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致大陆企业不断裁员倒闭 或现失业大潮

人气 9375

【大纪元2022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今年以来,中国大陆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不断,各地纷纷封城、企业被迫关停。随后互联网企业接连传出大规模裁员潮和中小企业倒闭潮,或迎来大规模失业潮

大批互联网公司裁员

今年2月到5月,大陆互联网大厂持续传出“史上最猛”的裁员潮。相关企业强调是例行性的“人力资源优化”。

腾讯、阿里巴巴两大互联网巨头被曝出大裁员,据传一家裁员15%,一家裁员30%,而且是持续性裁员。字节跳动创新业务线一整条消失;快手不仅涉及电商,连算法、商业化、游戏等核心业务线都开始优化……京东、滴滴、爱奇艺、社交平台小红书、B站、喜马拉雅、有赞、微盟、团购平台美团,很多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中招。

团购平台龙头美团网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但北京多区在4月下旬进入防疫封控后,许多市民上网抢菜,却发现美团疑似缩编规模,关闭了其在北京的小区团购APP“美团优选”自提点服务。

公众号“燕财局”的文章说,中小业主没有收入,工人没有了工作。社会资本在不断流失,社会工作岗位在不断消失。消费者手上的可支配收入减少了,互联网的营收之道自然也会干涸。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教授谢田5月26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疫情清零政策,对实体经济影响更大,企业裁员一直非常严重。

“中共的清零政策,迫使人们不能出门、不能上街、不能消费。这就对零售业、实体店面影响比较大。现在看来,似乎从实体店面零售转到网上购物。但是经济整体下滑、消费缩减,已经开始冲击电商。”“基本上还是总体的经济滑落,导致一批互联网企业裁员。老百姓手中没有钱、没有购买力。不逛实体店,也开始不逛网店了,网上不消费,人们信心危机加强。电商也只好开始裁员了。”

他说,过去的二三十年间是互联网企业在往上发展的时期,在大公司里面工作的人工资较高,那时候职员们觉得很风光,没人想到将来会裁员。

谢田认为,“不管什么企业,所有的新兴行业都有一个上升的阶段,再慢慢稳定,有的也会下滑。尤其中国的互联网电商企业,很多有泡沫在里边。很多是境外的资本吹起来、推高的。”

署名卢松松的文章表示,整个互联网大环境确实不如预期,一方面是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正在加强,另外一方面是资本的不看好,所以,未来互联网大厂招聘收紧,裁员或许会是常态。

文章表示,互联网公司裁员,最惨的是2类人:
1:35岁以上的人,据说几个大厂35岁以上裁1/3,很多人还有房贷在还。
2:中小企业老板,疫情之下,业务暂停或者减少,而其它开支一分都不能少。

美的大裁员:只留下核心业务

5月21日在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和一位刚刚被优化了的老员工在内部论坛上隔空对话。已经流传了多日的美的大规模裁员信息得到证实。这次美的裁员,按照官方的说法,是裁撤掉了非核心业务,而只留下了核心的业务。

但是方洪波和美的官方都没有披露具体的裁员数字。此前传说的数字高达50%,但方洪波称“无中生有”。

《21世纪商业评论》报导,一位美的内部员工,给了美的裁员更加详细的信息。现在已经是第二轮(裁员),第三轮将在6月,裁掉1/3的人很正常。“没有绝对安全的部门,比例不一样而已。”以后每个月都有,后续可能还有四五轮。

报导说,在2021年底,方洪波为首的管理层就已经做出了“未来三年是寒冬”的预测。所以美的的核心,是恢复盈利。

传大规模裁员 重庆江小白承认裁员属实

近日,有自称是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前员工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江小白正在进行大规模裁员。3,000人的企业初步计划要裁掉1,000人。

另一名员工透露,江小白的重庆总部裁员比例大约在20%,同时杭州分公司也要裁40%。

对此,江小白对媒体回应称,“外界提及的减员比例并不符合实际情况,公司将会继续补充和强化人才梯队。”不过,江小白确认了裁员一事属实,“鉴于对内外部环境的判断,公司有序收缩非核心业务,相应情况属于正常的业务和组织优化调整”。

多少中小企业破产倒闭?多少人失业?

