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秘密生物实验室及背后网络

与该实验室有关的中国公司在美、加、香港等地都劣迹斑斑

人气 6774

【大纪元2023年10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Steve Ispas, Lear Zhou报导/王量编译)在加州发现的一家非法中国生物实验室,以及随后对其进行的调查,暴露了一个错综复杂的空壳公司组成的网络,该网络模糊了所有权,也暴露了导致对其清理和对公众通知延误的漏洞

今年3月,有人发现,在加州里德利市(Reedley)的一个仓库里,有一个秘密生物实验室在运作。里德利市位于弗雷斯诺市(Fresno)东南约25英里处。

但该仓库及其生物危害早在几个月前,即2022年12月19日,就被里德利市消防局的一名执法人员杰萨琳‧哈珀(Jesalyn Harper)发现。

哈珀女士在接到匿名举报后,发现了数千瓶细菌和病毒制剂,包括冠状病毒、衣原体、大肠杆菌、肺炎链球菌、艾滋病毒、肝炎、疱疹、风疹和疟疾。

这家由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Prestige Biotech Inc.)经营的企业,还包装和邮寄COVID-19检测试剂盒和妊娠检测试剂盒,并饲养了近1000只实验小鼠。

位于加州里德利市(Reedley)的生物实验室的位置。(插图由《大纪元时报》、Nathan Su/The Epoch Times、Shutterstock提供)

哈珀女士向里德利市报告了她的调查结果,里德利市在同一天联系了联邦调查局。但是,没有一个机构能够处理所有的病原体、化学物质和生物危害。

最终,包括市、县、州当局,以及联邦调查局、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环境保护局(EPA)和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等联邦机构在内的众多机构,都参与了调查和清理工作。

生物实验室的发现

该仓库位于里德利市I街850号,建于20世纪50年代,主要用作食品包装厂。卡车可以开到卷帘门前的角落区域装货。

在哈珀女士接到关于角落区停放车辆的匿名投诉后,她前去调查,注意到有一条花园水管通过一扇被撑开的门进入大楼-——这可能违反了管道规定。

哈珀女士告诉《大纪元时报》,她敲了敲门,看到三个人正在装箱妊娠检测试剂。其中一个人不会说英语,另外两个人则说着非常蹩脚的英语。

哈珀女士说,刚开始,这三个人非常合作,但当她走到大楼的南面时,他们就开始躲躲闪闪。

她记得自己曾问过:“你们用这些老鼠做什么?”

他们回答说:“我们用小白鼠做实验。”

“什么样的实验?”

“哦,我不知道,我们只是给它们水喝。”

“冰箱里有什么?”

“就是做测试用的东西。”

随着哈珀女士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具体,工作人员回答得越来越少,并催促她离开。当哈珀女士看到冰箱上贴着“血液”、“HIV”等标签时,她意识到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环境,于是离开了大楼。

杰萨琳‧哈珀(Jesalyn Harper),里德利市消防局的一名执法人员。(Jesalyn Harper提供)

她向里德利市官员报告了自己的发现,后者立即联系了联邦调查局,并在两天后的2022年12月21日与他们会面。

联邦调查局花了2023年1月一整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最终在2月初认定,仓库对市政府员工是安全的。

3月3日,当里德利市政府官员带着检查令返回仓库时,他们报告说,尽管自去年12月以来又存放了一些物品,但实验室内没有任何物品被搬走。

谁负责?

对于哈珀女士来说,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她开始与州和县合作,确定哪些机构需要参与进来。

哈珀女士告诉《大纪元时报》:“我们必须查看这些实验室,并将其逐一分解,看看谁应该负责管理哪个部分。”

“例如,加州公共卫生部将有权管理怀孕测试等医疗设备;DTSC(有毒物质控制部)将对一些化学品进行监督,可能包括如何使用这些化学品。”

医疗废物和环境卫生方面的专家被请来处理冰箱中的物品、医疗废物、人体废物、血液和使用过的验孕棒。

环保局和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也参与其中,这两个机构保留了在实验室中发现的一些文件和文书。

每个物品都必须单独处理——每个抽屉、每个盒子、每个容器、每个冰箱和每个托盘都必须由不同的部门根据发现的情况进行检查。

哈珀女士一直在给现场发现的实验室老鼠喂食和喂水,与此同时,她和其他市政官员正在弄清楚,谁来处理这些老鼠。

3月16日,他们发现美国政府中没有人明确拥有对实验室小鼠的监管权。于是哈珀女士利用《加利福尼亚健康与安全法》中有关虐待动物的规定,获得了搜查令。随后,一名兽医建议对小白鼠实施人道安乐死。4月12日,在获得必要的许可后,安乐死得以实施。

