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3名芯片高层落马 中国芯片业地震内幕

人气 13058
标签:

【大纪元2022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程静采访报导)中国芯片业高层、华芯3名高管今天(8月9日)被调查。消息称,习近平对半导体业投资千亿美元,技术却未获突破感到恼火,预计落网的人愈来愈多。分析认为,因为运作机制问题,中共撬动巨额资本,芯片大跃进却成一地鸡毛。

芯片国企大佬近期集体落马

据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8月9日消息,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监杜洋、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中纪委国家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信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北京市监委监察调查;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二部原总经理刘洋(非中共党员)涉嫌严重违法,经国家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北京市监委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杜洋1977年生,复旦大学中文系学士学位、先后在日本、英国、清华大学获管理硕士学位。先后任职中国银行、国家开发银行;2014年参与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大基金)组建工作,并参与发起设立华芯;2018年,发起设立上海半导体装备材料基金。

刘洋1981年生,硕士研究生学历。先后在西门子(中国)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国华电力分公司战略发展部任职,2012年10月至2014年12月在国开金融基金一部担任资深副总经理。

杨征帆1981出生,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学历。先后在清华同方威视产品开发部、央行沈阳分行,开元(北京)城市发展基金任职;2014年12月起历任华芯高级经理、资深经理、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目前在多家上市公司任职。

自7月中旬以来,已有3名中国芯片行业高管被官方通报调查,包括中共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原司长、芯片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管理芯片大基金的华芯原总裁路军;原工信部部长肖亚庆。

还有3名传出被带走接受调查并失联的,包括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和前总裁刁石京;芯片大基金旗下的深圳南山鸿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王文忠。

这6人都与俗称“芯片大基金”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密切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芯片大基金是在2014年6月由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企业发起。大基金一期募资1,387亿元(人民币,下同),2018年5月全部投资完毕,覆盖制造、设计、封测、设备材料等领域企业。2019年设立的二期基金募资2,041.5亿元,重点投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领域。

落马内幕:巨额投资打水漂 中南海恼火

中国近年来倾“举国之力”发展芯片产业。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近期到湖北一家芯片业公司考察,称目前突破“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已经“刻不容缓”。

日前彭博社引述消息称,高层官员上个月审查半导体业的报告时,发现行业技术进展可能被夸大了,许多投资并无取得成果。

中国每年1,550亿美元的半导体需求依赖进口。尽管中共国家科研院所等在光刻机方面付出大量努力,但光刻机仍由荷兰ASML主导,日本仍控制关键化学品光刻胶供应。

报导说,过去10年中共投入上千亿美元资金,加上美国在技术上不断收紧限制,这令中共高层很是恼火。

近年来,在美国的制裁下,中国无法获得生产最高端芯片的EUV制造设备,也缺乏先进的设计软件。中国目前的水平在14纳米,与国际领先水平有2~3代的代差。

今天(9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两党立法《芯片和科学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为美国国内半导体行业提供2,800亿美元,以对抗中共经济胁迫,赢得竞争、加强国家安全。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说,这波芯片反腐浪潮的本质,就是当局意识到自己在中美芯片竞争格局中已经落入下风、有被三振出局的危险了,因此必须有人来承担这个罪责。

唐靖远说,最高层的决策者面临着中美竞争的巨大政治压力,而大基金这样的巨资投入迟迟得不到预期回报,高层需要追责,这种压力传导到下面,必然以反腐形式进行清算,同时也等于推卸掉自己决策错误的责任。

撬动巨额资本 芯片大跃进成一地鸡毛

清华紫光集团号称“国内最大的集成电路企业”,仅仅风光了7年,曾扬言要收购台积电和联发科的紫光集团2021年7月9日宣告破产重组。

2014年,芯片大基金成立半年后,首个大规模投资对象就是紫光集团。

紫光2014年起大举并购战略扩充版图,先后并购展讯、锐迪科两家IC设计厂商,又入股硬碟厂威腾电子合并储存快闪记忆体大厂晟碟(SanDisk),并收购重量级的美光,短短两年就砸下九十亿美元投资,还传出要入股台湾系统的封测厂硅品、力成、南茂,欲逐渐建构产业垂直版图。

网易财经作家关不羽分析,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就是房地产思维的“买买买”,大举并购,豪掷千金。被冷眼旁观的郭台铭一语道破“不过是个炒股票的投资者”。

紫光集团只是制造中低端芯片,未能造出过可以解决所谓“卡脖子问题”的高端芯片。

关不羽说,如果不是房地产调控导致紫光的地产板块崩塌,资金链断裂,紫光集团的“一芯三吃”(资本红利、土地红利、产业政策红利)的饕餮盛宴还会继续。

另一个曾声名大噪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曾经从台积电挖来了众多高端人才,也进口了阿斯麦尔的先进光刻机,唐靖远说,硬实力软实力都有了,但最终彻底烂尾,一地鸡毛,原因就在于运作机制问题。

关不羽表示,芯片大基金牵头,从银行到地方政府再到各大企业,“全民造芯”运动数千亿、上万亿的钱烧进去了,小小芯片竟然成了个天大的漏勺。

分析:中共国家队模式在芯片业难以成功

问题出在哪里?唐靖远认为,中共决策者最大的误区就在于,以为砸钱就可以搞定一切并达成独家垄断,这与芯片产业本质相悖。

他说,大基金模式实际上就是中共典型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所谓“国家队”模式,在某些领域、尤其是一些传统粗放型产业领域,可能起到人多钱多力量大的优势,并产生弯道超车效应。

“在芯片这样高度产业细分及高度专业化、集成化的领域”,他说,“中共的国家队模式就难以成功,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芯片产业完全国产化,中共国家队模式就是违背芯片行业基本运作规模的产物。”

华裔学者李恒青也表示,中共一直有个错误认识,叫“后发优势”也叫“弯道超车”,说发展的晚,直接抄过来就好了,可以避免其它西方国家在早期出现的问题。但实际上是后发劣势。

澳洲华裔经济学家杨晓凯跟中共御用经济学家林毅夫曾有一次公开辩论,林毅夫一直鼓吹后发优势,就是抄袭、超车,但杨晓凯说,实际上后发是有劣势的,就是做夹生饭,而且到一定程度就走不动了。

对芯片国家队走向房地产,唐靖远认为,相关决策者为了政绩,只能搞瞒天过海之计,将资金投资到房地产或金融等其它暴利行业,导致需要长期投入的本行反沦为配角,这是中共体制的痼疾。

“这种模式贯穿了每一个领域及每一个层面,一旦决策者被政治正确或政治需要所绑架,决策政治化、违背基本的科研规律,结果必然就是弄虚作假、黑洞烂尾来收场,这不是换个人或换个班子就能解决的。”他说。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打击中共 美限制14奈米以下芯片设备输出
美国接连出击 牵制中共芯片产业
美国通过芯片法案 北京掀调查风暴
芯片无影投资无踪 中国芯片泡沫破裂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车评】试驾全新Z跑车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