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哺乳期被逼抗疫 医生诉苦无门

人气 1288

【大纪元2022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高邈采访报导)辽宁沈阳市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防疫人员表示,从疫情开始,产后6个月的她就被派到抗疫前线,连她术后请假,也被领导说成“临阵脱逃”,近日她又被强制派到宾馆进行防疫工作,幼儿无人照顾,她投诉无门,提出辞职。

中共极端的“清零”防疫政策,不禁让许多被隔离的民众不满,参与前线防疫的工作人员也是有苦无处诉。

产后6个月就被派到抗疫前线

1月16日,沈阳大东区津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位参加防疫的中医大夫于明珠(化名)向大纪元表示,她从2020年生完二胎、刚休完6个月的产假,就被领导派到抗疫前线,到高速路口、汽车站,火车站等地方给人测体温。之后,她就一直在抗疫前线辗转。

她说,最初站高速路口,露天工作,天很冷,即使贴上脚贴、暖贴也无济于事。而且因身穿隔离服很不方便,也不敢多喝一口水。

而对于她这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妈妈来说,更难的是工作地点男的女的都在一起,她无处挤奶,一直到晚上十点下班之前,都不能回家,她的奶水因为涨奶,后来变得越来越少,最后在孩子还不到八个月时,就不得不给孩子断奶了。

孩子无人照顾 向领导请假难上加难

于明珠说,2021年开春之后,她又被安排给返乡隔离的人员进行健康监测,上门贴隔离封条等,如果“疾控没有人来,我们还得扛着包上门做核酸检测”。到了2021年5、6月份,除了出门诊,参加卫生局搞的建党活动等,周六周日还得值班打疫苗,没有休息日。

她说:“私企一般节日头三天加班都按工资三倍给加班费,而我们除了打疫苗,没有其它津贴。而且只给换休一天,这已是领导很给面子了,因为在他看来都不应该休的。”

从2021年的下半年开始,于明珠又被领导频繁的督促去宾馆做隔离工作。“我家有两个孩子,一个三岁半,一个两岁半,周末没人带,希望领导能照顾一下,周末让她休息一天带孩子,领导开始也不同意。”

“如果不去,领导就会说你玩忽职守、拒绝抗疫,各种政治性帽子就全来了。”她说。

手术后身体虚弱 请假被领导指“临阵脱逃”

去年6月份左右,于明珠腿肿,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结果发现我胆上面长了一个东西。我就忍痛三个月,一直到10月份才决定去住院。并在住院的前一天,把该上的防疫的班都上完,安排妥当了,才去做的手术,摘除了胆囊。”她说。

但由于之前生两个孩子时都是剖腹产,手术完后,于明珠的身体很虚弱,在医院住了不到一周,回家后即使吃东西非常小心也很容易腹泻,油稍微大一点,或者肉吃得不太消化,都会半夜起来拉三四次。她说,“就这种情况,我按照医院给开的手续请假,领导都不理解,还说‘养不了,还生两个’。我听了很伤心。”

尽管后来领导同意她休假了,但不到两个月,领导又反过来“跟我说,我对‘你休这么长时间的这个诊断书有疑义,他要去调查一下’,我当时听了都觉得很奇怪”。

她说:“现在当个医生,特别难。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六月份他(领导)第一次发短信就说,要把我送到市纪委去,说我违反了疫情防控,临阵脱逃,要找局长开除我。另一次在门诊工作时,他让我去辅佐我们一个副院长写一些材料。

于明珠是中医大学毕业,学的是把脉看病、开汤药、针灸、拔罐等,她说,来了之后,他(领导)就只是让我去给人家讲中医的课。但从2021年开始他就不让我干本行了,却还让我继续写,并说随便找一个题材写一下就完事儿了。“令我接受不了。”

领导冷血 万般无奈请辞

于明珠的母亲从她生第一胎开始,就一直帮她带孩子,已经四年。之前,老人因疑是心梗,住了一段时间院,元旦前才出院。11月份,于明珠的爸爸爸又查出两个肺上面长了四个八毫米的东西,还有一个磨玻璃影。大夫建议去专家门诊,做CT。

此外,于明珠的女儿因皮肤病,抓伤自己,她每晚需要看着女儿,否则孩子就上手挠,直到挠破为止。老人因心脏病,晚上不能熬夜。丈夫如果请假半个月,就相当于提出离职。所以,“只能我向领导请假。结果,领导告诉我,‘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他甚至跟我说,你可以给你的同事点钱跟你换班。”

于明珠一个月挣三千块钱。两个孩子托费3,200块。“托费我都交不起,我自己都很捉襟见肘了,他还让我自己出钱换班。” 和同事提出换班,人家马上就回绝没空。“我也不愿开口,就将孩子直接带到工作的宾馆自己照看。”

“结果一把手领导打电话说我‘想让津桥中心上电视吗,觉得津桥中心还不够出名吗’,然后让我必须把孩子送走。二把手领导则说我‘带孩子进来,违规了’,我也不知道我违了啥规,我也知道危险,但有困难不让提,就只能自己解决啊。

然后,“我求她让孩子待一两天,等明天我爸那边明确没大事儿了,我再联系家人去单位领孩子,也没得商量。”

她说,现在家里的事都赶一起了,又没有人能帮忙,得不到任何理解和帮助。“我打算辞职,这个编制我也不要了。我从2021年的6月份开始,就发现这个工作跟我要做的基层中医卫生员工作相差很远,不能满足我的理想。

“我希望能发挥中医的作用,中医看病非常简单、廉价,可能几味药就能把一个感冒治好了。我觉得我应该找一个能发挥自己能力的地方解救百姓的疾苦,因为真的有很多人看不上病。

于明珠深有感触,虽然自己是医生,也当过患者,做手术时,花了七千多块。那是她两个半月的工资,如不是医保,她得花将近21,000块。“里边有很多都是不能报,我真的觉得太无语了,但是你还不能不做。”

于明珠和工作单位的合同一月份已到期,但她没有续签,已提出辞职。

“我不想再把孩子全丢给父母管。”她说。

就此,大纪元记者拨打社区电话和卫生服务中心电话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天津变种病毒或扩散 全国排查
【一线采访】民众:多地防疫搞摆拍 太恶劣
【一线采访】上海多地封控 市民质疑官方数据
【一线采访】北京上海现Omicron 防控拉警报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布林肯暗藏机锋 李克强大会不寻常
【十字路口】经济造假无极限 李克强也抓狂
【财商天下】中国经济要崩 十万官员大救火
【秦鹏直播】王岐山韩国行 对美递橄榄枝失灵?
【拍案惊奇】南海惊魂 传导弹差点撞上国际航班
【方菲访谈】韩美联盟 对抗中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