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设黄码医院 或转移清零尖锐矛盾

人气 2263

【大纪元2022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易如采访报导)在中共清零政策下,上海、北京多座城市对疫情采取封锁政策。因为各种理由健康码被赋上红码、黄码甚至是普通人群,面临着被限制出行、就医困难。

4月29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在国务院记者会上称,将部署要求各地设立“黄码医院”、开通云门诊等,保障急危重症患者的救治。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5月1日告诉大纪元,上海封城一个月,作为第一个超过2000万人口被封城的大城市,而且由于背后掺杂了官场权力争斗因素,导致大量次生灾害发生。

他强调,尤其医院一再出现因核酸检测结果而拒绝接诊,导致连续出现病人死于非命的情况,引发极大民愤,致使官方由国家卫健委出面,将黄码医院规定为标准配置。

“表面上是上海封城所引发,但实质上是封城清零政策本身造成了恶果,官方不得不采取分级待遇的方式来给清零模式打补丁。”唐靖远说。

封城时间一延再延 市民得不到救治感到绝望

患有肾结石的徐女士在上海方舱隔离期间,因为肾积水,高烧不退,又不能自行就医,4月26日,解除隔离出方舱后,到医院挂急诊,医院说急诊不开,排队做手术要排两周以上。

像徐女士这样的“黄码人员”,在疫情爆发前,她住在外滩的一间酒店。按照上海防疫规定,出了方舱,需要7天居家健康观察,才能转绿码,平时住在酒店的人上哪去居家?酒店也拒收,路上也打不到车,最后流落到睡在商场厕所的一个角落,哀叹“上海是人间炼狱”。

记者5月1日联系上徐女士时,她在志愿者帮助下被送往医院,经过输液、吃消炎药,疼痛暂时缓解,但是手术还是遥遥无期,“因为床位太紧张,手术室太紧张了,他们说连脑溢血的(病人)都等了四天,像我们这种,就很难排得上。”

徐女士的案例绝非个案。5月1日,上海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如何做好门急诊诊疗,以及保障红、黄码的透析、放化疗患者的就医?

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答说,要求医疗院所“应开尽开”,做好“应急预案”,确保孕产妇、儿童、血液透析、肿瘤放化疗等特殊患者就医。

有网民质疑,今天已经是5月1日,不是4月1日,记者还在问红码黄码病人如何看病,还没处理好患者就医需求,“这类患者基数很大,但真的,一个月过去了,(官方)说法还是那些说法。”

据上海市卫健委公告,4月30日仍有29所二级以上医院停诊。

徐女士告诉记者,她从未想过在上海这座城市像她这种普通的手术也排不上、得不到治疗,“因为上海平时每天大约有七千多台手术,但是现在可能只开放不到百分之十,再加上封城这么长时间,大量的手术都积压下来。大家在医疗资源的挤兑上非常的厉害。”

徐女士说,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讲,真的是挺绝望的,现在医院只顾得上一些肿瘤、大出血等非常危急的病人,“但是,我们的病拖下去器官也会损坏呀!”

不打加强针变黄码 官方要为黄码人员建医院?

不只是曾经感染过新冠、解除隔离需要居家观察的人被赋予“黄码”,包括来自全国其它中风险地区的人群,或者是没做核酸、没按照官方要求“应检未检”的人员,健康码也被标示为“黄码”。

上海宝山区童女士5月2日告诉大纪元,她住的地方很多楼栋近期没出现阳性患者,核酸检测也都呈阴性,但官方还是要求天天测核酸,早上做抗原,下午排队做核酸,简直是折腾老百姓。

童女士说,“如果你不配合做核酸,就威胁老百姓,健康码给你黄的。健康码掌控在他们手里面的,不是说我没有感染就保持是绿的。它让你黄就黄,它让你红就红。”

最近疫情蔓延,许多地方还推出“不打疫苗变黄码”的措施。据大陆新浪网报导,4月15日,深圳福田街道办事处发短信通知称,不打“加强针”将被申请赋“黄码”,后果或为“出不了门,坐不了车,上不了班,逛不了街”。

近期,中国部分地方强制民众打疫苗,通知不打疫苗被赋黄码,不打加强针变黄码。(网络图片)

上海市民程先生也说,他最近刚接到街道办打来的电话,要他去打“防疫针”,他问街道办,“打的到底是防原来的COVID-19还是新的Omicron?要是原来的,没有免疫力,就不用打了;新的刚实验出来,还没派发呢。”街道办没有回应他的问题。

程先生质疑,中央说要在各地部署“黄码医院”,并不是真的为纾解老百姓的就医问题,“越来越多人被赋红码、黄码,但他们都是没病的人,现在要为没有病的人建立医院?”

中共官媒央视29日在显着新闻时段称“抗击疫情是一场人民战争”。程先生说,“说明防疫已不是科学问题,也不是医学问题,就是文革,所谓的人民战争,是针对人民打战争、对没病的人打战争啊。”

程先生认为,从上海这次封城经历可以预见,这场防疫人民战争要这么打下去,中国老百姓很快就要返贫了。

解决看病难抑或分级管控?

唐靖远分析,黄码医院的出现标志着在清零模式长期存在的背景下,中共对社会的控制越来越走向监狱化管控,“不同颜色码的人群去不同的指定医院就诊,这就是分级待遇管控模式,是监狱管理最具代表性的模式。”

他说,设立黄码医院,从表面上是解决疫情封控期间黄码人群看病难的问题,长远来看,却在整个社会人群中用待遇差别人为地制造了阶层的分裂,人为地制造“抗疫贱民”群体,这是中共挑动群众互斗的基础。

中国问题专家艾克‧弗莱曼(Eyck Freymann)4月29日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北京当局现在把一切赌注都压在了清零上。中共这种体制非常擅长鼓动群众搞运动,但运动开始后又不知如何阻止(破坏性的)后果。

唐靖远认为,当局强调所谓“打疫情人民战争”,实质是以防疫为借口,利用群众去管控群众、群众去斗争打击群众,把封城清零造成的各种人祸的责任推到基层防疫人员执行者的身上,从而让大众忽略这些尖锐矛盾的根源——是来自清零这种政治防疫的本身。

(记者熊斌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上海封城引发复杂政情 体制内官员披露内情
【新闻看点】上海政治“清零”企业主怒怼当局
上海蓝十字医院病患死亡 家属疑其染疫要求尸检
中比混血网红成功逃离上海 怒揭大封城惨况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