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55)庭院笔书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60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五章 庭院笔书

京城一系列变化,在京城中上层消息渠道灵通的人群中引起不小震撼,直接针对一尊的铁杆亲信的刺杀案,摆明最后目标是一尊。

在一尊窃取了党政军,尤其是政法公安、武警、国安大权后,还有这么一支隐秘的力量如此胆大包天,频繁发动精准、狠辣的袭击,令众人不知所措,议论纷纷。猜测这是江家和总设计师家合流了,发起了这场针对一尊的暗战。

在二环玉泉山附近的一座四合院内,一位老者在书房内正在奋笔疾书,用毛笔写下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白的《侠客行》的前四句诗,老者的行书还是颇见功底,看得出有十几年的磨练。

旁边一位四十多岁秘书不吝啬地赞叹道:“字如蛇龙,笔走逸锋。您现在的字进步不小,更加随心所欲了。”

老者头发已经花白,清癯的面容,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仔细端量着刚刚写下的墨汁淋漓的书法帖,满意地点点头:“也许是心情的缘故,这次写得确实流畅多了。”

摘下老花眼镜,换上另一副近视镜,老者端起桌子上香气四溢的茶喝了一口说道:“小黄,我们到院子里走走。”

“好的!”被称作小黄的秘书,从衣架上拿起一件风衣,跟在老者身后,向后院走去。

九月后的京城已经处于秋天的气候,院子里两棵年代已久的枫树也许因打理得周到,依然挺拔苍绿,树叶金黄,时而飘落而下。

“打听到这股势力来自何方了吗?”老者注视着枫叶轻声问道。

“还没有,不过从邓家那里得到消息,他们没有参与。”小黄轻声回答。

“哦?”老者轻轻皱起眉头,“那么江家呢?”

“江亨远走海外,另一个(儿子)还在上海。”小黄谨慎回答道。

“不过从情报系统的故旧那里得知,不是江家和邓家,而是美国支持的,一个叫吴伟光的年轻人做的,他已经获得美国方面的全力支持,不但在京城,而且在香港、南粤省发动了一连串的袭击。”小黄依然轻声说道。

“吴伟光?是什么样人物?”老者诧异问道。

“他原来是南粤省安全部门的一个中级干部,年初叛逃海外。不知怎么和美国中情局联手上了,训练了一批杀手。先在香港刺杀了包括特首等一系列人物,然后在南粤省发动了两起大案,都是针对公安系统的。现在是在京城,袭击对象更加高级,连国安委的徐秘书长也遇难,最近遇害的是特勤局的一名团长。”小黄捡重要的叙述。

“哦!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老者严肃的面孔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

“嗯,这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和情报系统许家过去有着深厚关系。”小黄补充道。

“许家?”老者又一次显示诧异表情。

“就是目前国安部许副部长一家。”

“嗯!知道了。”老者目光深邃地凝视着院外的天空。

风雨如晦,乾坤混沌,这个夏天大概是这个国度最多灾多难的一个时节,年初是疫情爆发,接着是洪水侵袭上中下游二十七个省份。

而外围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全面围堵、疫情追偿,中美关系处于四十年来最紧张的阶段,全面冷战,甚至热战随时爆发。

这个时候,这位一尊还在一意孤行,以为可以和美国对抗。

可是党内没有力量制衡这一位看起来鲁莽,却深谙权术的一个小学毕业者。由于体制的缺陷,几乎党内所有人被其抓住经济把柄,被其胁迫、噤声,还要为他鲁莽的左倾道路背书,这几乎是一条撞向冰山的航线,却无人可以制止他。

老者叹了口气,回头说道:“联系一下总理办公室,看有没有可能和总理见个面。”

最近一段时间,这位一尊丧心病狂,掌握了特勤局大权,借着疫情爆发理由,武力胁迫已经退休的政治元老们不准出门,不准探访。

“好的,我去办。”小黄严肃说道,心里知道可能性为零,总理那边也在避嫌,需要找到一个合理借口。

黄秘书还是通过隐秘渠道和总理办公室的李祕书联系上了,两人在京城外的一个宾馆见面。

“李祕书,怎么现在见面像是地下党一样啊!”黄秘书调侃语气说道。

“哈哈!还真是啊,老总理身体怎样?”李祕书也是一个训练有素、精干的人。

“还好,就是国事蜩螗,老先生心里不静啊!”黄秘书叹口气说道。

“嗯!不仅仅是老先生,每个人都一样。”李祕书不掩饰地附和道。

“最近南粤、京城一系列事件,您怎么看?”黄秘书显然想知道的是李祕书老板的想法。

“这个确实蹊跷啊,至今国安、公安系统都没有查到线索。”李祕书好像所知不多。

“我从总参一个故旧那里得到消息,是一位叫吴伟光的前国安系统的人策划、组织的,而且得到美国的全力帮助。”黄秘书坦率地说道。

“哦?这位吴伟光的能力还真强,在内地封锁、保安如此严密的地方,还搞得风生水起。”李祕书感叹道。

“嗯!不过你仔细分析,还是可以看出是有内线配合,否则国安、公安系统调集所有精兵强将,至今还没抓住线索。”黄秘书有意把话题转向内线问题。

“嗯!这个很有意思,老板也感到迷惑,这些内线怎么出现的,而且行事如此狠辣、精准。”

