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郑州水灾调查的权斗与妥协

人气 13250

【大纪元2022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中共国务院日前公布河南郑州暴雨调查报告后,被指为习家军的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旋即遭免职。调查报告罕见地揭示地方瞒报,并且就算李克强到了当地,也继续瞒报。专家指习家军目无李克强。不过也有观点指李克强调查也有妥协,没大幅增加死亡人数,给习家军留了脸面。

据中共国务院调查报告称,去年7月20日暴雨后,郑州市因暴雨灾害死亡失踪380人,郑州官方瞒报死亡失踪人数多达139人,直到“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要求才上报。甚至8月18日至19日“中央领导同志”考察河南,郑州市已掌握新增因灾死亡12人,但仍不如实报告。调查报告显示,“中央领导同志”就是中共总理李克强

报告并列出郑州各级瞒报的人数细节。

不少网民仍质疑中共官方最新公布的河南水灾死亡人数,同时官方还隐去了常庄水库泄洪的质疑点,定性为“自然灾害”。

尽管如此,观察人士认为,目前中共官方的做法已不寻常,显然与内斗的结果有关,被问责的地方最高官员徐立毅,以及李克强与习家军的关系成为关注焦点。

唐靖远:水灾调查涉内斗 李克强不被放在眼内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分析说,中共国务院的郑州水灾调查报告,在过年与冬奥会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抛出,罕见地确认郑州市各级政府严重的瞒报死亡人数;同时认定地铁5号线以及京广路隧道的水灾都是属于人祸。调查报告迅速引发大众愤怒,把中宣部要求营造过年的喜庆气氛来为二十大造势的计划几乎都毁了。另外这份报告反映郑州官场社会管理、灾害应急处置等能力非常低下,还出现了严重的渎职,其实等于就打破了习近平要利用奥运会来宣传所谓的大国崛起、体制优越性的筹划。

唐靖远说:“从这两方面看,国务院的举动明显是不太符合中共官场过去报喜不报忧的惯例,中共一贯对重大的人祸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少人被追责。这次肯定是包含有高层内斗的因素,是某一势力利用严重的灾害事故和人祸来打击政治对手。”

唐靖远说,中共国务院的调查报告高调罗列地方官员的重大的错误,一方面是撇清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以此作为证据来处罚官员,而这和官场内斗有关,因为徐立毅是习近平派系的后起之秀,他的仕途本来直接涉及到二十大的人事布局,一般性的工作失误并不能轻易撼动他。

唐靖远还特别提到,调查报告罕见地指明郑州市委是多次受到催促以后才开始上报灾情。“这并不是说郑州市委需要时间来造假,主要是因为徐立毅他依仗着自己派系的势力,也就是习家军的势力,并没有把李克强放在眼里。”

李恒青:事件影响二十大卡位战

郑州“7‧20”暴雨酿严重伤亡后,李克强控制的中共国务院去年8月2日宣布成立调查组,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展开究责。李克强去年8月18日至19日赴河南勘灾,在考察郑州地铁5号线隧道受灾现场时就提到究责问题。当时外界就认为,作为习家军重要组成的“之江新军”一员、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恐将首当其冲。

华裔经济学家李恒青对大纪元说,徐立毅就是“之江新军”成员,他在五年之中被七次提拔,一直到郑州的市委书记、河南省省委常委。据说他应该在二十大上就要进入中央委员会。这次被免职,一个是渎职的问题,另一个是因为他有瞒报的做法。但调查拖了半年,说明水很深,阻力很大。

他说,这次是习近平的一个大的挫败,他的一员大将出了问题。

李恒青认为,这次调查报告出炉,还是对抗的结果。现在是中共二十大卡位的关键时间,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成为二十大代表,然后有多少人能够进入到主席团,有多少人最后能够进入到二十大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这个序列,现在在抢位置了。习阵营如果出了错,就有很多人没有办法卡那个位置。

李恒青认为这还不是习家军自己的问题,中共各派都这样,“中共没有哪一个阵营、哪一个派别会自己纠错,有错只会隐瞒。”

蔡慎坤:李克强其实给之江新军留了脸面

大陆作家、独立时评人蔡慎坤对大纪元表示,“按说发生在半年前的郑州特大灾难,应该由中纪委领衔国务院牵头成立调查组,没想到最终只是由应急管理部出面调查,我当时对这个部门的调查不抱期望,鉴于河南省委和郑州市委主要领导都来自浙江,这种调查不过是走走过场,不会有什么结果。但结果调查组却意外最终拿出了让国人能够接受的定论:是天灾,更是人祸!”

