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男子因涉冤案致信习近平 进京前被赋红码

人气 2110

【大纪元2022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广州男子杨家豪,5年涉5冤案,至今无一案件得到解决。最近,他致信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后,准备9月5日前往北京上访。4日晚上被案件相关j维稳人员邀约吃饭,5日早上他的健康码就变红码了。

这次的饭局,据杨家豪说,是他黄村冤案负责维稳安抚等相关人员,周六电话中约好下周到杨家用餐,在他网上订购车票后突然接到提前饭局的邀请,因不知是计而接受了邀请。

他被带到珠村一家餐厅,其间完全没涉及所谓的(协商)内容,并且吃饭也非必要。“听说制造本人冤假错案那帮人原根据地就是在珠村。让我到一个广州珠村(的餐厅)进餐。当天晚上我还在餐厅附近的点做了核酸,呈阴性,次日早晨发现被红码了。”

他说,“他们操纵珠村疫情防控资料码,将本人健康码变为红码——居家隔离人员,他们维稳的手段及方式极其邪恶。”

9月6日,杨家豪与他案件相关的黄村实业有限公司的党支部书记梁京的聊天内容,证实了红码是被作为维稳工具。

杨家豪:“梁书记,你还是想办法爽快点解决,你维稳累,我维权也累,并且你们为了维稳总得用各种违心的行为,也是很折磨的,何必呢?”

梁京:“我不累。”

记者致电所属街道流调中心卫生热线,但按键转接专人服务后,无人接听。

杨家豪与黄村实业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的聊天记录。(受访者提供)

杨家豪的5个冤案

杨家豪,原籍广东省湛江市,现居广州天河区黄村。以股票投资为生的他,与深圳数家投资公司融资放大杠杆投资股票,后来有两家公司相继在2015年7月及9月违约,造成本金无法取回、投资收益不能获得的损失。他提出仲裁1420万元,结果只判190多万元,但是对方资产已淘空也没能执行。2015年9月还有一起股票配资纠纷案。

2015年在广州又发生一起购买4s车挂牌纠纷案,衍生出被拖车事件而被构陷妨害公务罪。

同年,他因深圳股票投资问题,到居住地黄村派出所报警,要求警方协助要求深圳两家投资公司将他账户剩余本金先退回,警方不立案。杨家豪认为,这可能是广州与深圳两伙政法系统的人勾结。后来才对他制造了2018年的诽谤案

2018年12月,杨家豪因在网上发表一篇评论文章《致习锦平》被控诽谤罪,遭到了456天的囚禁与折磨。

杨家豪涉及的两起刑事案件和另一个购车纠纷民事案都是与黄村实业有限公司有关。

9月6日,杨家豪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我5年5起冤案,得不到解决,还遭到天河区政府某领导恐吓,说(黄村)那帮人想先以妨害公务整本人两三年,出来后还敢举报就花一百几十万,让人把我绑架到荒山野岭干掉。”

杨家豪说,“7月28日我与海珠区城管局钟局长吃饭,席间钟局长对我的案件做了5点表达:1. 本人(杨家豪)妨害公务那个不违背法律,但有违乡村民俗;2. 就算要赔偿也不能只靠村里赔,并且村公司财务监督制度已经异常严格,并且说本人诉求又不是一万两万,需要讨论;3. 政府是不可能赔的,只能私人赔;4. 本人的案件只是芝麻小案,连死刑案都没多少人关注,更不可能引起国家领导人关注,暗示上北京信访他们(相关涉案人员)也不怕;5. 说本人房子按市场价只有一二百万价值,不可能按商品房计算有五六百万价值等。”

记者致电杨家豪居住小区居委会李主任,电话无人接听。

杨家豪给习近平的检举控告信

杨家豪因不服冤案得不到解决,8月31日他写了一封《向习近平主席公开的检举控告信》,说明他2018年在微信群分享了一篇《致习锦平》评论文章遭到了456天的囚禁与折磨,他并不认为该文章有主观故意诽谤习的动机与目的。

而是在经历一系列政法及司法系统腐败伤害,在求助无门情况下,作为底层老百姓表达对国家在习的管理下,不能管理好司法及政法系统,致使他们明目张胆违法违纪制造冤假错案,却长期得不到遏制及治理的一种不满情绪,提出批评与建议。

杨家豪在信中还说,“你身为国家的最高管理者,作为一名公众人物,老百姓对你的批评与建议是宪法赋予的法定权利,你常说:你是人民的服务员,当人民受到政法及司法长期侵害得不到维护,老百姓对你作为最高管理者提出批评及建议何罪之有?

“并且公检法均举证不出该文章哪一句话,哪个文字捏造了事实歪曲了事实,诽谤罪作为一个自诉案,没有原告提告本身就不成立,而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该文章严重危害了国家利益及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的后果,完全不符合公诉条件,却强行公诉。

“腾讯公司也出具证明无法证明阅读量及转发量,完全不符合刑事立案条件下,又强行刑事追究,最后找不到法律依据而动用‘其它情形’的万能条款,在理亏词穷情况下对本人进行了长达456天的漫长囚禁与羁押,严重违背刑法的罪刑法定原则,这是彻头彻尾的冤假错案。

“在本人向国家信访局及中纪委反映后,地方有主动积极想解决的意愿,但他们希望不纠缠案件,只想变相补偿,但本人要求积极赔偿,并且还要纠错案件,但一旦要求他们承认错误并制造了冤假错案,则意味要追究公检法一大堆人的职务犯罪刑事责任。

“上次在最高检信访时,一个检察官义愤填膺地说:‘连案卷都不敢让人看,违背了法律最基本的公平公正,还需要什么抗诉理由?’只一味不断忽悠别人去抗诉。并且还洋洋得意地说‘就算你通过中纪委抓了人,没有我们最高检抗诉及司法系统认定,还是不能说是冤案。’

“还有在最高法信访时,一位法官说他也帮不了本人,因为他们没有调查权也没有侦察权,‘我们只能按字面审查,最重要不是那些经办人’,而经办人背后那个人他们都惹不起,‘如果你出来了我们就得进去了’。可见整个司法系统已被其操纵成要互相包庇互相掩护的状态。”

杨家豪还将此举报控告信录制视频,他表示,“就是在这种百般无奈下录制该段检举视频,如果你及你的夫人彭丽媛女士能看到,承认是你们要求地方惩办本人,本人愿意放弃一切抗争及自认倒楣。如果你明确不是你及你家人意志,是地方故意阳奉阴违乱搞,请求你要求地方纠正本人冤假错案并合理赔偿,同时对涉及相关联的五起冤假错案进行深入调查并纠错,追究制造者法律责任,还本人公道。”

杨家豪写的《向习近平主席公开的检举控告信》1。(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杨家豪写的《向习近平主席公开的检举控告信》2。(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诽谤罪——言论自由的紧箍咒
两会刚过 蒙冤百姓向各级法院贪官宣战(下)
广东访民遭构陷经过疫区 被关酒店隔离维稳
“消失”的白领 中国地产从业人员找工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