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批《武训传》 有江青与陶行知的个人恩怨

人气 250

【大纪元2022年03月08日讯】陶行知是国民政府时期争取民主的先锋人物。而当年打着民主、自由旗号与国民党争夺江山的中共,也很推崇陶行知,但目的是利用他的影响力来拉拢和争取知识分子。

陶行知1946年去世后,中共曾高调纪念,毛泽东称之为“伟大的教育家”。但中共1949年建政后,不需要再去拉拢知识分子了,转而要去改造知识分子的思想。因此,党媒对陶行知的评价就变调了。1950年7月,《人民教育》发表专论,要求要“批判地接受”陶行知的教育学说的遗产。

陶行知是曾经留美的教育家,他主张 “一为博爱而学习,二为独立而学习,三为民主而学习,四为和平而学习,五为科学创造而学习”。“博爱”、“独立”、“民主”,这些理念与中共的斗争哲学水火不容,是中共推行独裁统治的障碍。

因为陶行知已去世,而且中共过去把陶行知抬得太高,虽然已降调为“批判地接受”陶的教育理念,却也不便公开批判。但中共对教育界、文艺界的彻底改造是其既定目标,因此,1951年按照陶行知生前遗愿拍摄的电影《武训传》完成,让毛找到了彻底打倒陶教育理念的靶子。

毛泽东不但派江青亲自到武训的家乡调研,并且在《人民日报》罕见地连续六天连载江青调研的《武训历史调查记》,还在按语中将武训歪曲为“劳动人民的叛徒、大流氓、大债主兼大地主”。电影《武训传》成为中共建政后第一部禁片,由于陶行知生前非常推崇武训,因此,批判《武训传》和批判陶行知的运动成为中共建政后针对知识分子的第一场打压。

毛泽东发动这场运动是其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前奏,后续接踵而至的肃反、反右直至文革,都是要消灭中国传统文化及传统文化的继承者——知识分子。

江青在这场运动中对武训、陶行知的积极批判,更多的是出于私怨。

陶行知早年在江青刚到上海时曾无私帮助过她,1933年夏,江青因同居情人,中共党员俞启威(后改名黄敬)被捕,而从北方逃到上海暂避。初到上海无处安身,曾由“剧联”介绍到陶行知及弟子办的“晨更工学团”。

晨更工学团是陶行知为大众普及教育、促进文化生活而开办的,面向工人、农民、店员、儿童、妇女等,江青在这里任教员,给小学生和店员上课。江青还负责教唱歌和国语注音符号,主持时事讨论会,她自己还开始学习日语,很快融入这个大集体之中。

1934年初,由于参加纪念“一·二八事变”两周年的游行示威,江青被当局盯上,为躲避搜捕,她与释放后也来到上海的俞启威一道回到北平。到北平后,出身贫寒的江青得不到俞启威家族的认可,二人又没有生活来源,诸事不顺,于是同年夏天,江青又来到上海,寻求陶行知先生和其学生们的帮助。

彼时,晨更工学团因涉嫌共产党活动被查封,陶行知又将生活无着落的江青介绍到基督教女青年会所办的女工学校任高级教员。10月,江青因与一位已被当局监视的为中共工作的青年一同演戏而遭逮捕。一个月后,由基督教女青年会出面保释。

1935年春,江青第三次来到上海,以“蓝苹”为艺名进入文艺界,结识了赵丹、金山、唐纳等文艺名流。江青后来主演多部剧作,都与唐纳的帮助和支持分不开,唐纳多才多艺,作为演员,他常演英俊潇洒的小生,作为报刊编辑,他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是当时沪上“影报双栖”的明星。

1936年4月26日上午,六位新人在杭州六和塔前举办婚礼,沈钧儒为证婚人,唐纳和江青就是其中一对。然而不足一月,唐纳与江青婚变,江青弃唐纳而去,离沪不归。唐纳追到济南,寻人无果后在济南旅馆中自杀,被人发现后救活。但他自杀前所写的绝命书却被登在大小报纸上,海内轰动,脍炙人口。

陶行知与唐、江二人都有交情,得知此事后,写了一首题为《送给唐纳先生》的小诗,来劝慰唐纳:听说您寻死,我为您担心!您要知道:蓝苹是蓝苹,不是属于您。您既陶醉在电影,又如何把她占领?……如果您爱她,她不再爱您,那是已经飞去的夜莺。夜莺不比燕子,她不会再找您的门庭。与其拖泥带水,不如死了您的心。……

当年陶行知写的这首小诗发表在《生活日报》上,后来收入《知行诗歌集》中,但均由于发行量小,并不为人所详,尤其江青肯定是没有看到。

佐证之一是1946年,江青借国共谈判时机,从延安到重庆治疗龋齿,还曾特意到陶行知家拜访陶先生并邀请其随机同往延安。据此看来,在陶行知生前,江青对他仍如常。

等到1946年7月陶行知猝然去世,他的学生们举办了很多纪念活动,其中之一就是再版《知行诗歌集》,而此次发行量较大,流传甚广。

江青应该是这个时候知道这首诗的,诗中虽然并未对变情者有什么谴责之词,只是把蓝苹比喻作“夜莺”,以陶行知当年的地位和影响,可能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后来江青去到延安,一年后与毛泽东结婚,成为“第一夫人”,再看到这首诗,可能就会认为是对她的冒犯了。

同时,另一条消息也可能是引起江青极度不快的原因。1946年12月9日,曾在纽约举办陶行知追悼会,会上由著名演员王莹和刘良模合唱了陶行知喜爱的四首歌曲。而江青与王莹曾于1936年由于争演《赛金花》主角,而引起不睦,视同水火。江青败落,引为终身大辱之一,王莹从此成为江青的仇人。而王莹在陶追悼会上颂陶,足以使江青将其视为仇人的朋友,引为自己的仇人。

毛泽东和江青对《武训传》和陶行知的批判运动持续了几年时间,直到“反右”运动开始,大批知识分子被构陷、被迫害,才无疾而终。翻看历史的过往,我们可以发现中共对知识分子实为洗脑的“改造”贯穿于其百年历史,而其中某些个人的恩恩怨怨却也是其中的推动因素之一。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傅国涌:陶行知的教育救国梦
《武训传》给赵丹带来的荣誉和灾难
【历史今日】为毛卖命的江青自杀
【历史今日】《武训传》从轰动一时到举国批判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李克强说黄河长江水不会倒流 被封杀
【远见快评】习李南辕北辙 北戴河会议分裂?
【思想领袖】COVID疫苗应撤下 接受审查
【新闻大家谈】中国60年最强高温 汛期反枯罕见
【财商天下】中国业主“提前还贷” 止损还是圈套?
【新闻看点】党政军17部委催生 人口问题多严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