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5)

文/陈俊村

人气 824

(承上文

结交各式各样的朋友

人有百百种,每个人的个性和兴趣都不一样。而外籍飞行员也是人,他们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也会有自己的嗜好和休闲活动。

就我所知,我们的外籍飞行员中有音乐家、发明家和运动好手等各种人才。他们真的是深藏不露。如果他们不说的话,我们可能不知道他们有这些才能。

比如说,有个巴西籍机长擅长弹吉他,他曾经在他的国家出过专辑。还有个美国籍机长喜欢研发东西,他拥有多项专利,光是这些专利的获利就可能让他不愁吃穿。

如前所述,我们把这些老外当朋友,而做这份工作确实能结交各式各样、具有不同背景的朋友,而且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老外的幽默感

依据我的经验,西方人通常比东方人幽默,尤其是美国人,他们有时候还会跟我们开玩笑,或是在我们面前做一些搞笑的事情,让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幽默感。在这里举两个例子。

有一次,一名墨西哥籍机长A在我们办公室的白板上写了另一名墨西哥籍机长B的名字,然后用西班牙文写了一些字。因为我们看不懂,所以没有理会,就让那些字留在白板上。

几天后,机长B到我们办公室闲晃,他一看到机长A写的那些字就火冒三丈,还问我们那是谁写的。我们据实以告,并问他那是什么意思?他说,那是骂人的话。他随后也写了类似的几个字来回敬机长A,还要求我们不要擦掉。

我们知道这两个人先前在其它航空公司就已经是同事,而且是好朋友,所以对他们互相扯后腿的事情就一笑置之。

外籍飞行员通常都有幽默感,此为示意图。(Shutterstock)

还有一次,我在办公室里和L小姐用中文交谈。有个美国籍机长走了进来,他在门口一看到L小姐在跟我说话,就用英文说了一句:“我同意。”接着转身离开。

我们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知道他听不懂中文,不清楚我们在讲什么,那他是在同意什么?于是,L小姐就叫我去把他追回来,然后问他同意什么。

他一脸正经地说:“在我小时候,我爷爷告诉我,女人说什么都要同意。”我和L小姐一听都笑了。

经历921大地震

1999年9月21日凌晨1点47分,台湾发生芮氏规模7.3的强震,导致超过二千人丧生。我当时在睡梦中被震醒,一开始还不知道这场地震有那么严重。与家人在电话中互报平安之后,我又继续睡觉。

隔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但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打电话问同事才知道,那天全台停班。

有不少老外事后对台湾民众的死伤表达哀悼之意,也有住在旅馆十几楼的老外被这场地震吓到,一度以为中共的飞弹打过来了。

受老外的气

任何工作都有甘有苦,我这份工作也是如此。就苦这方面来说,除了要承受来自各部门和主管的压力之外,我们还要充当夹心饼干,因为本国籍机长会跟我们抱怨外籍机长的薪水比他们高,我们有时候也会受外籍机长的气。

举例来说,有一次,一名澳洲籍机长在办公室里跟K先生谈话,当时我不在现场。他好像在要求K先生帮忙做什么事,但因为这不符合公司规定,所以K先生没有答应。

他接着告诉K先生说,如果他给我新台币100元,也许我会帮忙。这时,我刚好走进办公室,一进去就听到这句话,一听就火大。他看到我脸色很难看,赶紧离开办公室。

生气的示意图。(Shutterstock)

K先生知道我心里不好受,安抚了我几句。我后来跟T先生诉苦,直呼澳洲人是“奥客”(在台语中是指恶劣的客人)。他是我招进公司的,不感谢我的帮忙就算了,竟然还说这种话羞辱我。

T先生开导我说,好人和坏人不能用国籍来分,不管哪个国家都有好人和坏人,不能以偏概全,而其他澳洲籍机长的为人不也挺好的?

他还跟我分享了为人处世的经验,让我受益良多。

会不会羡慕外籍飞行员的生活?

在我任职的两年多时间里,我替公司招募了大约100名外籍飞行员。他们千里迢迢地到台湾工作,因而与我相识,这大概都是缘分促成的吧。

这些老外虽然有钱,但他们的生活不一定过得快乐,或是像人们想像的那么幸福。比如说,有的妻子罹癌死亡,有的儿子长脑瘤,也有的在自己国家宣告破产,而离婚的情况也相当普遍。

L小姐跟我说,有个快退休的美国籍机长含泪告诉她,他妻子要求跟他离婚,而且索取巨额赡养费。当她看到那个老伯伯在她面前流泪时,她心里真的很难受。但她只能从旁安慰他,却帮不了什么忙。

像这样的生离死别,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但外籍飞行员遇到的概率更高,因为他们经常在外面奔波,有时候很难有时间照顾家人并维持亲情与关系。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羡慕外籍飞行员的生活,我肯定会说:“不会。”

飞行员与空姐的示意图。(Shutterstock)

因出国留学而辞职

从小到大,我从没想过我能出国念书。直到我从事这份工作,我才知道用英文跟外国人沟通并不会比登天还难,我也因此兴起了到外国留学的念头。后来,我在工作之余准备考托福考试并申请学校,最终收到了入学通知。

由于公司的留职停薪时间只有一年,不够我完成学业,所以我选择辞职。我在离职大约两个月前就给公司预告,但我没有告诉那些老外。

在我离开公司前的某一天,一名南非籍机长和L小姐到办公室附近的小咖啡厅聊公事和生活,就像往常一样。该名机长得很帅,而且风度翩翩,他一直是L小姐的偶像,而我对他的印象也很好。

当他和L小姐回办公室时,他表示要离开了。此时,他突然临别依依地握住我的手,而且握得很紧、很久。他以前从未这样的。我想可能是因为L小姐跟他说我要离职了,而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我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善意与祝福。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就这样,我带着大家的祝福,展开了人生中的另一个阶段。因为我有公司提供的优待机票可以使用,所以我在留学期间曾经回台湾几次,有一次还回公司探望以前的同事,也见到了接替我的职位的人。

几年后,我听说这个招募小组解散了,昔日同事分别转调其它部门。现在,他们应该退休了。而当年那些外籍飞行员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年长许多,老早就退休了,或许有些人已经“蒙主宠召”。

虽然很久没见面,但他们的容貌和笑语声偶尔还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谨以本文献给我昔日的同事,以及那些与我有缘的外籍飞行员。

(全文完)

‧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1)

‧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2)

‧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3)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4)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1)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2)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3)
我在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飞行员的点滴回忆(4)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武统台湾坑挖得太大 习近平填不了
【全球新闻】习密集处分2300人 恐慌气氛弥漫
【天亮时分】间谍气球 中共急翻篇 凸显习软弱
【晚间新闻】土耳其地震 中国综艺节目男星遭活埋
【环球直击】美国务院:北京确切知道气球情况
【时事金扫描】美击落气球 联想台海空战秘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