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過芯片法案 北京掀調查風暴

【大紀元2022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專題部特約記者寒石報導)7月28日,美國會眾議院通過了價值2,800億美元的《芯片與科學法案》。法案明確要求,獲得美國補貼企業,未來十年禁止在中國大陸新建或擴建半導體工廠。與此同時,中共當局芯片行業掀起一場引發國內外關注的調查風暴,行業大佬人人自危、謠言四起。7月29日,滬深股市開盤後,半導體及元件、積體電路設計、芯片、汽車芯片板塊整體下跌。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戰略技術政策項目主任詹姆斯‧路易斯(James A. Lewis)認為:這一旨在振興美國芯片製造業、抗衡中國的法案,或成為引發大陸當局對內部腐敗問題調查的導火索。

大佬密集被帶走 半導體行業大地震

7月29日,據大陸內容平台「知乎」使用者IC TIME消息,原工信部電子司司長、紫光集團前總裁、天數智芯董事長兼CEO刁石京被調查,目前處於與外界失聯狀態。

據公開信息,刁石京2018年加盟紫光集團,主管芯片業務板塊。隨後擔任紫光國微董事長、紫光展銳執行董事長、長江存儲執行董事等職務。2019年擔任紫光集團DRAM事業群董事長。

28日,工業和資訊化部黨組書記、部長肖亞慶被調查。成為中共十九大以來首位在任內落馬的部長級官員。

27日,據財新報導,中國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總裁丁文武被有關部門調查。丁文武曾任工信部電子資訊司司長,2014年基金公司成立之後出任總裁至今。

25日,中國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被有關部門調查。由趙偉國掌控的紫光集團曾在2015年7月提交收購提議,希望以230億美元全盤收購美國記憶體生產商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 Inc., MU),後被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叫停。

17日,中國國家芯片大基金管理公司原總裁路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路軍曾任華芯投資總裁,2020年底調回國家開發銀行。華芯投資成立於2014年8月,是國家開發銀行旗下積體電路投資管理機構。

14日,深圳鴻泰基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夥人王文忠被有關部門帶走。據財新報導稱,王文忠和路軍是同學關係,在進入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公司之前,無大型或知名投資機構任職經歷。

多位行業高層人士相繼被帶走調查,涉及到中國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華芯投資、紫光集團現任與前任負責人。產業投資基金與紫光集團自成立以來的密切聯繫,也引發市場眾多猜測。

中共「芯腐敗」,大基金高層合照熱傳,左起四人全部落馬,包括紫光集團聯席總裁刁石京(左一)、華芯投資總裁路軍(左二)、紫光集團總裁趙偉國(左三)、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總經理丁文武(左四)。(網絡圖片)

「大躍進」十二載 光伏產業涼涼

無獨有偶,光伏產業在中國新興行業中也曾聲名顯赫。新興產業的特點是生命力強、市場前景廣闊。但僅十年,大陸光伏產業就從「風光」落到「蕭條」,不能不令人深思。

2006年,被稱為「光伏教父」的施正榮以186億元身家問鼎中國首富,使光伏行業進入人們視野。光伏行業的高收益與高增長,點燃了中國國內廠商的投資熱情。

2010年9月,中國當局發布《關於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均把光伏產業列為優先扶持發展的新興產業。光伏產業開始爆發式增長。

據中國「國際能源網」能源要聞資料顯示,在600多個城市中,有300個發展光伏太陽能產業,100多個建設了光伏產業基地,數十個光伏產業園提出了上千億元的產值目標。

2013年,產能過度擴張造成供需失衡的後果及影響開始顯現,光伏產品價格持續下跌,全行業陷入虧損,光伏企業普遍開始減產、停產。

2016年,中國光伏電站市場從之前的0.5GW猛增到63GW,成為世界第一的光伏電站安裝大國。

2018年中國國家發改委、財政部、能源局聯合發布《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稱光伏產業階段性產能過剩,明確規定要控規模、限指標、降補貼,鼓勵以市場化手段促進光伏產業的有序發展。

通知一經發布,市場恐慌情緒迅速蔓延。A股光伏板塊集體跳水,500多億市值蒸發,多家龍頭企業股價觸及跌停,矽料、矽片價格受重挫。大廠商聯名上書請願,小廠商乾脆關門大吉,不少投資者和從業者直呼:「光伏涼涼」。

據「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統計,截至2018年底,中國已註銷的光伏企業達2,744家,平均壽命2.6年。湖南、河北、新疆、陝西、湖北、江西、內蒙古、安徽、江蘇、河南、浙江、廣東、山東等十三省共計消亡1,866家,占比達68%,其中山東、廣東、浙江光伏企業消亡數量位居前三。

2017年4月,工人在武漢市的一棟高樓上安裝光伏面板。(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舉國體制辦產業 政治運動或發展經濟?

近年來,眾多投資金額動輒百億、千億級的大型半導體投資項目相繼在各地上馬,但是爛尾、停工等消息卻頻頻出現。

網民「哈佛觀察員」感慨道,幾年前中國掀起一場「大造芯片」運動,全民都參入到這「彎道超車解決卡脖子問題」的行業。如有質疑就會招來一片不愛國的罵聲,如今這些造芯片者「超車奇跡」沒見到,卻見一個個都「翻了車」。

據百能雲芯旗下訂閱號「芯片視界」統計:2019至2020年,成都格芯、武漢弘芯、濟南泉芯、南京德科碼、陝西坤同等七家芯片製造企業資金鏈斷裂,先後爛尾。據了解,中國國家國有資本向這些企業傾注的資本都在百億人民幣以上,其中僅武漢弘芯一家投資額就達到1,280億元。

網民「投行泰山」說:「嘴裡說著張江的芯片大業,心裡念的卻是陸家嘴的上市經。從2020年到現在,中國國內新成立的微電子公司有幾萬家,90%公司在蹭熱度,根本沒做芯片設計、製造或者封測。剩下的10%裡,9%在拉投資,拿補貼,剩下1%真正做事的。」

旅美經濟學者夏業良說,「大陸芯片業造假成風,騙取中國國家科研經費是普遍現象,而且愈演愈烈。」早在2006年,上海交大就曾發生「漢芯一號」芯片造假事件,致中國剛興起的半導體產業停滯不前。

華東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王文祥博士在《光伏產業困境的形成:路徑、機理與政策反思》中說:「無論從全球大市場還是從內部市場來看,光伏產業迄今為止都是一個高度依賴政策驅動的產業,從未在脫離政策扶持的情況下依靠市場機制的調節自行成長。換句話說,光伏產業興衰的基本動力迄今為止均源於政策變動而不是市場自發需求,其興衰的基本調節機制不是市場機制。」

作家楚寒在《舉國體制的反思與出路》文章中指出:中國舉國體制是為政治化服務的樣板工程,根本不關心十多億民眾,尤其是底層民眾的權益。舉國體制的最大弊病,就是它淪為了利益集團追求政績、謀取私利的工具,腐敗衍生和黑箱作業也隨之而來。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傳美擬限制對華出口存儲芯片製造設備 對抗中共
陳思敏:從習近平整頓「芯腐敗」所想到的
美醞釀新禁令 芯片大廠長江存儲或遭打擊
陸芯片企業大佬紛紛落馬 為芯片大躍進背鍋?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外交部被「踢館」 王毅被打臉
【微視頻】三亞封城 上海遊客自救帶動本地人
【新聞看點】借軍演謀連任?習冒險舞雙刃劍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聞大家談】三亞8萬人被鎖 海南省長喊備戰
【財商天下】保增長保交樓 地方財政自身難保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