这里饲养了近1000只小白鼠用于实验,其中178只小白鼠已经因条件恶劣而死亡。这些老鼠“同类相食”,其中强势的一方会撕咬劣势一方的毛发和皮肤。 (Fresno County Public Health Department/Judicial Watch)

在加利福尼亚州弗雷斯诺县高级法院签发消减令后,所有其它生物制品已于7月8日前被移走。所有其它资产已在8月份的头两周内转移。

里德利市议会在9月12日的会议上通过了第2023-008号紧急法令,暂时禁止在该市范围内建立生物安全等级为2到4级的仓库和实验室。湾区的圣卡洛斯市(San Carlos)也有类似禁令。

“我已经度过了很多个不眠之夜,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在搜寻这些实验室。这种情况可能会在美国各地发生。”哈珀女士说。

哈珀女士说:“这是一次令人大开眼界的经历,我意识到,我们的政府存在许多漏洞可以让这类组织钻进来,同时也意识到,政府并不是我们的第一道防线。”

哈珀女士说,这类低调秘密的实体可以“轻而易举地购买大量化学品和生物制剂,却没有人监督他们,确保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她说:“在有监督之前,我们必须确保这类实验室无法来到这里。”

谁拥有这个秘密实验室?

里德利的生物实验室归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所有,但仔细研究包括Prestige公司在内的复杂的公司和员工网络,最终指向了拥有加拿大护照的中国人祝加贝(音译,Jiabei “Jesse”Zhu)。

根据6月15日提交的一份法庭文件,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总裁姚秀芹(音译,Yao Xiuqin)告诉里德利市的工作人员,在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申请破产后,其公司接管了仓库,包括生物材料、样本和实验室小鼠。

Prestige公司是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的主要债权人。

公开记录显示,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于2019年4月3日首次在内华达州注册,注册人是王朝琳(音译,Wang Zhaolin),又名林恩‧华纳(Lynn Warner),之后,公司现任总裁姚先生于2021年5月28日接任,姚先生常驻中国。

Universal Meditech公司于2015年11月25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图莱尔(Tulare)成立,祝先生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公司于2019年3月20日获得加州营业执照。

据“Visalia Times Delta”报导,2015年担任图莱尔县经济与发展中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保罗‧萨尔达纳(Paul Saldana)说:“Universal Meditech由一群加拿大和中国投资者创办,专门从事奶牛所用的诊断试剂盒的研究、开发和组装。”

2023年7月31日,位于利福尼亚州里德利市的生物实验室内部。(Courtesy of City of Reedley)
大流行病期间,Universal Meditech公司从与牛繁殖相关的业务转向生产妊娠检测试剂盒和COVID-19检测试剂盒。(Tiziana Fab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大流行病开始后不久,Universal Meditech公司从与牛繁殖相关的业务转向生产妊娠检测试剂盒和COVID-19检测试剂盒。

2020年8月,该公司位于弗雷斯诺市的厂房发生火灾,随后环境卫生检查员在检查中发现,Universal Meditech公司没有制定在仓库中储存乙醇的危险品计划。

目前提交给加州州务卿的文件显示,祝先生不再是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取而代之的是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兼秘书王潇潇(音译,Wang Xiaoxiao)。另一个与Universal Meditech和其它许多类似公司有关的名字是王朝艳(音译,Wang Zhaoyan),也叫王艳(音译,Wang Yan)。

在一份在线商业目录中,王女士被列为Universal Meditech的总裁,《大纪元时报》获得了图莱尔市2016年颁发给Universal Meditech的王女士的管道许可证。Universal Meditech的一份FDA申报报告也将王女士列为“官方通讯员”。

王女士还是另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Superior Meditech Investments LLC的负责人,以及另外三家位于内华达州的相关公司——PBI Diagnostic Laboratory LLC、Medi-Source LLC和David Destiny Discovery LLC的高管或管理成员。

她还是中国青岛一家名为爱德生物药业(青岛)有限公司(Ai De Biopharmaceutical Industry (Qingdao) Co. Ltd)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的商业文件以及中国公司名录,爱德生物药业公司的总经理同时也是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位于里德利的秘密生物实验室,该公司救助了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的总裁。

