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界追思李进进 吁FBI彻查在美中共特务

人气 1386

【大纪元2022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曼沅洛杉矶报导)纽约知名律师、八九学运领袖李进进遇害已一个月,4月14日(周四),海外各民运组织与李进进生前好友于纽约法拉盛联合举办追思会,近百人于现场或利用网络连线参加吊念。南加民运人士界立建期盼美司法单位严惩凶手,同时呼吁联邦调查局(FBI)全面彻查中共在美特务、严防中共渗透。

案情复杂 疑与中共海外渗透相关

界立建追思会上说,“我想到一个月前,李进进大哥还坐在办公室吃早餐,谁想到转眼到了中午,他就天人两隔了。”他认为,李进进遇刺案背后有许多复杂因素尚未浮出,因为女嫌张晓宁就算与李进进有什么个人仇恨,也不至于刀刀致命,完全不留活口。

他说:“从目前警方透露的线索,我感觉凶手就像是预备行凶,一刀如果被夺下,另一刀继续砍杀,每刀都准确刺向大动脉和心脏要害。”

李进进之死引起海外民运圈广泛关注,除了行凶者刺杀手法专业,犹如受过军事战斗培训,让人心惊;也因为此案让海外民运人士开始担心自身安危。界立建说:“中共海外代理人,也就是那些中共特务,已经猖狂到在光天化日下行凶。”

他说,美国政府与西方各民主国家应以李进进案为戒,全面查缉中共在海外的渗透活动。

民运人士在美国遭中共打手恐吓、威胁并非新鲜事,但近年中共海外渗透的爪牙愈发明目张胆,界立建说:“如果李进进之死,美国政府没有更多关注,有关单位没有太大的反应,那么中共海外特务就会更肆无忌惮,下一个受害者可能就是魏京生、王丹,或其他所有为中国人权、自由奔走的民运人士。”他认为李进进遇害事件,是中共特务向美国乃至全球反共义士疯狂挑衅宣战。

连遭袭击 界立建:美国政府关注中

界立建今年初连续遭遇两次陌生人袭击,遇袭时间相隔不到一个月。1月22日,他在洛杉矶住家附近遭拉美裔人士持刀攻击,当时奋力抵抗但没挡住,靠喉咙大动脉附近挨了一刀。

他说:“我怀疑这是中共雇用南美人对我的攻击,还好我很幸运,捡回一条命。”界立建感谢当时过路的司机鸣笛警示,吓退行凶者,还有好心人帮忙报警送医。但他现在越想越后怕,不晓得之后是否能这么幸运。

2月18日,界立建再次遭不明人士驾车追撞,他当时骑着脚踏车,被歹徒撞到马路左侧中间车道;因当时是下班道路高峰期,他又位处商场附近,马路上车水马龙,歹徒才未第二次辗压;他再次逃过一劫。他说:“我听到车里的人用中文说了一句‘卖国贼拜拜’,所以更加肯定这是亲共人士或中共特务所为。”

为了自身安全,界立建现在出入都更加谨慎,他在窗户和门上作记号,以防别有用心者擅入或入室安装摄像、窃听设备,他甚至连食物都做隐藏记号,以防万一。

界立建认为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中共海外渗透的严重程度。

就在3月14日李进进遇刺后隔两天,3月16日,美国司法部就发布报告,起诉五名代表中共在海外跟踪、骚扰和监视美国居民的特务。其中刘藩(Frank)、马修·兹布里斯(Matthew Ziburis)、孙强(Jason)被起诉合谋触犯州际骚扰和非法使用身份识别手段罪。

界立建说:“这几乎是史无前例的,而且是由美国司法部发布,等于变相对中共其他潜伏在美的特务发出警告。”据其所知,这也让很多在美的五毛、亲共人士意识到不能继续助纣为虐,转而主动向有关当局交代之前与中共合作的事情。

女嫌张晓宁装疯卖傻 勿中计

界立建说:“女嫌张晓宁在109分局门口辱骂反共的都是叛徒,她仿佛是告诉世人,自己为中共立了显赫的功劳,充满自豪感。”但有些人却开始“带风向”,在网络上发帖、民运圈里讨论,试图以此说明张晓宁有精神问题而推诿罪刑。

界立建表示,张晓宁曾以“精神不适”拒绝第一次出庭,也屡有传言说她在监狱内精神起伏不定,企图营造出她罹患精神疾病的错觉。他说:“很明显是有幕后高人指点,要以精神疾病为由减轻甚至逃脱杀人罪行。”据界立建所知,之前在美国与张晓宁接触过的人,都不曾觉得她有精神异常。

李进进遇刺案敲响了海外民运人士的安全警钟,界立建说:“我们都不知道身边还有多少中共特务潜伏。”他认为美国政府应彻查张晓宁故意杀人案,绝不能让张晓宁装疯卖傻以精神异常为由逃脱杀人罪行,更不能让中共雇凶行凶、再装疯卖傻逃脱罪行变为常态;美方相关单位要全面彻查、逮捕中共海外代理人。◇ #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李进进律师追悼会 各界致哀送别
李进进遇刺案 检方对被告增加指控
李进进遇刺案 大陪审团以谋杀罪起诉张晓宁
民运界追思李进进  继承遗愿推动中国实现宪政
最热视频
【军事热点】30万北约快反部队对峙俄军 普京的烦恼不止于此
【远见快评】新风暴来了 不准星星点灯香港加油
【财商天下】武汉开发商跑光 南京银行窟窿大?
【秦鹏直播】广西孩子被调剂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横河观点】上海公安局数据泄漏 史上最严重
【百年真相】中共大跃进 饿死百姓四千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