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郑州富士康爆大规模抗议 警方镇压

人气 34875

【大纪元2022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顾晓华、洪宁采访报导)11月22日晚,河南省郑州市富士康厂区爆发抗议,大批警察到场镇压。抗议的原因是,富士康修改新入职员工合同,而且让新员工与已染疫的老员工一起工作。网传视频显示,警察使用催泪瓦斯等进行镇压。员工表示,警察还用铁棍殴打工友、抓捕工友。

警察殴打富士康员工 用催泪瓦斯驱赶

23日,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热传富士康工人抗议的视频。视频中,新入职的工人试图冲出工厂,与保安发生激烈冲突。还有视频显示,新员工被困在大门里,大门外警察使用催泪瓦斯、水炮阻拦员工离开。

视频中传来员工的呼声:“我们想维权,不是想闹事,是他们(警察)打我们。”“我们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打得都躺下了,都住医院了。”“微博要被压下去。”

他们齐声高喊:“维权、维权……”还有员工说:“我们现在出也出不去,他们在外面用水枪喷我们。”“外面还有一排防暴队。”

大纪元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抗议发生于22日晚间,是由住在郑州富士康华鸿公寓、豫康新城小区的新员工发起的。

豫康新城北区的员工赵先生(化名)23日告诉大纪元记者,22日晚间,因为抗议,不少工友被警察殴打、被抓。

“好多人围着警车,大喊要见领导,工人们要维权,警察就镇压。”赵先生说,“警察打工友,工厂已经全部被政府接管了。”“多好多人啊,工人们举着旗子在维权,到处都是人,警察就打人,我就开始跑,好危险。”

他说,警察真的在打人,打完后,叫120救护车直接拉走;七八个警察打一个工人,打得工人满头是血;警察全拿着铁棍(警棍)打,地上留下很多血。

河南新乡李先生(化名)是按照政府的指标从家乡到了郑州富士康,他在华鸿公寓。

李先生描述说,22日晚上8时许开始一直持续抗议到23日凌晨4时许。“当时上万人,人可多了⋯⋯都是外省人来这闹的。”

他说,22日晚最少500个警察,穿着白大褂、拿着警棍,把华鸿公寓给包围起来了,“谁动打谁”,警察抓走了7、8个员工,把带头的给抓走了。最凶的时段是晚上10时左右,烧东西是12时。

华鸿公寓附近的郑州市民董先生(化名)23日对大纪元表示,“(事发时)武警特警都去了,穿白衣(防护服)的都是特警。”“警察穿大白(防护服)拦着他们,哪个地方都不让去,他们现在就是往外冲。”

董先生披露,22日晚间抗议时,富士康有员工烧东西,然后拿灭火器,有的员工拿灭火器喷警察。他了解到,22日晚跑出去的员工很少,即使跑出去也只能往庄稼地里跑,大路不让走了;郑州封控了,不让富士康的人往郑州来;郑州周边登峰、新郑、新密都封控,就是防止富士康这两三万人跑过去。

董先生表示担忧,“不敢跟你多说了,咱的社会你也知道,要闹成功了可以,不成功,它们(官方)会秋后算账的,挂了吧,不敢多说。”

富士康员工抗议修改合同、与阳性员工一起工作

这场抗议从22日晚间一直持续到23日白天,截至23日下午2时30分,抗议仍然未停。

李先生说,23日清早6时许,武警又都过来了,员工早上7、8时又开始抗议,把挡板都推倒了。

“今天都去厂区闹,(警察)又打伤6、7个,今天我们寝室里那个(江苏的)小孩一直在现场,今天下午他被警察用警棍打了。”李先生补充说。

赵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现在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满街上都是人,富士康工厂门外至少有两万人,“非常乱”,“现在已经失控了,大街上全是富士康员工,有几万人。”“现在(23日下午2点半左右)富士康门口,警察用棍子打工人,现在乱得很,到处都是人,富士康完了,工厂里面也在砸,外面也在砸。”

赵先生表示,目前,富士康厂门口仍聚集了很多员工,他们在维权,在和警察对峙;现在很多人不想干了,要走,这么多人怎么走,没有谈妥,有些工人想要补偿,要误工费、过渡费等。

赵先生说,一方面,工厂私自修改合同。原本招工时说,做满7天,在职30天就奖励3000元(人民币,下同);做满60天,再奖励6000元;可是昨晚(22日)抗议前,合同改了,要求一直要做到明年3月才给6000元,但签的合同到2月就到期了,到3月份就拿不到那笔钱。

“我们来的时候是一个合同,来了之后又改成另一个合同,很多人都不平嘛。”赵先生说,“你不能说改就改呀,昨天一个样,今天又一个样,怎么说改就改了呢?”