上海疫情封城一个多月之后,恢复“点对点”复工,但有上海打工者刚复工就被解雇。

上海业内人士张婉迪5月2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我认为(上海)解封之后,很多企业直接倒闭。”

张婉迪说,目前有企业解雇员工仅仅是裁员潮的开始,裁员高峰期应在复工之后:“很多社会反应刚刚开始,还没有到高峰,下一步就是企业倒闭潮。而且复工还早,我说的复工不是他们(政府)说的复工。大家正常上班,做生意为时尚早。”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4月份,大陆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1%,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其中,16岁—24岁、25岁—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分别为18.2%、5.3%。

微信公号“兽楼处”近日发文《他们都没做错什么》,文章说,中小企业许多都已经倒闭了。但是他们都没做错什么,只是因为时代的大潮。

知乎上一篇浏览量近千万的帖子《请问今年真的有很多私营企业破产,很多人失业吗?》,有600多个回答。在这些回答里,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到东北,一些中小型的民营企业家表示,我们倒闭了,我们撑不下去了。一个60多人的企业,变成了初创时的三个人的状态;一个曾经年收入过亿的外贸企业,老板每天的工作,都是研究疫情新闻。

谢田教授对大纪元表示,中国经济陷入衰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加上因疫情封城,造成了企业裁员、倒闭潮。基本上可以说中国经济泡沫快破灭了。

他说,“武汉封城的时候导致了很多零售业、运输业和小企业关门倒闭。所以现在会出现企业大规模裁员的现象。”

高校毕业生找工作更难 就业已出现内卷

今年大陆高校毕业生人数创历史新高,达1,076万人。但据人力资源公司智联招聘针对1.8万名高校应届毕业生所作的调查显示,截至今年4月,仅有15.4%的应届毕业生已经签约找到合适的工作,远低于前一年的18.3%,显示今年人多粥少。

据新浪科技微信号报导,疫情下的裁员浪潮已波及到了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5月11日,有用户在某职场社交软件爆料称,理想汽车在5月“毁约”了一部分2022届高校招生。随后,理想汽车官方向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

日前,小鹏汽车被曝毁约20余名应届生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阅读次数已经超过1.7亿。

据爆料,一名广州大四的王同学去年通过校招途径,与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就业协议。但今年5月,公司招聘人员称因为业务调整,不能提供就业岗位,将按照就业协议赔偿违约金5,000元。此后,多名网友相继在社交平台发声,目前和王同学一样被毁约的学生有20多名。

当前正是中国大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在职场竞争激烈的背景下,硕博毕业生扎堆“小县城”,多地出现就业“内卷”。

近期,多地名校硕博毕业生竞聘体制内岗位的消息引发热议。前不久,一名毕业于北京大学原子核物理学的博士应聘北京某街道办城管执法岗位的新闻也曾引发关注。

中国新闻周刊5月26日报导,一个不到20万人口的浙江小县城,24个岗位的入围人员几乎都来自知名高校,九成以上是硕博生。广东河源一山区县城招聘,引来700多名硕博报名。

5月10日,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政府发布《阜宁县2022年面向全国部分高校和境外世界名校引进优秀毕业生拟聘用人员公示(第一批)》。来自北大、人大、国科大等中国一流大学的百名毕业生出现在名单上。

报导说,名校毕业生“卷”入体制,部分原因是因为就业压力。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称,今年的就业压力非常大,但名校生扎堆体制内应当来说不属于一个有效配置,高质素人才进入公共服务队伍,虽然能带来公共服务的一定提升,但如果整个社会的效率不提升,实际上也不是一个社会合意的结果。

一名广东某211大学(中央部属院校)应届毕业生说,她因多种原因未能找到工作。目前,她在一家有机会转正的央企实习,若未能找到合适工作,她表示会考虑之后的国考和省考。

大陆公务员考录职位分为中央和地方两大序列,中央序列职位的考试即通称的“国考”,地方序列职位的考试即通称的“省考”。

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对本文有贡献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进入偿债高峰期 中国房产巨头面临违约风险
【财商天下】武汉开发商跑光 南京银行窟窿大?
巴克莱:关税变动对美国通胀影响不大
“一人买房 全家背债”唐山新政被指三光政策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5.5小时破案?唐山警方通报疑点多
【军事热点】30万北约快反部队对峙俄军 普京的烦恼不止于此
【百年真相】中共大跃进 饿死百姓四千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