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法院进入新开庭期 四大案件倍受关注

人气 1028

【大纪元2022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馨综合报导)美国最高法院周一(10月3日)进入新的开庭期,继上个开庭期一系列裁决引发风波后,预计最高法院意识形态右转的趋势仍将延续。

美国最高法院在上个开庭期影响最大的一项决定是推翻了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裁决,从而打破了美国近50年来堕胎合法化先例,改变了在女性生殖问题上的社会格局,当然也引发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政治风暴,甚至导致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并促使国会通过立法将安全保护扩大到大法官家人。

此外,最高法院还在“西弗吉尼亚州诉环保局案”(West Virginia v. EPA)中限制行政机构的权力,并因一些选举案件而涉入了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对自由派来说,他们最担心的是最高法院右转的问题。目前在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之比为6:3。不过,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近年来在一系列投票中都支持了自由派,他与前总统川普(特朗普)所提名任命的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及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某些法律领域已经成为中间派,因此人们也将目光普遍集中在了这三位保守派大法官身上。

目前,最高法院周边为应对堕胎权抗议者而设置的安全围栏已经拆除,公众也将能够亲自参加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罗伯茨上个月还在科罗拉多州举行的一次法官和律师会议上表示,“我认为越正常越好”,同时驳斥了批评者对最高法院工作合法性的质疑。

他说,说明法律是什么是法院的工作,“这个角色不会因为人们不同意这个意见或那个意见而改变”,毕竟,“你不希望政治部门告诉你法律是什么,你也不希望公众意见成为什么是适当决定的指南”。

以下是最高法院即将审理的四个最受关注的案件:

投票权法案

周二,最高法院听取了对“梅里尔诉米利根案”(Merrill v. Milligan)的辩论,此案对具有历史意义的1965年《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第2条提出了挑战,该条禁止基于种族的歧视性投票规则。

法院审查了下级法院的意见,该意见认为,阿拉巴马州的国会地图可能因违反了《投票权法案》而无效。该州有七个国会选区,虽然黑人选民占符合该州投票年龄人口的27%,但只有一个黑人占多数的选区。

下级法院下令划出另一个黑人占多数的选区,而这将使民主党能够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获得又一个美国众议院席位。

阿拉巴马州随后诉诸最高法院,要求大法官们搁置这一裁决。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同意了这一请求。

但是,当最高法院在今年2月冻结下级法院裁决并表示在法律程序进行期间可以使用有关地图时,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持反对意见。他说,下级法院“恰当地应用了现有法律”,没有错误需要立即纠正,并同意最高法院应受理此案。

阿拉巴马州总检察长史蒂夫‧马歇尔(Steve Marshall)在申诉状中告诉法院,2021年,该州颁布新地图时,“基本上遵循了现有的区线”,对“过去十年中人口的微小变化进行了种族中立的调整”,而下级法院的要求让该州必须“在重新划分选区时总是优先考虑种族”,并“有意识地按照肤色对阿拉巴马人进行分类”。

周二上午,在持续了两个小时的激烈的法庭辩论中,最高法院三名自由派大法官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和凯坦吉‧布朗‧杰克逊(Ketanji Brown Jackson)严厉质疑阿拉巴马州根据2020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进行的选区划分。

索托马约尔问阿拉巴马州副检察长埃德蒙‧拉库尔(Edmund LaCour),为什么共和党绘制的地图在众议院选区中分割了主要的黑人社区,而没有分割主要的白人社区。

拉库尔表示,阿拉巴马州立法机关绘制这张选举地图采用的是“合法的种族中立方式”。

“本州基本上保留了现有的选区,并做出了必要的改变,以均衡人口。但这对原告来说还不够好。”拉库尔表示,并说原告对《投票权法案》第2条的理解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认为该条款要求阿拉巴马州要用一个以种族划分的不公正的计划来取代立法机构所确定的地图。

阿拉巴马州认为,划出第二个选区以给黑人选民更好的机会选举他们喜欢的候选人,这本身就是种族歧视,因为这有利于他们,却牺牲了其他选民的利益。如果《投票权法案》要求该州以这种方式考虑种族问题,该法规将违反《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所保障的法律平等保护。

预计最高法院将在明年6月底对本案做出裁决。

大学招生中的平权行动

大学招生中的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也涉及种族问题。最高法院正在受理此类案件,即高等教育机构在招生时是否可以把种族作为一个因素来考虑。

最高法院将分别审理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招生纠纷。

这两案的挑战者是一群亚裔美国学生,其背后支持者“学生争取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组织希望,最高法院能够推翻2003年的“格拉特尔诉博林杰案”(Grutter v. Bollinger),因为法院在对该案的裁决中认为,学校可以考虑将种族作为一个招生因素,以追求学生群体的多样性。

该组织的律师威廉‧康索沃伊(William Consovoy)认为,这两所大学都给予了非裔和拉美裔美国人巨大的种族优惠,并指控哈佛大学“利用种族反对亚裔美国人”。

这两起案件将于10月31日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面前进行辩论。

选举法

大法官们将审理一起选举法案件,在如何绘制投票地图和进行联邦选举方面,该案件可能会赋予各州立法机构广泛的新权力。

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议员正在对该州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提起上诉,该裁决认为共和党绘制的新投票地图是党派性的、非法的。但这些共和党议员们认定,宪法的选举规定将控制联邦选举的权力赋予了州立法机构,不应受州法院的审查。

然而,代表全美所有50个州首席法律官的全国首席法官会议(Conference of Chief Justices, CCJ)提交了一份反对北卡罗来纳州大部分论点的意见书,称根据美国宪法,州法官有权审查州选举法。

这一案件称为“摩尔诉哈珀案”(Moore v. Harper),最高法院目前还没有为该案安排辩论。

同性婚姻问题

最高法院待审的另一案件是该法院在2018年判决的一个案件的后续案件。

2018年的案件是由一名面包师拒绝做蛋糕庆祝同性婚姻引起的。最高法院作出了有利于面包师的裁决,但该裁决是专门针对这一特定案件的事实而作出的,大法官们将有关企业是否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拒绝向同性婚姻者提供服务的决定留待以后再说。

现在,科罗拉多州经营一家创意公司的平面设计师洛丽‧史密斯(Lorie Smith)试图拓展自己的业务,为婚礼设计网站。出于宗教信仰的原因,她拒绝与同性婚姻者合作,但这与该州的反歧视法发生了冲突。该法律规定,当商业实体向公众提供产品或服务时,不得基于种族、宗教、国籍或性别方面的歧视而拒绝顾客。

大法官们同意考虑,科罗拉多州的州法律是否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条款。

最高法院尚未就该案的辩论进行安排。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最高法院几大判决 标志美国向传统回归
谢田:美国最高法院正本清源 任重道远
【名家专栏】美最高法院裁决的五大案
【新闻大家谈】逆流而上 美最高法院翻案大潮
最热视频
【环球直击】中共大规模建方舱 江泽民死留血债
【中国禁闻】江泽民绰号大盘点 丑闻笑话一篓筐
【全球新闻】方舱利益链曝光 各界声讨江泽民罪行不绝
【晚间新闻】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车被挡 五人罹难
【财商天下】核酸检测真相 越挖越惊人
【新闻大家谈】防共谍 台反情报系统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