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前警官揭中共洗脑班黑幕:欺骗 暴力

人气 1940

【大纪元2022年03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洪宁采访报导)今日,大陆一知名人权律师和旅美的前大连警官向大纪元表示,洗脑班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建立的非法组织,用欺骗和暴力的手段“转化”学员,在“清零”中继续实施洗脑迫害,并延用到其他人身上。

洗脑班是中共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由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操纵下成立的一个法外黑监狱,实施各种迫害手段,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为目的。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肆无忌惮关押法轮功学员

这位人权律师(安全起见用匿名)曾多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他说:“这个洗脑班,是从1999年对付法轮功开始的,一直存在,发展参差不齐,没有法律地位,胡乱安置,但是对法轮功是秘密(进行的)。”

洗脑班从未被消除,一直在发展变种。他说,到了2015年对付律师(709大抓捕事件),关押律师的地方就曾经关押过法轮功(注:比如小黑屋、宾馆),只不过对付律师有了一个法律上的名词,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因为中共面对一群法律人士,必须找一个法律上的说法,对法轮功则不需要,只需要通过秘密的文件,就肆无忌惮地把他们关押起来。”

“而实际关押地点,可能存在重合,因为,我们在被关押期间听见有人被殴打,出来后都说自己不是(被打的)。很可能那是一些法轮功的受害者。”

“709大抓捕”是指自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当局在二十多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约谈上百位律师、人权活动家。部分人被判刑入狱。

政法委“610”操纵

前大连市黑石礁派出所警官、教导员刘晓斌说,洗脑班是由政法委、“610”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洗脑班的人员是一个集合体,即有公安局的、法院的、检察院的,又有街道居民委的等。

当时成立的“610”非法组织,是超越司法和政府之上的。它可以调动任何一个部门。

“洗脑班没有经过法律程序,没有登记注册,不受任何机构的监督;很多是没有被授予执法权利的人,都可以非法拘禁关押被迫害的人。”

他们不出具任何审批手续就关押人,关押的期限也没有规定,所以洗脑班是“中共对想迫害者的一个非法组织”。

据刘晓斌介绍,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大连在环保宾馆、黑石礁凌海大酒店都设有洗脑班,关押了法轮功学员。

他曾在凌海大酒店所属的黑石礁辖区派出所担任过副所长,在环保宾馆所属辖区的星海街派出所当过教导员。但他不知道有这两个洗脑班。派出所和公安局都没被通知,是“610”专门建立关押法轮功学员的。

后来他在网上看到了这两个洗脑班,还去过那两个地方。它们在宾馆的几层楼之上,是封闭的,对外不挂牌子。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它们。

洗脑班的迫害手段:欺骗、暴力

刘晓斌说,洗脑班采取的一个手段是欺骗。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不敢挂牌子,把法轮功学员秘密绑架进去。后来也给洗脑班起了一些骗人的名字,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法制教育培训班”。

一方面,中共不法人员欺骗被害人的家属和单位,说送进去是进行法律教育学习,不是送到监狱、教养院等。

另一方面,他们找了一些御用的专家学者,编造一套他们的谎言和所谓的理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欺骗洗脑。

他说,洗脑班采取的另一个手段是:暴力。他们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就用暴力摧残你:不让你睡觉,强迫坐铁椅子,不让如厕,毒打,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据这些被害者说,身体会剧痛,且失去记忆。

洗脑班还从经济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让他们的家属交钱,才放人。

刘晓斌说他身边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遭受过洗脑班迫害的,例如:

法轮功学员王哲浩,1999年被绑架到大连市戒毒所(洗脑班)遭受折磨。他不屈服、不转化,洗脑班就让他家人交了七八百块钱,然后把他送进大连市教养院迫害。

另一个是孔庆春,当时他也是被绑架到洗脑班。他拒绝看诬蔑法轮功的资料,警察就用拖鞋打他耳光,又将他关到洗脑班的禁闭室。在禁闭室的地上有铁环子,他的手铐穿过铁环,两个手被铐住,人就这样被定在地上。

后来洗脑班让他单位的领导、住地派出所所长带着他的父亲去见他,用亲情逼他转化。他仍拒绝;又叫他家人交四千多块钱,才把他放出来。

“清零”迫害中共统治集团上行下效

人权律师说,“中国的统治集团就是上行下效,上边说依法治国,到了下面就依法治省,依法治县,依法治校,依法治狱,依法治村,依法治所……赶时髦,凑热闹。”

“当上面说疫情清零,马上清零这个词就被广泛地使用,蔓延到法轮功身上,就是法轮功清零。”

他说,在关押场所外的被登记在案的法轮功修炼者就被骚扰,被要求写“三书”(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有些人不写,可能就会被抓,有的也可能躲过去,甚至警察帮忙写。

据他所知,“每隔几年,监狱都要来那么几下子,要达到百分百的转化率,很多人(法轮功学员)本来好好的,突然就被转化死了。”

在监狱里,外面搞的运动,对一些人来说就是灾难,比如:在监狱如果要拒绝打疫苗,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这就是中共统治下的灾难。

前大连市黑石礁派出所教导员刘晓斌说,“最近国内对法轮功学员的清零,我认为是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的延续,它们出过许多行动,类似‘敲门行动’‘教育攻坚行动’(即转化迫害),都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延续。”

把洗脑班的迫害用到其他人身上

两位受访者均认为,中共把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用到社会的其他人身上。

人权律师表示,“到了2019年前后,新疆的集中营基本上就是洗脑班的变种。用二十年前对付法轮功的那一套开始对付维族人。”

刘晓斌说,“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都用在社会上,比如被拆迁的上访人员的身上,包括后来的709正义律师身上,还有新疆、西藏少数民族人身上。”

他举例说,高智晟律师曾写道,折磨他的警察说:用在他身上的许多方法,他们都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试验过,并从折磨他们的经验上,已经总结出许多迫害他的方法。

高智晟律师在大陆为法轮功学员和弱势群体辩护,多次遭绑架、酷刑折磨、非法判刑,至今仍下落不明。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 中共洗脑班知多少
疫情下中共再办洗脑班 迫害法轮功学员
“610”指挥 南昌暴力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
河北保定政法委建东河村洗脑班 迫害法轮功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美电子战爆光 习放风连任底定?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秦鹏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寻衅滋事”
【财商天下】危机步步升高 中国落更大陷阱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新闻看点】美国人再访台湾 中共“失意”军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