员的“牢固关系”。

今年5月份与Ardern 总理会谈后,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 竭尽全力强调堪培拉与惠灵顿之间的和谐关系。他警告说,曾有人“试图分裂我们”并“通过试图制造不存在的分歧来破坏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安全”。两国领导人的联合声明强调了所谓的团结:“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关系在其亲密性方面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是伙伴和盟友,我们有着家庭和家庭式的关系。”

但事实是,5月间两国领导人会面时所展示出的友好关系被夸大了。会面前就新西兰对“五眼联盟”的承诺程度进行了一个月的辩论 —— 这一时期以澳大利亚电视节目询问新西兰是否正在成为“新西兰”而告终。现在看来,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分歧是真实的。

澳纽领导人会面后不久,Scott Morrison 应邀前往英国小镇Cornwall 列席西方七国首脑会议 (G7),同时他前往英国正式签署澳-英自由贸易协定,并与英美两国领导人一起制定了AUKUS 计划。

不难看出,AUKUS 三边安全协议对新西兰最大的影响或许是对新西兰的“无核政策”构成挑战,新西兰从1987年就宣布自已是无核区。AUKUS 意味着核技术将很快到达新西兰的家门口。Ardern 总理表示,显而易见,新西兰的立法非常明确地规定,核动力潜艇将不被允许进入其水域。新西兰不会就AUKUS 大声抗议,新西兰召回其外交代表驻堪培拉或华盛顿的可能性为零。这是与法国在AUKUS 协议公布后立即召回住了其驻澳大利亚和美国大使一事的,以显示法国对AUKUS 协议的不满。

二、将促使新西兰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

就在AUKUS 协议宣布后的第二天,欧盟周四制定了一项正式战略,以加强其在印太地区的存在并对抗中国崛起的力量,承诺寻求与台湾达成贸易协议并部署更多船只以保持开放的海上航线。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Josep Borrell坚称,欧盟将与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和台湾深化关系旨在限制北京日益增强的影响力。欧盟制定的印太最新战略包括七个领域:健康、安全、数据、基础设施、环境、贸易和海洋。

该战略明确优先考虑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新西兰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必要性。

新西兰正在与欧盟进行双方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据新西兰外交与贸易部 (MFAT) 官网消息,此项谈判迄今为止,双方已进行了11轮会谈。总体取得了良好进展,在许多方面达成了共识,一些章节已接近实质性结论。双方都期望在一些关键方面取得突破,如技术性贸易壁垒 (TBT) 、良好的监管规范 (GRP) 及制度性和最终规定 (IFP) 等,以完成长达3年的艰苦谈判。

三、将面对更多来自中共的挑战

关于如何应对来自共产中国的挑战,新西兰更愿意采取对抗性较小的方法与之斗智斗勇,这从其在是否加入“五眼联盟”行列讨伐中共严重侵犯人权、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实行文化、宗教灭绝的反人类罪行。

美国在1986年根据ANZUS 联盟暂停了对新西兰的防卫义务,但这一安排从未正式终止。澳大利亚是新西兰唯一的正式盟友。

Miller 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和日本可能会与AUKUS 结盟,即便是非正式的。这两个国家都已经是重新焕发活力的“四国集团”的成员。该集团还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因此,第二个部门包括欧盟、加拿大和新西兰,以及一些潜在的东南亚国家。

果然,随着AUKUS 的宣布,按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 的描述,“一种新的加强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旨在发展一个更安全、更安全的地区,其中第一个重大举措是通过与美国的合作,向澳大利亚交付核动力潜艇舰队。

这一表态引起了中共当局意料之中的回应,中共国外交部战狼发言人赵立坚指责,这些国家“严重破坏地区稳定”,加剧了地区军备竞赛。

这听上去似乎是在警告任何想加入AUKUS 的国家,包括新西兰。一旦迈出这一步,中共一定会施压,以各种方式威逼利诱,这是其惯用手法。

新西兰在战略或财政上都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但政府仍然面临一些问题——最尖锐的问题是它没有被邀请与五眼情报共享联盟的三个合作伙伴,对此,国家党外交事务发言人 Gerry Brownlee 表示,该国可能因此错过重要的情报和网络安全讨论。