“他的意思呢?”黄秘书问道。

“静观待变。”李祕书一字一字吐出四个字。

“嗯!老总理希望和总理见一面。”黄秘书把自己来意说出。

“嗯!总理也有此意,但要找机会,不能让这位一尊产生想法。”李祕书轻声说道。

“好的!这风雨欲来风满楼,大戏开场了。”黄秘书不由地感叹。

“哈哈!是需要一场风雨,把这压抑的空气吹一吹了。”李祕书露出一丝欣慰笑容。

许一此刻却头疼不已,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联系吴伟光之后,通过隐秘通讯方式和吴伟光通话。

“伟光,看来对付这个王红,我们过去的方式不灵。”许一忧虑说道。

“哈哈!什么事还可以难倒老师您啊!”吴伟光轻松说道。

“严肃点!”被自己学生取笑,许一有点撑不住了。

“好的,不一定要按照常规做法啊。”吴伟光正色说道。

“你的意思,非常规做法?”许一狐疑问道。

“嗯!这是个大目标,必须清除,所以暴力点无所谓。”吴伟光目光露出狠辣。

“不过这就暴露了我们好不容易培养的内线了。”许一不情愿地说道。

“拿下这个目标,李参谋撤出来。”吴伟光果决说道。

“嗯!只能如此了。”许一无奈点头。

“还有军队、武警内的铁杆,现在也可以筹划解决了。能拉拢的就拉拢,不能拉拢的就清除。”吴伟光明确指示道。

许一内心波涛不已,自己这个学生成熟了,也果决了,完全不是过去的白面书生。

“好的,这也是我的想法。”许一附和道。

在一个隐秘山庄,当许一把计划和盘托出,李参谋还是惊愕地半天没有言语。

从自己的上司被刺杀,以及和江家的内线联系,李参谋就知道自己上了贼船,但也无法下来了,儿子在人家手里。

而且从许副部长胸有成竹的策划里,看出许副部长也是有大背景的人,说不定还碰上了好运呢!现在得知是美国背景,而且目标就是当今的一尊。

李参谋思量一会儿说道:“许副部长,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许一欣赏地点点头说道:“最近找个借口,安排你的家属离开,包括老家的人,我安排他们出国。”

“好的!”李参谋明白地点点头。

一个星期内,李参谋安排妻子回老家了,然后在许一安排下和父母一块出国了。

这一天,从江家通讯中心的内线得到消息,这位局长又要搞一次突击检查,目标是李参谋的这个团。

这位王局长上任以来,工作还是兢兢业业的。视察下属单位从不走过场,都是事先不通知,暗地带队突击检查。

李参谋当天深夜安排一辆军车进入营房,以排查通讯线路为名,在营区的的入口、前后五十米范围内,挖坑埋设光缆,下半夜才离去。

第二天一早,李参谋安排营区内大部分人员下到各个防卫岗位加强防守,营区内只剩下一百多名特勤人员留守。

李参谋带着自己两个亲信,驾车来到营区对面一个半山公路上,那里已经有两辆奔驰牌军车等待他。

和昨晚在营区内作业一晚上的五位军人打招呼后,便下车走到一丛树林旁,拿着高倍望远镜望着营区入口,等待着王局长的突击视察。

作者:戟枫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毛泽东的眼里人民算什么?只是一堆肉,喊万岁的工具,是他夺江山的筹码。他为夺政权,驱赶人民上战场为人海战垫枪眼。
  • 大家很快明白了唐浩年的打算,以民意对抗对方强大的武力,裹挟国际社会的支持,让对方使用武力投鼠忌器。
  • 过去民间遭到抢劫,百姓还可向官府报案告状,政府要派军警捕捉定罪,但这帮子穿着制服拿着共产党发的令箭、不须开花脸的强盗,可以用各种名义大规模公开行抢,但人民无法告状。
  • 上海各界开始发起联署,支持新成立的联邦共和国,显然背后势力想以民意支持胁迫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让步,但也有不同的声音,希望举行公投以决定上海、浙江是否独立。
  • 现在这些原共产党头目越俎代庖,抢先占据制高点,成立所谓沪浙联邦共和国,就是想继续他们的统治。
  • 看了《孙中山文集》,深为他博大的远见所慑服。而纵观《毛选》,尽是歇斯底里的嚎叫。
  • 时至今日,每个人都从不同管道了解京城发生的事情,所以对未来充满迷茫
  • 事败后,印尼人民恨透毛共,但他们把仇恨发泄在无辜可怜的华侨身上,因此千千万万华侨被害、被驱赶,商店被抢、被烧。
  • 毕竟何金元不同于何光,他是军事干部,就是未来军队改变,在军队也有一席之地;而何光作为政工干部,只能退役,另寻出路。所以两人的心态、想法不一致的。
  • 各个省市的武警部队也是隐患,他们大多和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地方政府维稳的打手,如何解决他们也是一个费思量的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