不过,蔡慎坤认为,在死亡数字方面,针对外界强烈关注的郑州地铁、隧道淹水事件,官方一口咬定:郑州地铁5号线14人遇难,京广路隧道6人遇难。这两个最受外界广泛质疑的数字依然没有变化。

对于习阵营在郑州水灾中权斗落败的观点,蔡慎坤则不这样认为。

他说:“或许是因为影响太恶劣,当局不得已让郑州市委书记下台,但对于李克强来说,没有人事权也就没有话语权,应急管理部调查也只是和河南省委协商妥协,并没有大幅增加死亡人数,这其实给所谓的之江新军留了脸面。”

习家军“丢卒保车”?

时评人士郝平早前在大纪元发文表示,2021年“7‧20”郑州特大洪水,灾难突发时,中共河南、郑州官方从上到下不作为,反应迟缓,造成5号地铁和京广隧道大水倒灌,死伤无数。更受外界谴责的是,中共高层事发时,竟无一人赶赴现场,习近平当时正在去西藏考察,灾难发生后,并没有折返,李克强9天后才在视频会议上发声追责。这都令人怀疑。

文章指出,不止徐立毅,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也是习近平在浙江的旧部,外界一直推测楼阳生可能是习二十大权力阵营布局中的重要一员。

文章认为,国务院调查报告在问责郑州市在“中央领导同志考察河南期间”违规隐瞒死亡人数的同时,还撇开了河南省委的责任,称“郑州市连续4天未通过报灾系统上报因灾死亡失踪人数,截至7月29日仅上报97人。直到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要求,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7月29日、8月1日两次发出紧急通知后才统计上报。”

从通报的文字痕迹中,外界可以解读到,抛出徐立毅,保楼阳生无事,应该是习派和反习派激烈斗争的结果。

习家军最近频遇麻烦

除了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另一名被视为“之江新军”新星的官员,浙江省原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去年已落马。近日中共中纪委播出的反腐专题片中,周江勇现身其中。

多家媒体报导显示,周氏兄弟疑深卷马云系资本纠葛。而马云被传是江泽民家族的白手套。

时评人士郝平文章认为,习近平对浙江本土成长起来的周江勇下手,大有清理门户之意味。

不但如此,1月20日,两年前在西安市委书记任上北上黑龙江的王永康,突然被免去黑龙江副省长一职。

王永康出生于1963年11月,曾任中国兵器工业五二研究所宁波分所副所长,2001年脱离军工系彻底转入浙江政坛,先后主政过余姚市、丽水市。2016年,王永康由丽水市委书记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跻身副部级,时年53岁。同年年底,王永康首次跨省任职,主政副省级城市、陕西省会西安,俨然成为之江系新星。

王永康此番被免职原因不明。

李恒青认为,中共二十大前挺习和反习势力实际上在紧锣密鼓博弈,习近平的亲信陈敏尔最近也遇到事情。

重庆市武隆区凤山街道办事处食堂1月7日发生大爆炸,造成16人死亡、10人受伤。事故发生后,中共国务院安委会罕见地迅速介入挂牌督办。

官方消息显示,食堂占地面积仅约70平方米,但事故发生后,重庆消防方面派出3个救援队260人、50辆车进行救援。中共国务院应急管理部派出60人、20台起重挖掘设备增援。

李恒青说,“那个狭小(70平方米)的地方,根本这些车都放不下,没办法展开作业面。为什么要这么多人去呢?一种可能是因为陈敏尔是习近平的可能的接班人,大家都想去争宠,另一个原因是应急管理部派车去实际上是去监工、了解情况,里面实际上涉及一个博弈。”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徐立毅被立案审查 被免郑州市委书记职务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钟原:郑州7·20水灾事故调查曝露的真相
郑州洪灾罪不及省级 被指典型中共背锅文化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布林肯暗藏机锋 李克强大会不寻常
【财商天下】中国经济要崩 十万官员大救火
【秦鹏直播】王岐山韩国行 对美递橄榄枝失灵?
【拍案惊奇】南海惊魂 传导弹差点撞上国际航班
【探索时分】乌俄战殃及台湾 美不卖M109A6了?
【方菲访谈】韩美联盟 对抗中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