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中共二十大破八项常规 为什么?

人气 6178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是十年文革结束后,打破常规最多的一次党代表大会,至少打破了八项。今天,我就跟大家谈一谈这些非常规做法,以及有哪些前因后果。

中共二十大打破了哪些常规

第一,打破毛之后的党魁连任纪录。

1976年文革结束至2022年的46年里,中共共有六名党魁——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

华国锋任中共党魁4年多(1976.10~1981.6);胡耀邦任中共党魁5年半(1981.6~1987.1);赵紫阳任中共党魁2年半(1987.1~1989.6);江泽民任中共党魁13年(1989.6~2002.11),江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后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成为中共党魁的,十四大、十五大连任两届;胡锦涛任中共党魁10年(2002.11~2012.11,十六大、十七大连任两届)。

而习近平是唯一一个在三次党代会——十八大、十九大、二十大上获得连任的中共党魁。

第二,打破“七上八下”规矩。

二十大前,中共有一个不成文的正、副国级领导人“七上八下”规矩,就是党代会召开当年,年满67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68岁者,必须退休。2002年十六大,2007年十七大,2012十八大,基本遵循了这个规矩。

但是二十大上,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汪洋,都未满67岁,却退下了。而72岁的张又侠,连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69岁的王毅,“当选”中共政治局委员。

第三,打破派系平衡。

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再到江泽民时代,中共高层都有一个派系平衡问题,即便毛泽东想一家独大,也会搞几个其他派系的人点缀和平衡一下。但二十大上,从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员,习派一家独大。

其他派系呢?江派剩下王沪宁、赵乐际两人。“共青团派”的李克强、汪洋,退出中央委员会;胡春华,虽然只有59岁,且连任两届政治局委员,却没能进入二十届政治局。“团派”被清零。

已经退休10年、79岁高龄的前中共党魁胡锦涛,在闭幕会上被架出会场,中共元老派受到重大打击,“老人干政”也被清零。

此外,太子党、官二代没有一个新人进入政治局。

第四,打破任职资历。

二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强,预计明年3月接任国务院总理。但李强没有在中央、国家机关任职的经历,没有当过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属委、部、局、办的第一把手,也没有当过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

新任常委丁薛祥,预计明年3月接任国务院副总理,但丁薛祥既没有当过任何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政一把手,也没有当过中办主任以外的其它中央、国家机关的一把手。

李书磊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候补中央委员,二十大上却直升政治局委员。二十大刚结束,李书磊就成了中宣部长。

何卫东更是火箭般窜升。何卫东不是中共二十大代表,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候补中央委员,二十大上却直升政治局委员,并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

第五,无女性政治局委员。

从那2002年到2017年,中共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都有一名女性政治局委员,分别是吴仪、刘延东(十七届、十八届)、孙春兰。1997年,中共十五大虽然没有女性政治局委员,但吴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

二十大没有女性政治局委员,打破了过去20年的惯例。

第六,中央书记处三人警察出身。

十六届中央书记处只有一个书记是警察出身,即时任公安部长周永康;十七届、十八届中央书记处,没有一个警察出身;十九届中央书记处,一个书记警察出身,即前公安部长郭声琨。

二十届中央书记处的七名书记中,竟有三个警察出身,分别是陈文清、刘金国、王小洪。陈文清此前任国家安全部长、总警监;刘金国曾任公安部副部长、副总警监;王小洪是现任公安部长、总警监。

第七,安全部长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此前的三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由公安部长升任。中共建政至二十大前,没有安全部长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先例,陈文清是第一人。

第八,没有较年轻的潜在接班人。

二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李强(1959年生)、蔡奇(1955年生)、李希(1956年生),五年后将分别达到68岁、72岁、71岁,都到了退休年龄。只有丁薛祥(1962年生)五年后65岁,可能留任。

但是,对照过去接班人的政治履历——要当过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党校校长等来看,丁薛祥的政治履历太过单薄,接班的可能性比较小。

刚才说的这八项常规被打破后,结果是习近平派系人马全面上位,“习家军”一家独大。

习近平为何要打破常规

习近平在二十大要打破这么多常规,到底是为什么呢?最关键的原因是两个字——安全。

据路透社统计,习在二十大报告中,提到“安全”两个字的频率高达73次。这说明了两点:

第一,中共作为一个整体,有极大的不安全感。换句话说,中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百年中共,走到2022年的今天,已经成为全世界杀人最多的党。毛泽东时代,搞了几十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杀了8千多万中国人。邓小平时代,搞了“六四”天安门屠杀。江泽民时代,以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方式杀人,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欠下累累血债,不还行吗?它不怕吗?这是当今中共全面危机中最重要的深层原因。

第二,习近平本人对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也有极大的不安全感。

习上台十年,查办了570多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一批部长副部长,省长副省长、省委书记副书记,一批公、检、法、司高官,还有160多名将军。其中大多数都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提拔重用的。

可以想像的是:被查办的570多个“老虎”,他们背后的“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还有贪腐“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个个对习恨得咬牙切齿,个个可能都想要了习一家老小的性命。

上台十年,习近平一直面临着骂习、反习、倒习、政变的巨大风险。

直到中共二十大前夕,还有人在海外不断散布习遭遇政变的谣言。

为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习近平不得不竭尽全力拼“三连任”,不得不大量任用习派人马。

打破八项常规能保中共和习的安全吗?

习近平在二十大要打破这么多常规,可以确保中共和习近平的安全吗?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一直在追踪研究中共的腐败问题。王友群认为,中共的腐败之癌已到了晚期的末后,不论施以药物、化疗、放疗、手术等,全都无济于事,任何人也无力回天了。

习近平在二十大上超常规的人事安排,基本上是采取“任人唯习”原则,这使得二十届中共核心领导集体基础薄弱——代表性太窄;脆弱——刚有余、柔不足;虚弱——少有丰富治国理政经验的人才。能够进入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的人,主要靠与习个人的关系。

这样的安排,表面上习派大胜,习可以大权独揽,“定于一尊”,但可能引发元老派、太子党、官二代、团派,以及其他派系、社会精英的反对,只能靠高压维持。高压手段一旦失控,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触发从上到下的连锁反应,导致中共解体。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百年真相】万人围攻中南海?江泽民惊天阴谋
【百年真相】三次挨整 毛泽东秘书李锐劫后余生
【百年真相】沉重打击刘少奇的一张大字报
【百年真相】重复的阴谋 中共“反党集团”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