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等法院法官推翻警察和国防军疫苗强制令

2022年2月25日,高等法院法官推翻了警察和国防军的强制接种疫苗政令。图为2022年2月23日,在新西兰惠灵顿国会外反疫苗强制令抗议现场驻守的三名警务人员。(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22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2月25日,新西兰一群警务人员和国防军以宗教理由和拒绝医疗的权利为由,在高等法院赢得了反对Covid-19疫苗强制接种令的法律挑战。据Stuff新闻网报导,自政府宣布特定职业必须接种疫苗以来,撤销该强制令的申请首次在新西兰高等法院获批。

警务人员及国防军的申请由高等法院的库克(Francis Cooke)法官受理。他明确表示,此项裁决仅适用于警务人员和国防军工作人员。

政府要求所有国防军工作人员、警察、新兵和授权官员于今年3月1日前接种两剂Covid-19疫苗

据统计,在15,682名警察中,有164名选择不接种,而15,480名国防军中,有115名未接种。

其中,37名警察和国防军工作人员要求库克法官对政府的强制令进行司法审查,宣布其无效并搁置该命令。

他们表示,疫苗研制过程中,会用到几十年前收集的流产胎儿细胞以测试疫苗,但宗教反对使用流产胎儿细胞。(注:疫苗中没有胎儿细胞。)

库克法官支持申请人的主张,指出根据《1990年新西兰权利法案》,疫苗强制令限制了他们表达宗教信仰的权利和拒绝医疗的权利。

库克法官指出,在自由民主社会,限制他们的基本权利显而易见是不合理的。

“本质上,强制警察和新西兰国防军工作人员接种疫苗的命令是为了确保公共服务的连续性,并提高公众对这些服务的信心,而不是遏制疫情传播,”法官说。

“事实上,向政府提供的卫生建议是,不需要进一步的强制令来限制疫情传播。我不满意该命令实质能起到促进这些服务连续性的作用。”

他的结论是,法院认为,在自由民主社会,强制令让一些人面临解雇,属重大不利影响,能体现出该措施显然不是对该群体权利的合理限制,因此疫苗强制令是非法的。

显然Omicron具有高度传染性,可能会“暂时”影响大量警察或国防军,但停职的影响是“永久性的”,法官说。

去年11月,库克法官还裁定了航空安全人员以拒绝医疗的权利为由申请撤销疫苗强制令的案件。

但在该案中,他认为根据《权利法案》,这是一个明显合理的限制,因为疫苗接种有助于最大限度地降低爆发或传播的风险。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