所有的高管和公司最终都指向祝先生,这位持有加拿大护照的中国人。

左图:1155 E. North Ave.Suite 101, Fresno, Calif., 83725,这是Advanced Meditech LLC在商业文件中使用的地址,但似乎在2023年9月23日有了新的租户“Bella”。(Ping Chen/The Epoch Times) 右图:1320 E. Fortune Ave.Suite 102 Fresno, Calif.,93725,是Advanced Meditech LLC在商业文件中使用的地址,但2023年9月23日似乎是一栋空楼。(Ping Chen/The Epoch Times)

自2008年以来,祝先生和他的几家公司一直深陷从加拿大到香港再到美国的法律纠纷之中。

2010年9月,祝先生在他的另一家公司JingJing Genetics Inc的破产程序中,以爱德生物药业的“所有者”身份提交了索赔证明。

根据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爱德公司的唯一股东是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Unique Way Technology Limited),而该公司的所有者是IND,IND的所有者是祝氏(ZHU)。

爱德生物药业公司在青岛的街道地址与青岛广地包装材料公司和爱德检测科技公司等其它中国医药公司相同。根据进口记录,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都向Universal Meditech公司和Prestige Biotech公司运送过医疗用品。

根据中国文件,祝先生于2018年11月辞去了爱德生物药业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

《大纪元时报》拨打了爱德生物药业公司中国总部的多个电话号码,但这些号码都已被挂断或不再服务。

杰西‧祝(Jessie Zhu)的业务

祝先生1961年出生于中国,1984年获得北京大学医学院理学学士学位,1988年获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现名北京协和医学院)硕士学位。据新浪财经报导,他随后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从事生物研究。

1991年,祝先生在温哥华成立了IND Dairytech Ltd,并担任董事长。

20世纪90年代末,祝先生将十几头荷斯坦(Holstein)牛(以产奶量高著称的品种)从魁北克空运到北京,以提高中国急需的牛奶产量。

十年后,祝先生将重点转向育种技术。IND Dairytech公司不再向中国运输牛群,而是开始运送荷斯坦牛的精液和胚胎,以培育牛群。

IND Dairytech公司主要服务于加拿大客户,2008年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2011年退市,不久后被祝先生控制的另一家公司IND Lifetech收购。

2012年,JingJing Genetics的负责人因涉嫌窃取XY公司的技术,制造和销售牛等“非人类哺乳动物”性别控制精液,被勒令向XY公司支付620万美元。(Indranil Mukherjee/AFP via Getty Images)

IND Lifetech公司标志的左上角也有“爱德”两个汉字。

IND Lifetech收购IND Dairytech后不久,更名为JingJing Genetics公司,总部仍设在加拿大,由祝先生控股。

2008年,XY LLC(一家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公司)起诉JingJing Genetics公司,要求其赔偿“共谋、欺骗、违反保密协议、违反合约和诱导违约”等损失。

根据一份在线声明,XY公司开发了一项技术,可以“使用性别控制精液或性别控制胚胎来选择后代的性别”,适用于“非人类哺乳动物,包括牛、马、猪和濒危物种”。

该公司是“控制全球所有非人类哺乳动物精子分选的主要许可证持有者”。

据称,JingJing Genetics公司窃取了XY公司的技术,用于生产和销售牛的性别精液,但却没有按照被许可人的要求进行严格控制。

该案于2012年做出判决,法官裁定JingJing Genetics公司违反知识产权协议。

根据当时的一份声明,JingJing Genetics公司当时的三位负责人——祝先生、周翠凤(音译,Selen Cui Feng Zhou)和唐进(音译,Jin Tang)——被认定犯有“民事欺诈和共谋造成经济损失”,并被勒令向XY公司支付850万加元(620万美元)。

加拿大法官斯蒂芬‧凯莱赫(Stephen Kelleher)还发布了一项永久禁令,禁止JingJing Genetics公司及其负责人使用所谓的细胞仪(cytometer)技术,该技术透过分析和分类细胞,来选择(动物)后代的性别。

然而,据加拿大广播网报导,在法官做出裁决几天后,XY公司收到消息称,祝先生成立了一家新公司Fraser Biomedical Inc.,“目的是利用XY公司的技术秘密生产性别控制精液”。

凯莱赫法官随后判定祝先生藐视法庭,未支付850万加元,并于2015年判处其监禁6个月,但祝先生已于2014年逃离加拿大。《大纪元时报》无法找到他回国的证据。

法庭文件显示,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对另一起涉及祝先生及其多家公司的案件作出裁决时,大法官谢莉‧菲茨帕特里克(Shelley Fitzpatrick)说:“祝的律师向我表示,祝害怕踏入这个司法管辖区,因为他担心自己会被捕。”

