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曝孙力军团伙五“虎”勾连内幕 留疑点

人气 14870

【大纪元2022年01月16日讯】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案被官方定性为搞“政治团伙”,官方昨(15日)播专题片首度起底政法五“虎”勾连内幕,但当中仍留有疑点和悬念。

中共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15日晚8时05分在央视播出。已落马一年的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的“政治团伙”诸多细节曝光。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孙力军“小圈子”里的成员有:龚道安,曾任公安部技术侦察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曾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立科,曾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江苏省副省长、省公安厅长,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新云,曾任公安部网路安全保卫局局长,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

加上孙力军本人,形成政法五“虎”。

片中又指控孙力军、王立科收受财物达数亿元,其他人也有几千万到一亿多元人民币。

孙力军早期敛财细节

孙力军13日被起诉时,他首次被披露敛财始于上海。

据中共检方起诉指控:孙力军利用担任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副处长,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综合业务处处长,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在昨晚的专题片中,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表示,孙力军大学毕业之后,一开始跟着几个温州商人倒卖钢材,后来他父亲找关系,将他安排到卫生部门工作。但片中没提当时找的靠山是谁。

2001年,孙力军就和医药老板合作,由孙力军负责介绍政府、医院关系,老板负责出资和公司运营,约定利益三七分成。当孙力军到公安部任职后,继续利用权力和地位影响为该公司办事,并进行权钱交易,收受巨额财物。

专题片称,2008年,孙力军调到北京工作后,利用职权为多名商人做生意提供帮助,商人则为他送上巨额贿赂。孙力军被查获大量赃款赃物,包括巨额现金、名贵手表、金银珠宝、年份茅台、高档手机、名贵普洱茶等各种财物。

孙力军与龚道安

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称,到公安部之后,孙力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目的,安插亲信,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他与团伙成员的交往完全建立在权权、权钱、权色交易的基础上。

2010年,在全国地市公安局长培训班上,孙力军看好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主动拉拢示好,帮龚道安提任为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之后又陆续提任技侦局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

对龚道安,孙力军大把花钱收买人心。他从受贿所得中拿出大笔资金,为龚道安解决孩子住房、安排亲属工作等,还给龚道安下属团队发“奖金”。

顾桧说,龚道安由此对孙力军感恩戴德,言听计从。

孙力军与王立科

在对待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时,孙力军是大肆收钱。

专题片披露,王立科最初在房管所工作,父亲找关系将他送进警察队伍,又继续拉关系帮助他得到提拔。王立科从基层公安到派出所副所长、县公安局副局长、再到北宁市公安局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背后都有父亲活动的影子。

王立科到了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位子上,父亲的人脉也基本到头。王立科一边利用权力帮多名老板办事,收受巨额贿赂,再用受贿所得继续行贿拉关系。他先是靠攀附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被提拔为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2008年下半年,时任公安部担任办公厅副主任的孙力军到辽宁考察,两人搭上关系。

2011年,王立科在孙力军到辽宁出差期间,首次送上一张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孙力军毫不推辞就收下了。此后,王立科多次专程到北京等地“看望”孙力军,送上银行卡、美元、公司股份。

孙力军说,“他(王立科)每年大概四五次来北京,每次都给我30万美金,放在一个小的海鲜盒里面。他每次来就说,我给你送点‘小海鲜’,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王立科历年送给孙力军的“小海鲜”,到案发时累计折合人民币九千多万元,而据孙力军称,“王立科去了江苏当副省长、公安厅长,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一路我都提供了帮助。我把他当作自己人。”

据官媒报导,孙力军案由中共国家监察委、长春市公安局联手查办,再经最高检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长春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长春市检察院向长春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整个流程与王立科一样。

孙力军与邓恢林

龚道安不仅自己为孙力军效命,还帮孙力军经营充实“小圈子”,向孙力军推荐时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孙力军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

2020年6月14日落马的前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2021年1月22日被逮捕,移送起诉,罪名是受贿。但1月4日官方对其通报“双开”的罪名,除了贪污受贿、大搞权色交易,还有“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以及“热衷政治投机,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等等。官方照例没有说明邓恢林所涉的具体“违法违纪”行为。

大陆搜狐和网易网2021年9月14日曾刊发题为“铁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中纪委牵头召开的、以江苏省公安厅原刑警总队长罗文进为首的江苏“司法黑帮”有关问题通报会的内容。当中指罗文进和邓恢林(原重庆公安局长)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

