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无私、奉献的台湾知识灯塔——忆桂冠出版社长赖阿胜

赖阿胜一家人快乐出游。(赖阿胜家人提供)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朱孝贞台湾台北报导)拥有48年历史的桂冠出版社,是台湾早期的知识灯塔,社长赖阿胜开启台湾学术演讲先河,把新知、学问带进台湾,灌溉台湾文学一亩田。同时,他也是充满热血与理想的硬颈客家人。前文化部长郑丽君对他赞赏有加,赖阿胜一生致力出版及经典作品的引介,对台湾文化影响深远。

赖阿胜二女儿立雪为爸爸做的戚风蛋糕。
赖阿胜二女儿立雪为爸爸做的戚风蛋糕。(赖阿胜家人提供)

赖阿胜1950年出生,是台湾苗栗县南庄乡出身的出版家,创办桂冠图书公司。2019年11月,他在苗栗三湾步道健行,疑是失足坠崖身亡。夫人与二位女儿还在伤心难过时,就面临要处理桂冠的所有事务问题,由于以前赖阿胜都不会把公事带回家,所以两个女儿与夫人都不知道公司的大小事情。现在要处理就非常的棘手、困难,备感身心俱疲,面对即将到来的父亲节更让他们感到伤心。

在父亲节特别日子里,缅怀这位对台湾贡献良多的赖阿胜先生,在《大纪元时报》邀约下,大女儿赖立文、二女儿赖立雪、夫人邓玉娟终于答应接受采访。谈谈赖阿胜对台湾人民早期在思想、文学方面的贡献!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赖阿胜家人提供)

赖阿胜是个不修道却在道中的人,凡事只看国家、社会、学生需要什么就去做,不会考量自己能赚钱吗?从年轻怀抱理想一步步踏入出版业的苦海深渊。青创贷款开始创业,奋斗四十几年两手空空离世,留给妻子与两位女儿的是一团解不开的谜题。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赖阿胜家人提供)

桂冠除了大量译介西方文史哲丛书、出版相关本土研究书籍逾两千种外,大女儿赖立文表示,早期台湾的思想比较封闭,父亲跟几位教授一起在台大办一系列的讲座,引进国外思想。现在网路太透明很方便取得,但是很多学生却没有判断力,看到一则讯息不分好坏照单全收,这是目前较严重的问题。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
赖阿胜大女儿赖立文是一位音乐家。(赖阿胜家人提供)

择善固执 坚持品质

家人在整理仓库时,看到一系列绝版书《草叶集》,这是美国诗人华特·惠特曼于1855年出版的诗集。让家人想到赖先生对出版事业的固执,就是不计成本要做到最好。不够好重做,要把最好的呈现在读者面前,喜欢听读者的反馈,还特别开了书店,直接与读者面对面接触。

现在出版的很多是工具书,成本低回收快。桂冠出版的书大部分是跟国外签下版权,有出版量的压力,成本高回收时间长。桂冠一向以服务精神、品质为导向,后期在笑中带泪、泪中带笑还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出版书不是为了赚钱,是要把好的知识的种子散播出去开花结果。”

桂冠的很多资金都用在跟外国签约、版权的处理上,有关版权的契约书厚厚的一大本。有德文、法文、日文,各种语文。还有日本公司写信来感谢。现在赖阿胜的两个女儿,处理了两年却仍然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些版权,只能当个纪念保存吧!

“由于疫情与书店没落没赚钱,又无资金继续经营。就遵循父亲遗志把全部的书捐给公部门与学校,让书发挥功效像种子一样能够发芽。”这是三人最后的决定。

赖阿胜、夫人与大女儿。
赖阿胜、夫人与大女儿。(赖阿胜家人提供)

赖阿胜在台湾尚未完全数位化前,已经预见了出版业的数位化将来临。赖立雪说,“我父亲、桂冠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做数位化了,但是不看书的人还是不会看书。也不见得有很多人买(电子)书啊!只是做了但并没有得到纾解。”出版社面临很难生存的困境,普遍读书风气不盛,新书刚出来,书店就以七九折出售。出版社只能靠书本的大量销售才有微薄的利润。出版社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求生存,还要尽量精简人事,连主编都要兼做其他的事情。

传承知识 学生感念照顾之恩

赖阿胜对学生的照顾,让学生铭记在心。他晚年回到苗栗三湾乡下居住,还有很多学生会来看他,“都说是来朝圣”。赖先生把书比批发价更便宜给学生,甚至送给需要的老师、学生。他常跟家人说:“学生愿意读我的书就觉得很光荣。只要有一个学生读书就能把知识传承下去。”

在生前将数位化的“现代新知”无偿捐给学校供学生使用。还将自己老家的一块2.6公顷土地捐给“国立联合大学客家学院”用于教学研究推广、在地多元文化推广及产业发展。赖阿胜也想致力于客家文化的研究与推广,但是这个愿望只能靠后进再接再厉完成。

虽然不乏政界好友,但是不愿与政治有牵扯的赖阿胜,在桂冠三次经济风暴时都不愿开口讨救兵,更为了坚持出版业的操守能独立、客观出版而拒绝中国方面的金援。宁可让桂冠与他本人一起羽化,也不愿屈就现实。

钢铁男子 也有柔情的一面

这么刚强的一位男儿,也有他柔情的一面,在两姐妹还小时,爸爸会哄他们入睡,常常作势在空中抓了一只蚂蚁仙人(瞌睡虫)放在姐姐跟妹妹的腋窝,说这样可以很快进入梦乡。赖阿胜带着童趣跟孩子互动。

赖立雪想起九岁那年,父亲突然叫她坐在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纸跟笔,对她说,你坐在这里画画。终于在她秀丽的脸庞露出一丝丝浅浅的笑意,“当时我非常的开心,第一次可以坐在老板的办公桌。”画了两只牛在吵架,小女孩拿着皮鞭打他们,树上有小鸟在看。画好了就被公司的职员拿走,后来竟然成为《如何管教孩子》这本书的封面。

赖阿胜与爱犬。
赖阿胜与爱犬。(赖阿胜家人提供)

在一旁的遗孀邓玉娟,脸庞明显消瘦了一大圈,她说,“赖先生刚走时,我常常在梦中看到他,穿得非常绅士,这是他以前不会穿的欧式风格,有时还会穿风衣。身后都有一个随从,看来是白领阶级的模样。”一年后才没再梦到赖先生。邓玉娟觉得,“总不会每次都是巧合,应该是一种感应。几乎都是一样的梦境,看到赖先生面带微笑,没说话。”在做对年的时候,赖先生在梦中开口讲话了,“我很好,不要担心我。”

邓玉娟说,卖掉了三湾乡下和台北的房子,现在暂时住在朋友的家,过程是非常痛苦与不解。接着她笑说,想起小时候读的一个故事,法国有个人在研究陶瓷,烧陶需要很高温,在没东西烧了的时候,他把家里能烧的家具全部丢进去烧,即使老婆在一边尖叫也置之不理。他为的是烧出一个理想中最好的瓷器,他觉得烧出一套自己要的瓷器,完成了自己的理想,那些身外之物不算什么。说完故事,邓玉娟吸了一口气后表示,“现在似乎可以体悟到,赖先生为了心中那份理想在所不惜的坚持。”

赖阿胜将西方思想与文化引进台湾,开启台湾知识的新篇章,已经圆满完成并落幕。虽然赖阿胜已经羽化,他坚持初心,把知识的种子散播在台湾这块土地,让它开花结果。赖阿胜无私奉献的精神永存国人心中。◇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