在该案中,菲茨帕特里克法官于2016年裁定,祝先生及其员工应向XY公司额外支付3.3亿加元(约合2.42亿美元),理由是他们继续合谋获取知识产权和机密信息。

菲茨帕特里克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祝某为了自己的经济目的,采取一致计划和行动窃取XY公司的机密信息,其不法行为的程度和范围难以表述。”

法庭文件显示2014年祝先生和徐(音译,Xu)先生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这些信息显示,祝先生的目标是让XY公司“彻底破产”。

“如果新系统迅速推向市场,导致整个性别控制精液生产成本下降一倍,你说他们以后怎么活?……所以我建议用3年左右的时间,让(XY公司)倒闭或被廉价收购。”2014年5月,祝先生在给徐先生的短信中写道。

“在最合适的时机,用最好的价格收购(XY公司)应该是我们的基本战略。在此之前,我们要与他们进行消耗战,尽可能地拖住他们,拖垮他们,让他们时刻感到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在他们的头上。为此,我们已经设计了一套全面的行动方案。”

生物实验室内部。(Courtesy of City of Reedley)
在生物实验室发现了数千瓶细菌和病毒制剂。(Fresno County Public Health Department/Judicial Watch)

2016年的裁决还强调了2011年4月的一封电子邮件往来。

在给唐先生和祝先生的电子邮件中,徐先生写道:“嗯,看来美帝国主义很狡猾,建议仿造一个(公司)。”显然,他指的是XY公司。

祝先生回复说:“法律固然强大,但不法分子却更强大十倍。”

菲茨帕特里克法官在裁决中说:“证据清楚地表明,所有这些被告都参与了通过各种手段窃取XY公司的机密信息,为己所用的总体计划。

“这一切都是为了IND集团的利益。

“总体而言,在窃取XY公司机密信息的协同计划和行动中,祝的不法行为的程度和范围,难以表述。”

与香港的联系

2014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判决JingJing Genetics公司败诉两年后,XY公司仍未收到850万加元的赔偿金。为了进一步追讨赔偿金,XY公司起诉了祝先生控制的另一家公司——这次是在香港。

XY公司试图从被告被冻结的汇丰银行账户中获取赔偿金,该账户与祝先生控制的另一家公司Grand Network Technology Co.Ltd (GNT)有关。

法院文件中有关XY公司、祝先生和Grand Network Technology公司案件的一页示例。(Vlex)

法庭文件显示,GNT于200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2014年在香港注册为私人公司。

王彼得(Peter Wang)和另一名男子被任命为GNT的首任董事和主要股东,因为他们也受雇于IND集团旗下的公司,IND集团是祝先生控制的公司集团,在加拿大和中国都有业务。王彼得是祝先生的姐夫。

虽然GNT在香港的公司名录中仍被标为“活跃”,但它似乎是一家空壳公司,因为没有网站、服务或联系方式。

祝先生和GNT就此案在香港提出上诉,理由有二:一是与管辖权有关,二是祝先生并不拥有GNT。

XY公司有责任就祝先生控制GNT一事提起诉讼,这导致案件长期拖延。

在庭审过程中,IND的员工作证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实际雇主是谁,他们在不知情或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在不同的公司之间调动,但职务不变。他们只有在收到另一家公司的工资时才知道自己被调动了。

他们将所有涉案公司视为一个集团——IND集团——全部由祝先生拥有和控制。员工证词显示,祝先生指示IND集团的一名会计经理,将IND LifeTech Group Ltd(中文译名:加拿大IND现代牛业发展集团公司,又名:爱德现代牛业发展集团公司)的资金转入GNT的账户,以“避免被XY公司执行”。

根据杨云建(音译,James Yunjian Yang,1999年至2014年曾任IND办公室经理)的证词,有几家分支公司在美国运营。

杨先生参与了加利福尼亚、澳大利亚和乌拉圭的业务开发。具体而言,杨先生在乌拉圭成立了IND Lifetech Uruguay公司,祝先生请他担任这家新公司的董事。

据杨先生的证词称,他要求担任次要职位,因为他不想承担全部责任。结果,一位名叫爱德华‧理查德(Edward Richard)的顾问同意成为股东。杨先生说,尽管他在名义上拥有公司 95%的股份,但他一直认为祝先生才是公司的所有人。