对前述文章中的“国家主要领导人”,不少分析者认为,应该就是指习近平。但官方随后封杀了该文,也没有回应外界的猜测。

孙力军与刘新云

2014年,孙力军又物色到另一个“自己人”刘新云。刘新云原来是济南市公安局局长,一次公安部在山东有会议,刘新云负责安保,晚上主动到孙力军住所自我介绍,拉近关系。

经孙力军运作,2014年12月,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他一到北京,孙力军就安排饭局,和其他“小圈子”成员给他接风。

专题片透露,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路舆情;龚道安也同样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他们违规提供给孙力军的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2018年1月刘新云任山西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2021年4月9日落马。刘新云被官方指控搞团团伙伙,热衷政治投机,收受巨额财物,滥权妄为等等。

《中国新闻周刊》报导,公安部门曾在内部通报称,刘新云滥用技侦手段。“滥用技侦手段主要是指他在山西时,监控监听省委、省政府领导。”

孙力军图谋更高职位 证实大纪元报导

专题片称,2018年,孙力军坐上了公安部副部长位置,他自恃是公安部最年轻的党委委员、副部长,有他人不具备的政治潜力和优势,野心更加膨胀,大搞腐败,图谋更高的领导岗位。

中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顾桧称,孙力军政治野心膨胀,谋求自己所谓更大发展,他为自己制订了一个“十五年规划”,争取要五年上一个台阶,并且在商人朋友之间吹嘘。他一边享受着吹捧,一边下定决心钻营,还经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员进行封官许愿。

去年9月孙力军曾被通报“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旅澳学者袁红冰早前对大纪元表示,孙力军主要的问题就是他和习近平的亲信、现在已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党委书记的王小洪,争夺公安部的大权。

“特别是在孟宏伟倒台以后,他(孙力军)觉得在公安部他的资格最老”,袁红冰说,哪知道人家习近平要用王小洪,“孙力军已经调到公安部当那一局局长的时候,王小洪还是福建一个基层的小警官。”

孙力军与傅政华案相关联

专题片还提到,目前,对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中央已决定对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等人立案审查调查。

2021年10月1日公安部召开有关孙力军案的会议时,曾点名提到傅政华。10月2日,傅政华落马。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曾对大纪元表示,从官方对孙力军和傅政华捆绑一起进行处置看,两案是有关联的。当局为了稳妥采取了逐步削弱傅政华权力,用两年时间逐渐把他边缘化,剥离他的团伙势力。直到他被调到政协去完全担任一个闲职以后,才开始正式对他进行调查。

中纪委国家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孙东升在专题片中说,孙力军案件是一个典型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案件。

习近平去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就接连说:“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反腐要“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要“严肃查处对党不忠诚、阳奉阴违的两面人”。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政法系统向来帮助中共维持政权、迫害人民,如今成为习近平的心腹大患。政法高官有权、有枪,基本上都涉贪腐,他们还与商人有勾连,有利益输送。他们的更大靠山就是中共权贵家族,那是反习的经济和政治基础。”

“习之所以清洗官商勾结,目的之一就是要破除对自己权力的威胁。”李林一说,“之所以现在政法系被清洗得如此厉害,原因也在于习一直不放心政法系对自己的忠诚度。”

孙力军靠谁助力组建圈子?

据专题片,孙力军帮助龚道安被提任为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帮助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帮助王立科去了江苏当副省长、公安厅长,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孙力军之上的靠山引人关注。

2022年首日,中共喉舌党刊《求是》就发表习近平一篇讲话,称要严查“党内政治团伙”。

唐靖远说,孙力军这样的案子牵连的肯定是不止傅政华这个级别的,会涉及到更高层。

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孙力军、龚道安、邓恢林等人,他们都有共同的老主子,就是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建柱历来被视为江派重要大员。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撰文认为,孙力军之所以能成为公安部当时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有其鲜明的“上海帮”背景。从孙的上位过程看,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着他前进,而且有着明确的规划。这表明习对公安部的掌控有限,且习当时对孙力军是信任的,直到后来自己的亲信王小洪进入公安部。

王赫认为,处理孙力军,绝不只是王小洪与孙力军两人之间的矛盾,而是两人背后的势力之间的较量。习近平拿下孙力军,就是一举粉粹了“上海帮”的人事布局。中共二十大习欲完全掌控政局,反习派也不会坐以待毙,中共的内斗只会加剧。

责任编辑:宁海钟 #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孙力军再遭点名 公安部将大清洗?
孙力军、周江勇等落马后现身反腐专题片
孙力军被起诉 涉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枪等罪
【横河观点】孙力军遭三项指控 真实罪行是什么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党官泄“习李斗” 基层官员陷两难
【探索时分】乌俄战殃及台湾 美不卖M109A6了?
【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增三副司长犹如党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