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美国最高法院正本清源 任重道远

人气 1419

【大纪元2022年07月08日讯】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的工作时间,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实际上是跟美国学术界的工作日历颇有些类似的。在美国的大学里,采用学期制(semester)的学校,一学年春秋两个学期加暑期,一般是从8、9月开始秋季学期,然后是1—5月的春季学期,夏天暑期是剩下的三个月(6—8月)。教授们每年的工作时间,一共是九个月。采用学季制(quarters)的学校,是每年四个学季,按春夏秋冬,每年是三个学季加暑期,也是一共九个月。

美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工作日是法律规定的,从每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开始,直到6月底或7月初,中间也有近三个月的休会(Recess)。美国大学的教授们在夏天的暑期,有些会教暑期课,也有的会旅行、休假、充电、学习,或做研究。美国的大法官们在他们的“假日”里,不辩论审案,但也不会休假,而是要写判案文件、决定下一季要讨论的案子、为下一季辩论的案件进行大量的阅读。

2022年美国最高法院的工作时段,其实是从2021年10月4日开始的,到2022年6月27日是最后一天的非辩论期。如果人们去看大法官们上一年度的工作时间表,从10月到6月,会发现他们每个月法庭辩论(argument days)的日子是三天到八天不等。每个月还有一到四天的非辩论时间(non-argument sessions),加上许多2—5天的会议时间(conference days)。看看他们的法庭辩论记录,就可以看到他们辛苦的工作。这些记录都是公开的,在最高法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从1960年代起一直到今天的文字记录,还可以看到从1955年开始迄今的法庭辩论录音记录,真可谓琳琅满目、汗牛充栋。

美国最高法院今年(2021—2022季)的成就,注定会在美国历史上留下厚重的、浓浓的一笔。最后一周最高法院裁定了七个案子,大多意义非凡。这些案子包括在缅因州案件中支持学校的选择权;支持制定加强选举诚信的法律;公立学校允许个人祷告,高中橄榄球教练祈祷被解雇案被推翻;裁定纽约禁止户外隐蔽持枪法违宪;裁定美国环保署无权制定扼杀煤炭产业的计划;以及最轰动的一案,推翻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交由各州立法者来决定是否允许堕胎。

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是非和裁决的意义,坊间已经有许许多多的讨论,这里不再赘述。但美国最高法院的这次裁决,可以说是正本清源,满血回归,为自己洗刷了一个枉戴了近半个世纪的罪名。因为当年的错误裁决,最高法做出了本来不应该是他们去做的事情,越俎代庖,替各州政府作出了本来是州政府一级该制订的法律,因为堕胎权根本不是美国宪法里规定的权利,也不属于联邦政府的权力,而应该是各州的权力。因为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裁决,其中涉及的堕胎,从美国案例法的传统出发,荒谬地演绎出美国最高法院、亦即美国宪法,确认了堕胎的权力。这使得在过去几十年中,至少6000万婴儿被堕胎杀死。最高法院在五十年后的今天,终于为自己洗刷了罪名;虽然没有能够完全禁止堕胎,至少对左翼自由派全力推动堕胎的疯狂,踩下了刹车。

最高法院的这次正本清源,美国人民饮水思源,当然知道这是川普总统的功劳。不夸张地说,几乎是川普总统一个人的功德和努力,连续任命三位保守派大法官,奠定了最高法回归保守主义的基础,才有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可能。川普在竞选期间和第一个任期上,从来都没有回避他的这个目标和主张,也身体力行地实践了他的竞选诺言。在政客出尔反尔、为选票不惜丧失原则的今天,这堪称是当代政治史上的奇迹。