2016年香港的一项裁决显示,尽管祝先生从未担任过GNT的股东或董事,但他最终控制了该公司。裁决驳回了GNT就冻结其银行账户以支付XY公司所提出的上诉。

法院文件指出:“证据强化了一个有理有据的案例,即虽然杰西‧祝从未担任过GNT的董事或股东,但他控制或拥有GNT。”

法院文件指出:“虽然成立不同的公司似乎是为了不同的目的,但从祝先生的角度来看,这些公司是可以按照他的意愿互换的。”

GNT的管辖权上诉已于今年5月16日早些时候做出裁决。香港一名法官裁定驳回GNT的上诉,XY公司胜诉,报导称,这对在香港没有业务或资产的外国原告来说是罕见的胜利。

在Vlex法律情报平台上搜索“Jessie Jia Bei Zhu”,共搜索到27个法律案件——19个在加拿大,7个在香港,1个在美国(威斯康星州)。

搜索“Universal Meditech Inc.”的结果显示,该公司在10个国家/地区有132起法律案件,其中116起在美国,而“Prestige Biotech”则在4个国家/地区有53起案件,其中31起在美国。

《大纪元时报》为本文联系了Prestige Biotech公司、Universal Meditech公司、杰西‧祝(Jesse Zhu)和王朝艳(Wang Zhaoyan),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大纪元时报》联系了XY公司及其母公司Sexing Technologies,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回到里德利市

据当地媒体GV Wire报导,最近,Universal Meditech公司(该公司已将其生物实验室交给Prestige Biotech公司)准备搬到弗雷斯诺优胜美地国际机场(Fresno Yosemite International Airport)附近的新址。

里德利市法规执行人哈珀女士说,在里德利市调查期间,有关该市问题的报导浮出水面后,弗雷斯诺市官员拒绝了新址的提议,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的租约也被取消。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于8月11日就Universal Meditech公司生产的检测试剂盒发出警告,8月31日,Universal Meditech公司宣布破产并召回所有产品,包括COVID-19检测试剂盒。

Universal Meditech公司宣布破产,并发布了召回其所有产品的公告。(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9月13日,众议院中共问题特别委员会首次发出传票,以收集调查位于里德利市的生物实验室的证据。

委员会主席、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说:“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小镇建立了一个秘密设施,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数据,该设施内存放着‘至少20种潜在的传染性病原体’,如艾滋病毒和已知最致命的疟疾。这令人深感不安!”

作为对传票的回应,里德利市官员交出了数千页文件、数百张照片和数小时的视频。

联邦调查局在回复《大纪元时报》关于调查的询问时说:“里德利事件由弗雷斯诺县当地官员处理。根据长期以来的政策,联邦调查局既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任何调查,也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

哈珀女士说,自从发现这个秘密生物实验室后,她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

她对《大纪元时报》说:“我坐在家里想,‘天哪,你知道吗,这发生在里德利,也可能发生在美国各地’。”

“这让你彻夜难眠,因为你知道,没有人在搜寻这些实验室。即使我们确实找到了它们,一个城市或一个县也可能会沮丧到直接告诉它们,‘好吧,这是通知,搬走吧’,然后它就会转移到下一个城市。”

祝加贝于本周被捕

据报导,祝加贝(Jia Bei Zhu)于10月19日被捕,罪名是违反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FDCA)制造和销售冒牌医疗器械,并向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提供虚假陈述。

据里德利市经理妮可‧齐巴(Nicole Zieba)称,逮捕发生在10月19日中午12点左右。祝先生因不当标示医疗器械的罪名面临最高三年监禁,并因虚假陈述罪名最高可被判处五年以上监禁。

根据法庭文件,2020年12月至2023年3月期间,除了在美国和中国生产的其它检测试剂盒外,祝等人还制造、进口、销售和分销了数十万个COVID-19检测试剂盒。他们透过Universal Meditech公司(Universal Meditech Inc.,UMI)和Prestige生物技术公司(Prestige Biotech Incorporated,PBI)公司进行了此类操作,但没有获得适当的必要授权。

美国联邦检察官菲利普‧A‧塔尔伯特(Philip A. Talbert)说:“作为其计划的一部分,被告更改了自己的姓名、公司名称及其所在地。”

根据刑事诉状,在调查期间,祝向FDA官员做出了多项虚假陈述,包括他的名字是“David”He,以及他对UMI和PBI活动的了解。◇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中国男冰参赛资格为何成冬奥最大秘密之一
【十字路口】传习秘密讲话 要搞穷中国救中共?
【时事金扫描】中国解封另藏秘密 高官一语惊人
【中国禁闻】荷兰军情局披露中共秘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