另一方面,厂区阳性人员太多了,“今天分到生产线的工人,明天就阳了,还有很多阳转阴的,跟正常人一起上班”,“我们已经隔离七天了,第一批被分进车间的工友,很快就被确诊、阳了,然后就开始爆发抗议了”。

赵先生披露,抗议爆发后,富士康说是公司处理出现了异常情况(实为借口),23日早上发通知,说合同又改过来了,“我们现在也查不到具体内容”。

在华鸿公寓隔离的员工秦先生(化名)23日向大纪元证实,昨晚(22日)上万人(抗议),当时警察大概有五六百人。员工要求谈条件,说要工钱,不干了,要回家,因为富士康改合同不守诺言。

“昨天晚上他们去了一次厂区又回来了,里边没有领导。天一亮又开始闹了。”秦先生说,现在新进来的员工达十多万人,现在还有很多人在抗议;华鸿小区全部都是隔离人员,至少得有五六万人。

“我来了就是为了赚钱、为了养家。”秦先生说,“现在不想在这干了,和阳性人一起干活不行,危险性太大了,这传染上,一生就⋯⋯回到家给家人带上病毒,没办法。我们就是要回去,现在就是(要给)隔离补贴。”

他说,当时招人时说新老员工分开上线工作,现在让新员工与阳性的老员工一起上班。

“跟阳性人在一块,没法上班。怕感染了。”秦先生说,“不干回家,回家还要自费隔离。”

郑州富士康是苹果手机最大的生产基地,承担全球一半的苹果手机的组装工作。今年10月底,郑州富士康出现大逃亡情况,大批工人纷纷逃离厂区,步行回家。事发后不久,当地官方又帮富士康四处招工。

陈先生(化名)从深圳来到郑州富士康,正好赶上这场抗议。

“大家都被骗了,没有按说好的,这个合同是单方面的,想改就改。”陈先生说,“今天早上说又改回去了,今天中午那上面(网上的合同)全部没有了,今天看不到了。”“我又不是河南的,我是个外地人,大老远的把我们从一千五百多公里骗过来,然后说改就改。现在我们在这里等着,又入不了职。”

陈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很多工人身上本来没有多少钱,来这边又没人安排。他说,现在自己身上可能只剩下一百多元,“你让我去哪里?”“要么送我回深圳,估计到深圳又要隔离,隔离的话不知道要不要掏钱。想去找工作,高风险区过去的,别人肯定不会要。”

陈先生了解到,工人想走的话,要自付车费,而且要把从家乡到公司的车费还给公司,“我们身份证还在他们那里,上车要身份证件”。

可是,陈先生说,从这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需要隔离至少7天,而这些损失都没人管。

来自河南新乡的李先生23日傍晚告诉大纪元记者,现在谈判的情况是,谁愿意走,可以把这一星期的工钱结了,一天按160元就算,就是1120元;如在宾馆隔离4天,给1600元。离职后,再给回家的7天隔离费,让政府派车来接人回去。

“我打算回去,不想干了。”李先生说,“我都48岁了,长这么大没进过电子厂,都是站(着干的)活,我受不了。”

大纪元记者多次联系郑州富士康,但相关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打倒共产党” 蝴蝶藉新疆大火搧起飓风
【十字路口】“打倒共产党” 全民接力
中国多地爆发抗议后 官方加重警力盘查民众
三退声明精选(2022/11/28)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抗议吓坏中南海?清华称政策要变
【新闻看点】十多城爆白纸运动 百校学子抗争
【菁英论坛】利用病毒恐惧控制 习清零骑虎难下
【环球直击】广州女大学生坠楼亡 母亲要真相被打
【晚间新闻】抗议潮席卷中国 民喊“共产党下台
【全球新闻】大陆抗议蔓延 海外华人声援 多国关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