三十多年前从中国刚来到美国的时候,最先体验到的是巨大的文化冲击。中国学生和学者最先接触和了解的,还是学术自由、思想自由、自由言论、自由讨论、学术无禁区等概念的范畴,和中美之间个人和国家财富的差别。对于什么堕胎和枪支等问题,中国学人一般都很少去考虑。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堕胎在中国不仅是合法的,它甚至还是政府主导、政府强制的,连怀胎足月、就在生产之前的堕胎,在中国也习以为常。中国人连成年人的权利还得不到保障,没有人会去思考什么婴儿、甚至还没出生的婴儿的权益等等,这些远超出当时国人的道德水准、权力意识和人权标准的问题。枪支问题也是一样,那时外国人不能买枪。所以后来中国人开始大量留在美国,许多人急急地去买枪,体验享受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快乐。但留学生中还是有许多人,可以买枪也不买,因为会有不安的感觉。这样的观念,到最近十几年,美国社会治安恶化之际,才慢慢被打破。

最初,跟美国主流社会人士的交往中,我们渐渐发现跟他们交谈中的某些忌讳、或大家谨慎回避的话题,诸如堕胎之类的。但我们作为留学生,起先还是作为客人来美国的,我们不完全理解这些事,也不能参与投票和政治讨论。留学生中好像没有太多怀孕要不要孩子之类的事情,因为大家太忙,课业繁重,养自己还养不起,更想不到孩子的事,也没听说过哪个女留学生未婚先孕之类的事。因为在当时,对这一代留学生来说,那还是很丑陋的一件事,传统的婚姻和生育、家庭观念,都还是很强的。

随着这批留美学人开始留在美国,在美国生根发展,开始融入美国社会,许多人成为基督徒,许多人开始重新拾起对神佛的信仰,美国社会这一重大的社会分歧、保守派和自由派、右派和左派,在堕胎和枪支问题上的争议,才成为这一代人开始考虑的议题。在这些议题上,我们甚至比自己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儿女一代,在了解分歧的本质、历史的渊源、争议的演变和激化上面,落后了十几、二十年!

对堕胎问题的认识,基本上是跟人们对人权问题的认识,相辅相成地演变过来的。其实,判别堕胎是否应该,人们甚至不需要左右意识形态之争,人们只要静下心来,听一听人间智者、高人、圣贤的谆谆相告,就不难从人性、良知和慈悲的角度做出判断。高层次的智者已经告诉世人,妇女怀孕之后,生命就已经开始,打胎就是杀生。不管人类的道德怎么下滑,人间的法律承不承认,杀生就是杀生,任何法律和政府政策都代表不了上天的意志。世间许多高人都能够看到,中国妇产医院周围的空间里,有许多肢体不全的婴儿在空中漂浮。转生的生命不能进入轮回,其中做流产的医生和母亲造下的业力,可想而知。

虽然最高法院的几大判决,标志着美国向传统的回归,但堕胎等问题,可能还不会全面地禁止。比如,最高法院6月24日判决后,乔州州长立刻发布声明,希望将乔州的反堕胎法《心跳法案》,推进到实施阶段。但乔州一些由民主党主导的县检察官表示,即使冒着玩忽职守(dereliction of duty)的可能风险,他们也不打算执行。乔州一个巡回区检察官甚至表示,会沿用“起诉裁量权”(prosecutorial discretion)自行决定是否将案件转移到问责法庭,是否将暴力犯罪置于非暴力之上,或者是否决定进不进行指控。乔州共和党籍的前州司法部长也表示,州政府几乎没有权力强迫检察官审理其管辖范围内的堕胎案件。

最高法院的正本清源,已经在乱世道德下滑、社会败坏之际,作为回归传统、回归对天地神明的尊崇、逆流而上、回归保守主义的努力之中,庄严的开启。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的美国最高法院做出的这一系列判决,涵盖了堕胎、枪支权、移民和宗教自由等,也的确在改变美国的法律格局,对美国和世界的未来,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但善良的人们必须记住,判决标志着美国正开始向传统回归,但任重道远,正义力量还需不懈地努力。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美国最高法院今年(2021—2022季)最后一周裁定了七个案子,大多意义非凡。图为位于华盛顿DC的美国最高法院。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相关新闻
科鲁兹可能成为川普政府大法官人选
为什么川普当选是美国传统价值的胜利
谢田: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任命的大法官将对美国司法影响深远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思想领袖】南达州州长:疫情下的抉择
【神韵早期节目】灯笼舞(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