专家对AUKUS的看法

新西兰前国家党议员、前国防部长Wayne Mapp 发表了他的独特见解,他认为 AUKUS 的出现,完全是因为中共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致。

“这真的完全是关于中共国的,你可以看到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印度和日本都在太平洋地区建设海军和空军能力,这就是这个决定的全部内容。现任 (国防部) 部长Peeni Henare 有责任开始阅读有关我们将更换澳新军团护卫舰的讨论——它们实际上已有 20 多年的历史,事实上最古老的已经超过 25 年了——以及“两艘近海巡逻船,我们用什么来代替它们?完成整件事需要整整十年的时间,你现在必须开始讨论,其中一些讨论必须公开。”

Mapp 认为这是对新西兰海军作战能力提升的一个契机,替代全面海军作战能力的另一种选择更像是一种海军巡逻能力。他并不认为这表明盟友对新西兰失去信心,但指出需要在新西兰进行更广泛的对话,讨论该国在太平洋和军事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当被问及她是否担心这项新协议可能会取代“五眼联盟”时,Ardern 总理表示她并不担心。

“这不是条约层面的安排。它不会改变我们现有的关系,包括五眼联盟或我们在国防事务上与澳大利亚的密切伙伴关系,我在澳大利亚内阁的同一天被告知这项提议。我们在对我们双方都重要的问题上保持密切联系。”

总理对英国和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参与表示欢迎。她强调,新西兰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需要和平、稳定和基于规则的秩序。但这并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减少我们必须扮演的角色”。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战略研究教授Robert Ayson告诉 Newsroom传媒,几乎可以肯定是新西兰有限的战略和军事能力,而不是其对核动力舰艇的原则性反对,使其无法运行。

Ayson 教授不相信北京可能会利用新西兰在AUKUS 协议中的遗漏作为它与澳大利亚之间的楔子,因为对五眼联盟的方向存在不同看法。相反,新西兰最紧迫的担忧将是该协议导致澳中关系进一步恶化,考虑到流动效应,以及我们的邻国在任何军事冲突中发现自己受到威胁的可能性增加。

“显然,中国会对此感到不满……这确实意味着澳大利亚将适应美国,考虑如何以比以往更大的方式对抗中国。澳大利亚拥有的军队越多,澳大利亚就会感到越安全……但一旦发生战争,它们就越容易成为目标。”

“我不认为是……他们围坐在桌子旁想,‘现在还有谁可以被邀请参加这个活动,我们很想邀请新西兰人,但他们有无核政策’ 老实说,我认为他们甚至没有考虑过——我们只是不在同一个联盟中,就这么简单。”

NZ Alternative 智囊团联合主任、2017 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的关键人物 Thomas Nash 告诉 Newsroom传媒,他希望新西兰“远离”AUKUS 伙伴关系。

Nash 表示,外交部长Nanaia Mahuta已经反对将五眼联盟的职权范围扩大到安全和国防问题的努力,新的组织也将被视为对抗中共的努力。

“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地区加剧这种紧张局势……这只会助长太平洋地区的军备竞赛,一方面我们在谈论核动力潜艇,而在这方面的初步努力[另一方面]网络、人工智能和海底能力。”

他特别关注英国和美国是否会寻求在澳大利亚为自己的核潜艇建立永久基地,以及这些船只所需的浓缩铀是否符合两国的防扩散义务。

中共旗下的《环球时报》已经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高级军事专家”的话说,澳大利亚购买“服务于美国的战略需求”的核动力潜艇将使其成为核打击的潜在目标。

*******

AUKUS 协议的推出对于维护印太地区的和平,保持各国的力量平衡,无疑将发挥重要作用。由于其架构尚需时日完善,因此,它的未来走向可能会随着地区局势的变化而有所调整,相应地,协议对于新西兰的真正影响或许也会有所变化。当然我们期待它更多地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