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道和班森贺选区地图之争 投票权专家说门道

如何画亚裔多数区、亚裔机会区?投票权专家:要看政治上有无凝聚力

人气 138

【大纪元2022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市选区重划委员会的规划进入最后阶段,这次选区重划将改变未来10年的政治版图。布碌崙两大规模相当的华社——八大道班森贺,为了如何划分“华人占多”的选区,两群人、两种意见开始交锋。

选区重划曾是一个被大多数华人忽视的过程问题。但现在已不是,一些华人已然认识到能够决定十年政治权力格局的选区划分是如此的重要且利益攸关。

本周一(8日),八个华人组织提出他们规划的“班森贺华人占多”的新地图,与法援会等组织提议的“团结地图”一样,将八大道华社推回到38选区。八大道华社的人看到的是他们的社区利益受损。

团结地图,图中八大道(紫红色代表亚裔)回到旧38选区与绿色一起,班森贺独自设新47选区。右上侧数据显示,新47选区的总CVAP人口为78.7%,右下侧环显示,亚裔在新47选区中的CVAP人口中占44.7%。(nyc.redistrictingandyou.org/)

八大道社区意见领袖凌飞说,他们不反对在班森贺整合出一个“亚裔主导”的选区,“班森贺原本就看不到明确的边界,华人杂居程度很高,他们可以向下、向东划出一片华人区,U大道的华人也很多,为什么要向上挤,和八大道相争?”

凌飞说,这个“班森贺地图”让八大道华社继续和极左的、人口同样众多的西语裔社区合并。华社支持警察、反对大麻,强调传统与保守;而4大道到红钩区的西语裔社区则反对警察、街道上弥漫着大麻的臭味。

“这是两个有着明确的分界线的社区,各持不同价值观、不同文化传统、彼此分离。”凌飞说,事实上,38选区极左的西语裔市议员自今年1月上任后从来没有关心过八大道华社,在华社强烈要求下,该议员过来走了一圈,然后再无下文。

“坦白说,将来即便华人当选,也不可能去关心西语裔。”凌飞说,这种选区划分导致的结果是,无论哪一方当选都不能代表该区选民,也不会关心整个选区。

而市选区重划委员会7月15日提议的第一版地图,将八大道华社完整地归入一个“新43选区”。凌飞说,这是八大道华社所支持的,也能够更好地保持他们的政治凝聚力,并且保证社区的完整性。

选区委员会的第一版地图,图中八大道(紫红色代表亚裔)划入新43选区,与绿色的西语裔分开。右上侧数据显示,新43选区的总CVAP为76.5%,右下侧环显示,亚裔在新43选区中的CVAP人口中占56.8%。(nyc.redistrictingandyou.org/)

他认为,班森贺社区在第一版重划地图中,基本上处于43和44两大选区,比现在分在四个选区,已经大为改善。反之,8月8日推出的班森贺地图“直接破坏了八大道华人社区的完整性,也直接影响了选区内华人社区的代表性。”

他说,八大道华社组织昨天(12日)已开始动员义工们,在各个超市、商家、酒楼、街道上设点,每天分组收集签名直到19日,他们准备在21日布碌崙的选区重划公听会当天,把反映当地“支持新43选区”的签名信递交给选区重划委员会。

两种意见的交锋

班森贺华社在8日提出“班森贺地图”、挑战选区重划委员会第一版地图时,也有他们的理由,说这一张地图可以兼得两种好处:

一是从公民投票适龄人口数据(CVAP,Citizen Voting Age Population)出发,出现一个“班森贺亚裔占多”选区;二是从亚裔人口数出发,可以出现“两个亚裔占优的选区,可能两个华人议员”。

对此,凌飞反驳说,亚裔比例过半数,其实在南布碌崙政治/选区板块早就存在,“比如纽约州众议员第49选区,亚裔比例高达57%!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并没有产生所谓的华人议员,相反几十年来都是民主党的老议员躺赢。”

因此他认为,如果南布碌崙政治/选区板块基本不变,华人政治苗子也就没有出头的可能。“那些在任的现任议员们如果还在各自的选区内做些微小的调整,还在各自地跑马圈地,那么,华人的政治力量根本就长不出来!”

凌飞说,这是“新43选区”大破大立的意义所在。新的市议会选区地图,是一个破天荒地以华人为主的选区划分。“这个地图,将会打破南布碌崙几十年来一成不变的政治格局。”

需要指出的是,选区委员会的新43选区的总CVAP为76.5%,亚裔在新43选区中的CVAP人口中占56.8%。而团结地图中,班森贺独自设的新47选区,亚裔在CVAP人口中占44.7%。

选区规划专家跟踪投票模式

两套地图方案,选区重划委员会最终将挑选哪种呢?投票权专家韩德丽(Lisa Handley)博士长期跟踪选民数据分析和投票模式,她在周四选区委员会举办的在线分析会上,用案例说明《选举权法》在选区划分上是怎么应用原则的。

谈及如何确定少数族裔在政治上是否有凝聚力的问题,韩德丽说,她要看各选区的模式,了解其种族构成和他们的投票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统计问题;不仅要弄清楚,每个群体在每场选举中是如何投票的,还要确定投票是否两极化(例如一个选区内西语裔选西语裔,亚裔选亚裔)。如果有,那么就必须确保创建的选区给少数族裔选民一个机会来选举他们选择的候选人。

那么,选区委员会如何判断一个地区是否要为少数族裔选民提供选举的机会?韩德丽说,你必须单独做每个区的具体功能分析,实际上看该区的投票模式,以确定少数族裔选民选择的候选人是否会当选。然后看以前的两极化在新建议选区下会发生什么。

韩德丽将选区分为某族裔的“多数选区”(majority districts)以及“机会选区”(opportunity districts)两种。“多数选区”也就是该族裔群体在公民投票适龄人口中占多数的地区,这个门槛水平是50%或超过一半,专家看CVAP数据,不看人口,因为有些区的非公民人数比较高。“机会选区”是指该族裔在这个区规模很大但不是多数,有机会,这也是《投票权法案》所鼓励的。

专家:划分选区要看政治上有无凝聚力

谈及布碌崙日落公园38选区,韩德丽说,如果类似38选区这样有多数亚裔选民的区,选区规划要求是“从人口统计上为他们投票支持的候选人获胜提供机会,而不是保证他们的候选人一定获胜。”

(对于重划的地图)她认为没有必要回到绘图板,重新开始。她认为有改进的余地,但没必要推倒重来。委员会将公布分析报告,社区也可以反馈意见。

她再次谈及凝聚力的问题,在一个法庭起诉案中,佛罗里达州想在某县为西班牙裔多划一个选区,但是,从区域团体投票分析中看,在该县为西班牙裔绘制额外的选区没有意义,“他们在地理上不集中。因此,你有时确实要考虑这个群体是否具有凝聚力。而这些群体之间有很大的区别。结果是,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凝聚力。”

韩德丽说,在这个过程的最后,可能还会考虑是否要划出联盟区,以显示或根据投票权法案的要求。例如史坦顿岛,那里没有少数族裔群体占主导的选区,当你把三个群体结合起来时,你才会有一个50%以上的选区,但三个群体一直在选举一个候选人,这种就是联盟区。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纽约市议会选区重划草案 推迟发布
市议员黄敏仪鼓励民众积极参与选区重划
市议会选区重划 皇后区公听 华人勇于发声
布碌崙选区重划听证 聚焦设立“亚裔多数选区”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思想领袖】加拿大“自由车队”的真实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