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过芯片法案 北京掀调查风暴

【大纪元2022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特约记者寒石报导)7月28日,美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价值2,800亿美元的《芯片与科学法案》。法案明确要求,获得美国补贴企业,未来十年禁止在中国大陆新建或扩建半导体工厂。与此同时,中共当局芯片行业掀起一场引发国内外关注的调查风暴,行业大佬人人自危、谣言四起。7月29日,沪深股市开盘后,半导体及元件、积体电路设计、芯片、汽车芯片板块整体下跌。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副总裁、战略技术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路易斯(James A. Lewis)认为:这一旨在振兴美国芯片制造业、抗衡中国的法案,或成为引发大陆当局对内部腐败问题调查的导火索。

大佬密集被带走 半导体行业大地震

7月29日,据大陆内容平台“知乎”使用者IC TIME消息,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天数智芯董事长兼CEO刁石京被调查,目前处于与外界失联状态。

据公开信息,刁石京2018年加盟紫光集团,主管芯片业务板块。随后担任紫光国微董事长、紫光展锐执行董事长、长江存储执行董事等职务。2019年担任紫光集团DRAM事业群董事长。

28日,工业和资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被调查。成为中共十九大以来首位在任内落马的部长级官员。

27日,据财新报导,中国国家积体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丁文武被有关部门调查。丁文武曾任工信部电子资讯司司长,2014年基金公司成立之后出任总裁至今。

25日,中国紫光集团前董事长赵伟国被有关部门调查。由赵伟国掌控的紫光集团曾在2015年7月提交收购提议,希望以230亿美元全盘收购美国记忆体生产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后被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叫停。

17日,中国国家芯片大基金管理公司原总裁路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路军曾任华芯投资总裁,2020年底调回国家开发银行。华芯投资成立于2014年8月,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积体电路投资管理机构。

14日,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被有关部门带走。据财新报导称,王文忠和路军是同学关系,在进入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公司之前,无大型或知名投资机构任职经历。

多位行业高层人士相继被带走调查,涉及到中国国家积体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华芯投资、紫光集团现任与前任负责人。产业投资基金与紫光集团自成立以来的密切联系,也引发市场众多猜测。

中共“芯腐败”,大基金高层合照热传,左起四人全部落马,包括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左一)、华芯投资总裁路军(左二)、紫光集团总裁赵伟国(左三)、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总经理丁文武(左四)。(网络图片)

“大跃进”十二载 光伏产业凉凉

无独有偶,光伏产业在中国新兴行业中也曾声名显赫。新兴产业的特点是生命力强、市场前景广阔。但仅十年,大陆光伏产业就从“风光”落到“萧条”,不能不令人深思。

2006年,被称为“光伏教父”的施正荣以186亿元身家问鼎中国首富,使光伏行业进入人们视野。光伏行业的高收益与高增长,点燃了中国国内厂商的投资热情。

2010年9月,中国当局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均把光伏产业列为优先扶持发展的新兴产业。光伏产业开始爆发式增长。

据中国“国际能源网”能源要闻资料显示,在600多个城市中,有300个发展光伏太阳能产业,100多个建设了光伏产业基地,数十个光伏产业园提出了上千亿元的产值目标。

2013年,产能过度扩张造成供需失衡的后果及影响开始显现,光伏产品价格持续下跌,全行业陷入亏损,光伏企业普遍开始减产、停产。

2016年,中国光伏电站市场从之前的0.5GW猛增到63GW,成为世界第一的光伏电站安装大国。

2018年中国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称光伏产业阶段性产能过剩,明确规定要控规模、限指标、降补贴,鼓励以市场化手段促进光伏产业的有序发展。

通知一经发布,市场恐慌情绪迅速蔓延。A股光伏板块集体跳水,500多亿市值蒸发,多家龙头企业股价触及跌停,硅料、硅片价格受重挫。大厂商联名上书请愿,小厂商干脆关门大吉,不少投资者和从业者直呼:“光伏凉凉”。

据“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注销的光伏企业达2,744家,平均寿命2.6年。湖南、河北、新疆、陕西、湖北、江西、内蒙古、安徽、江苏、河南、浙江、广东、山东等十三省共计消亡1,866家,占比达68%,其中山东、广东、浙江光伏企业消亡数量位居前三。

2017年4月,工人在武汉市的一栋高楼上安装光伏面板。(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举国体制办产业 政治运动或发展经济?

近年来,众多投资金额动辄百亿、千亿级的大型半导体投资项目相继在各地上马,但是烂尾、停工等消息却频频出现。

网民“哈佛观察员”感慨道,几年前中国掀起一场“大造芯片”运动,全民都参入到这“弯道超车解决卡脖子问题”的行业。如有质疑就会招来一片不爱国的骂声,如今这些造芯片者“超车奇迹”没见到,却见一个个都“翻了车”。

据百能云芯旗下订阅号“芯片视界”统计:2019至2020年,成都格芯、武汉弘芯、济南泉芯、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等七家芯片制造企业资金链断裂,先后烂尾。据了解,中国国家国有资本向这些企业倾注的资本都在百亿人民币以上,其中仅武汉弘芯一家投资额就达到1,280亿元。

网民“投行泰山”说:“嘴里说着张江的芯片大业,心里念的却是陆家嘴的上市经。从2020年到现在,中国国内新成立的微电子公司有几万家,90%公司在蹭热度,根本没做芯片设计、制造或者封测。剩下的10%里,9%在拉投资,拿补贴,剩下1%真正做事的。”

旅美经济学者夏业良说,“大陆芯片业造假成风,骗取中国国家科研经费是普遍现象,而且愈演愈烈。”早在2006年,上海交大就曾发生“汉芯一号”芯片造假事件,致中国刚兴起的半导体产业停滞不前。

华东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王文祥博士在《光伏产业困境的形成:路径、机理与政策反思》中说:“无论从全球大市场还是从内部市场来看,光伏产业迄今为止都是一个高度依赖政策驱动的产业,从未在脱离政策扶持的情况下依靠市场机制的调节自行成长。换句话说,光伏产业兴衰的基本动力迄今为止均源于政策变动而不是市场自发需求,其兴衰的基本调节机制不是市场机制。”

作家楚寒在《举国体制的反思与出路》文章中指出:中国举国体制是为政治化服务的样板工程,根本不关心十多亿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的权益。举国体制的最大弊病,就是它沦为了利益集团追求政绩、谋取私利的工具,腐败衍生和黑箱作业也随之而来。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传美拟限制对华出口存储芯片制造设备 对抗中共
陈思敏:从习近平整顿“芯腐败”所想到的
美酝酿新禁令 芯片大厂长江存储或遭打击
陆芯片企业大佬纷纷落马 为芯片大跃进背锅?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