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平台高管频出事 地方城投黑箱利益网曝光

人气 1792

【大纪元2022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楚寒石综合报导)11月初,前中天国富证券董事长、现世纪证券董事长余维佳失联,传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已退市的东方网力的董事长赵丰。据信,此事与中共国有城投平台的黑箱操作和利益输送有关。

陆媒财联社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在11月2日世纪证券高管召开内部会议,宣布余维佳暂不履职,由前海金控总经理李剑峰暂代董事长职务。这表明余维佳失联确有其事。

在中国证券行业,余维佳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公开资料显示,余维佳生于1964年,1992年加入深圳半岛投资基金。1999至2021年,历任招商证券副总裁、西南证券总裁、中天国富证券董事长。今年3月,余维佳出任世纪证券董事长兼总裁。

有消息指,余维佳涉嫌东方网力的资本运作,该公司已于今年6月退市。

在招商证券和中天国富就职期间,赵丰都是余维佳的下属。赴东方网力就任前,赵丰曾担任过中天国富证券总裁助理,还曾担任中天国富全资子公司中天佳汇的总经理。

11月9日,东方网力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王波、副总裁蔡昌银因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被成都市监察委留置。王波为川投信产(川投集团全资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蔡昌银则曾任川投信产财务总监。

16日,中共四川省纪委监委公布消息称,四川省投资集团董事长刘体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刘体斌出生于1962年12月,2019年4月出任川投集团董事长。在其任期内,川投信产投资东方网力给四川国资造成巨额损失。

从这一脉络可以看出,中天系、东方网力、川投集团和四川国资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东方网力的资本谜团

东方网力在业绩爆雷和违规操作暴露前夕,找到川投信产接盘。川投信产耗时3年自救失败,东方网力被强制退市,四川及成都国资企业投入的近20亿(约2.8亿美元)资金或将面临血本无归。内幕究竟如何,有诸多谜团待解。

2019年4月,东方网力公告称,实控人刘光以“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将公司实际控制权交给川投信产。同期,成都高新区国资下属的成都高新新经济创业投资公司,对东方网力全资子公司动力盈科增资3.5亿元(约4800万美元)。

同年6月,刘光、蒋宗文等通过质押股权从川投集团借款6亿元(约8500万美元),加上川投信产提供的日常运营资金,川投集团、川投信产在东方网力身上先后投入资金至少16亿元(约2.2亿美元)。

川投信产是川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川投集团则是四川国资委旗下的产业投资平台。令人疑惑的是,刘光、蒋宗文二人质押的股份数已占到其持有总股数的94.79%和92.61%,如此高的股权质押比例,川投集团为何还愿意借款?

同年12月,东方网力财务爆雷,14.5亿元(约2亿美元)违规担保被曝,2.5亿元(约3500万美元)资金被占用,时任董事长刘光被出具警示函,其在东方网力的持股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东方网力的部分银行账户亦陆续被冻结。

就在东方网力面临困境之时,2020年1月,年仅38岁的赵丰突然空降担任公司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赵丰生于1982年,2008年任职于招商证券,2017年进入中天国富证券担任总裁助理。

与赵丰一同上任的还有担任东方网力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的刘朗天,和担任公司监事的罗雄伟,均为中天系背景。那么,中天系何以成为川投信产的救命稻草?中天系人马担任东方网力的重要职务,究竟是自身能力出类拔萃还是其它原因?

事实是,中天系高管也无力挽救东方网力。2021年6月,赵丰从东方网力辞职,1年后东方网力被深交所退市摘牌。而赵丰作为时任董事长,对上市公司重大会计差错负有责任,今年8月被深交所公开谴责并计入诚信档案。

投融资平台高管频繁被查

川投信产为什么要控股东方网力?这就不得不提到地方国资的资产证券化“运动”。

2017年,四川国资提出,优化上市平台、资产证券化是加速国企改革的核心任务之一。作为西部大省,国有资产证券化的目标是在2020年末达到30%、2022年末达到35%。而彼时其资产证券化率仅有12%。

2017年末,川投集团成立川投信产,成为四川国资系统首家信息产业投资平台,承担当地国资打造信息产业上市公司任务。2018年,川投信产控股川大智胜集成公司并表示3年内将其上市。2019年,川投信产先后控股东方网力和宏明电子,并对后者表达了推动其独立上市的想法。

但川投信产的资产证券化目标完成显然并不理想,东方网力退市,川大智胜和宏明电子至今仍未上市。

国有投资平台高管被查并不是个例,近期已有多起国有投资平台高管被查。11月9日,云南工业投资控股集团副董事长阚友钢接受调查;14日,宁夏交通投资集团总经理胡东升被双开;15日,广西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刘洪接受调查;16日,四川商业投资集团原副总经理李学焦被双开。

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是指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机构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承担政府投资项目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

大量证据显示,投融资平台已沦为利益输送的工具。

中共成都市锦江区纪委书记刘嘉今年1月坦承,作为既是融资主体又是建设主体的投融资平台,其负责人职权高度集中,缺乏有效监督制约,极易滋生腐败。

对此,旅美中国政经时事专家石山11月28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是一个由行政主导的权力体制,国有城投平台作为地方财政的‘钱袋子’,既先天享受行政政策带来的优势,又能以行政权力进行市场垄断。而中共这种行政垄断必然产生黑箱操作和利益输送。”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分析: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拿地 钱从何来?
房地产业“国进民退” 中国市场化大倒退
【财商天下】地方城投违约潮将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中共卖地收入剧降 22城卖地计划仅完成一半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官方定论 引舆论海啸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财商天下】斩草除根 华为遭全面围堵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