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教科书

人气 319

【大纪元2022年06月24日讯】拜登政府一再对中共释放善意,但无论是5月26日布林肯对华政策演讲中所提的“新四无一没有”(“不寻求冲突、不寻求新冷战”、“不阻止中国作为大国发挥的作用”、“不遏制中国发展经济或提升人民利益”、“没有要试图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还是6月18日拜登表示正在“考虑”降低川普时期对中国商品祭出的惩罚性进口关税,招来的都是中共的打脸。

6月19日,中共外交部19日发表4万字长文,罗列21个“谬误与事实真相”,称布林肯演讲“渲染中国威胁,干涉中国内政,抹黑中国内外政策,试图发起对华全面遏制打压”;同日,中共驻美大使秦刚在推特上推介该长文的英文版。

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忍无可忍,6月21日发推说,“既然中(共)国外交部对布林肯国务卿的演讲做了那么一大长篇的回应,那么该是中(共)国政府审查部门,让中国公众在微博和微信上看看布林肯国务卿演讲的时候了,我们每次上传,每次被删除。”并再次附上美国大使馆网站上布林肯演讲的中文翻译链接。同时,伯恩斯也附上了秦刚的推特帖文。

这不能不说美国外交官有君子风度。对应的则是中共的蛮横无理和耍流氓。在这种情势下,6月21日,拜登还说“正计划”与习近平交谈,真不知道他想谈或能谈出什么东西来。当前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困境,相当明显了。

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拜登政府对中共的性质认识不清。

上届政府之所以在执政最后一年与中共开打“新冷战”,就是因为回顾到了常识,即最终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最后一个从未脱离过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执政党,只有北韩属于部分例外”;对中共的错误估计——“随着中国日益富裕和强盛,我们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实现自由化,可以满足本国人民日益强烈的民主渴望”——“已成为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2020年6月27日,时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关于中国的讲话)。

但是,拜登政府却从“新冷战”退回到“战略竞争”。拜登政府没有意识到,中共所代表的共产主义政体绝非“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政府”,而是一种荒谬的畸变行为。因此,才有了“四不一无意”——中共归纳的拜登政府对中共政权的表态,即不寻求与中国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及无意与中国发生冲突。

而且,拜登政府还一心要为美中的“战略竞争”设置“护栏”,避免误判,使之不至于滑向冲突或战争。

本来,美国相对中共具有全面优势,但这种战略上的退让和糊涂,顿使美中态势主客异位,中共有机可乘,高喊“东升西降”,对美嚣张、飞扬跋扈,简直视美为战败国,划出“三道红线”,提出“两张清单”,攻势凌厉,美方被动招架。

这令人深感荒唐。事实上,今日中共危机重重,是个典型的“泥足巨人”,其随时倒塌的可能性绝不亚于1980年代的苏联。这是美国再次获得“冷战胜利式成就”的历史时刻。

当初,里根总统(1981-1989在任)面临的形势也是严峻的,例如:1970年代的“滞涨”使美经济大受打击;1980年伊朗政权绑架美国大使馆人质,美方派遣部队救援失败;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强化全球进攻态势,等等。不过,里根力挽狂澜,成功促成了苏联的解体。

里根为什么获得历史性的功勋?简而言之,如施魏策尔(Peter Schweizer)1994年所写《Victory: The Reagan Administration’s Secret Strategy that Hastened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中译本名为“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一书所说,首先,“里根总统简直有一种天生的感觉,认为苏联不应该或者不能够幸存”。1981年5月,里根在圣母大学对学生们说,“西方将不会容忍共产主义,我们将战胜共产主义。我们不会因公开谴责它感到麻烦,我们将把它作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悲哀和奇异的篇章而予以删除,即使现在还在书写这个篇章的最后一页。”1883年3月8日,里根发表著名的(苏联是)“邪恶帝国”的演讲。1987年6月12日,里根在东西柏林交界的勃兰登堡门前发表演说,喊出了那句永垂青史的话——“推倒这堵墙!”( Tear down this wall!)

其次,里根神奇般的对苏联政体的弊端做出了正确的评估。里根对苏战略十分简单、清晰,即尽可能利用苏联的弱点,并由此确立美国的战略优势。美国的资源和手段当然不是无限的,但关键是谁更能承受损失和代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永远能比他们花费得更多”,所以无需“缓和”和收缩。“相对性”成为理解里根对苏战略的枢纽。里根政府全面施压,将军事、政治、经济等表层竞争转化成科技、创新、思想和制度等深层的竞争。同时,为避免苏联在竞争处于劣势且无法扭转时孤注一掷,也适时安抚,通过沟通和谈判降低危险系数。沟通和谈判重点围绕三个根本问题:一是在降低核战争风险上寻求共识;二是劝导苏联放弃计划经济体制;三是改变苏联对自身形象的看法。总的来讲,“美国在1980年代的政策成为苏联解体的催化剂。”施魏策尔认为:“里根政府的总体战略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威力,是各种政策的综合效应。这些政策就像一阵阵强烈的飓风吹进虚弱的苏联体制之中。”

赢得冷战是美国的宝贵经验,也是拜登政府应该继承的财富。今日之中共,比昔日苏联更危险、更难对付,但是,并非不可战胜。

自拜登2021年就任以来,中美对比态势已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俄乌战争恶化中共的国际战略环境,上海封城彰显中共所谓抗疫 “政治优势”、“体制优势”的破产与经济困局,围绕习近平三连任的内斗揭示着中共的分崩离析,从江苏“铁链女”到“唐山打人”民怨沸腾,对台战争威胁意味着中共的穷途末路,以及超过3.9亿中国人在海外网站公开声明“三退”等等,不一而足。

这是一个把中共送进垃圾堆的一个历史性世界。这是美国重新制定对华政策的一个历史性时刻。

我们曾高兴看到,2021年5月12日,布林肯宣布制裁一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四川省成都市前“610”办公室主任余辉)。我们也注意到,布林肯今年5月26日对华政策演讲中再次区分了中共和中国人民(“我们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有重大分歧。但这些分歧存在于政府和制度之间——不存在于人民之间。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怀有极大的尊重。”)。这些都是良好的信号。

但是,对美国而言,是要有更大的雄心,而不是仅仅说“中(共)国的总体目标是成为世界领先国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不会因为这个目标而批评他们——但这不会在我的任期内发生,因为美国还在继续发展壮大”(2021年3月25日,拜登在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上)。这是远远不够的。完全可以阔步前进。

当然,阔步前进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认识到:邪恶中共政权,不是人类所能接受的,而是我们必须铲除的。在这个意义上,2004年11月发表的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应成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一本很好的教科书。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美如何令苏联解体?里根总统经策师揭秘
专家:布林肯对华政策演讲没新意 错失机会
布林肯对华讲话被一删再删 伯恩斯怼秦刚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美电子战爆光 习放风连任底定?
【新闻看点】美国人再访台湾 中共“失意”军演
【军事热点】美下一代驱逐舰即将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慑中共
【探索时分】美国环太军演vs中共环台军演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预告】全世界中华传统武术大赛纽约登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