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中共二十大破八項常規 為什麼?

人氣 6166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是十年文革結束後,打破常規最多的一次黨代表大會,至少打破了八項。今天,我就跟大家談一談這些非常規做法,以及有哪些前因後果。

中共二十大打破了哪些常規

第一,打破毛之後的黨魁連任紀錄。

1976年文革結束至2022年的46年裡,中共共有六名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

華國鋒任中共黨魁4年多(1976.10~1981.6);胡耀邦任中共黨魁5年半(1981.6~1987.1);趙紫陽任中共黨魁2年半(1987.1~1989.6);江澤民任中共黨魁13年(1989.6~2002.11),江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成為中共黨魁的,十四大、十五大連任兩屆;胡錦濤任中共黨魁10年(2002.11~2012.11,十六大、十七大連任兩屆)。

而習近平是唯一一個在三次黨代會——十八大、十九大、二十大上獲得連任的中共黨魁。

第二,打破「七上八下」規矩。

二十大前,中共有一個不成文的正、副國級領導人「七上八下」規矩,就是黨代會召開當年,年滿67歲者,仍可繼任或新任;年滿68歲者,必須退休。2002年十六大,2007年十七大,2012十八大,基本遵循了這個規矩。

但是二十大上,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強、汪洋,都未滿67歲,卻退下了。而72歲的張又俠,連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69歲的王毅,「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

第三,打破派系平衡。

從毛澤東時代到鄧小平時代,再到江澤民時代,中共高層都有一個派系平衡問題,即便毛澤東想一家獨大,也會搞幾個其他派系的人點綴和平衡一下。但二十大上,從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員,習派一家獨大。

其他派系呢?江派剩下王滬寧、趙樂際兩人。「共青團派」的李克強、汪洋,退出中央委員會;胡春華,雖然只有59歲,且連任兩屆政治局委員,卻沒能進入二十屆政治局。「團派」被清零。

已經退休10年、79歲高齡的前中共黨魁胡錦濤,在閉幕會上被架出會場,中共元老派受到重大打擊,「老人干政」也被清零。

此外,太子黨、官二代沒有一個新人進入政治局。

第四,打破任職資歷。

二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強,預計明年3月接任國務院總理。但李強沒有在中央、國家機關任職的經歷,沒有當過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屬委、部、局、辦的第一把手,也沒有當過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

新任常委丁薛祥,預計明年3月接任國務院副總理,但丁薛祥既沒有當過任何一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政一把手,也沒有當過中辦主任以外的其它中央、國家機關的一把手。

李書磊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候補中央委員,二十大上卻直升政治局委員。二十大剛結束,李書磊就成了中宣部長。

何衛東更是火箭般竄升。何衛東不是中共二十大代表,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候補中央委員,二十大上卻直升政治局委員,並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

第五,無女性政治局委員。

從那2002年到2017年,中共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都有一名女性政治局委員,分別是吳儀、劉延東(十七屆、十八屆)、孫春蘭。1997年,中共十五大雖然沒有女性政治局委員,但吳儀是政治局候補委員。

二十大沒有女性政治局委員,打破了過去20年的慣例。

第六,中央書記處三人警察出身。

十六屆中央書記處只有一個書記是警察出身,即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十七屆、十八屆中央書記處,沒有一個警察出身;十九屆中央書記處,一個書記警察出身,即前公安部長郭聲琨。

二十屆中央書記處的七名書記中,竟有三個警察出身,分別是陳文清、劉金國、王小洪。陳文清此前任國家安全部長、總警監;劉金國曾任公安部副部長、副總警監;王小洪是現任公安部長、總警監。

第七,安全部長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

此前的三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都是由公安部長升任。中共建政至二十大前,沒有安全部長升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先例,陳文清是第一人。

第八,沒有較年輕的潛在接班人。

二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李強(1959年生)、蔡奇(1955年生)、李希(1956年生),五年後將分別達到68歲、72歲、71歲,都到了退休年齡。只有丁薛祥(1962年生)五年後65歲,可能留任。

但是,對照過去接班人的政治履歷——要當過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黨校校長等來看,丁薛祥的政治履歷太過單薄,接班的可能性比較小。

剛才說的這八項常規被打破後,結果是習近平派系人馬全面上位,「習家軍」一家獨大。

習近平為何要打破常規

習近平在二十大要打破這麼多常規,到底是為什麼呢?最關鍵的原因是兩個字——安全。

據路透社統計,習在二十大報告中,提到「安全」兩個字的頻率高達73次。這說明了兩點:

第一,中共作為一個整體,有極大的不安全感。換句話說,中共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

百年中共,走到2022年的今天,已經成為全世界殺人最多的黨。毛澤東時代,搞了幾十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殺了8千多萬中國人。鄧小平時代,搞了「六四」天安門屠殺。江澤民時代,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殺人,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中共欠下累累血債,不還行嗎?它不怕嗎?這是當今中共全面危機中最重要的深層原因。

第二,習近平本人對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也有極大的不安全感。

習上台十年,查辦了570多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一批部長副部長,省長副省長、省委書記副書記,一批公、檢、法、司高官,還有160多名將軍。其中大多數都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提拔重用的。

可以想像的是:被查辦的570多個「老虎」,他們背後的「老虎兒子」、「老虎孫子」,還有貪腐「總後台」江澤民、曾慶紅,個個對習恨得咬牙切齒,個個可能都想要了習一家老小的性命。

上台十年,習近平一直面臨著罵習、反習、倒習、政變的巨大風險。

直到中共二十大前夕,還有人在海外不斷散布習遭遇政變的謠言。

為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習近平不得不竭盡全力拚「三連任」,不得不大量任用習派人馬。

打破八項常規能保中共和習的安全嗎?

習近平在二十大要打破這麼多常規,可以確保中共和習近平的安全嗎?可以說是難上加難。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一直在追蹤研究中共的腐敗問題。王友群認為,中共的腐敗之癌已到了晚期的末後,不論施以藥物、化療、放療、手術等,全都無濟於事,任何人也無力回天了。

習近平在二十大上超常規的人事安排,基本上是採取「任人唯習」原則,這使得二十屆中共核心領導集體基礎薄弱——代表性太窄;脆弱——剛有餘、柔不足;虛弱——少有豐富治國理政經驗的人才。能夠進入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的人,主要靠與習個人的關係。

這樣的安排,表面上習派大勝,習可以大權獨攬,「定於一尊」,但可能引發元老派、太子黨、官二代、團派,以及其他派系、社會精英的反對,只能靠高壓維持。高壓手段一旦失控,可能因為一件小事,觸發從上到下的連鎖反應,導致中共解體。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百年真相】萬人圍攻中南海?江澤民驚天陰謀
【百年真相】三次挨整 毛澤東祕書李銳劫後餘生
【百年真相】沉重打擊劉少奇的一張大字報
【百年真相】重複的陰謀 中共「反黨集團」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