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词牌的历史掌故

作者:单若水
图为明 仇英 绘《秋江待渡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15
【字号】    
   标签: tags: , ,

词,又称“诗余”、“长短句”、“倚声”,前身是民间小调,萌芽于隋唐之际,兴盛于晚唐五代而极盛于宋,是一种配合音乐的诗歌,为唐宋时代的乐府诗,供宫廷或民间演唱。

词牌,是指唐宋时代经常用以填词的大致固定的一部分乐曲的原名,数目约有八百七十多个(包括少数金、元词调)。

词牌大致有六种来源:

1. 来自边地曲调或域外音乐。
2. 来自内地民间的曲调。
3. 乐工歌伎们自己创制的曲调。
4. 国家音乐机构创制的曲调。
5. 文人创作的曲子。
6. 摘自大曲、古曲。

词牌来源较为广泛,所以词牌名的意思也很复杂。事实上,从北宋开始,词人在词牌之外,往往另加题名或序言以说明词意。一些词牌的命名往往有各自出处和历史掌故,但其内容多数已与词牌意义无关,且大多数词牌名也已无法弄清其来历。

【念奴娇】

念奴是唐朝天宝年间的著名歌伎,其唱腔音调高亢婉转,且长得花容月貌,据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眼色媚人》载其“善歌唱……声出于朝霞之上,虽钟鼓笙竽,嘈杂而莫能遏”。

传说唐玄宗曾亲自作曲填词,命念奴歌唱,果然娇滴滴如夜莺啼鸣,婉转转似百灵放歌,活泼泼如鸳鸯戏水。玄宗龙颜大悦,遂将此曲定名为“念奴娇”。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流传千古,首句为“大江东去”,末句为“一樽还酹江月”,故“念奴娇”又名“大江东去”或“酹江月”。

【雨霖铃】

唐朝官府设有教坊,汇集乐曲,据记载有300多个曲调,史称“教坊曲”。“教坊曲”约有半数成为后来的词调。“雨霖铃”一作“雨淋铃”,即唐教坊曲之一。据说这一词牌的产生与唐玄宗有关。

据宋人王灼的词曲评论笔记《碧鸡漫志》载,唐玄宗避安禄山乱出逃,在马嵬坡迫于形势,将杨玉环赐死。后在霖雨连绵之夜,玄宗车行于蜀中栈道之上,马铃和着潇潇雨声,更添寥落与凄惨。他想自己身为一国之君,连妃子都保护不了,不觉悲从中来,口出“雨淋铃”三字。后来命教坊“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记恨焉”,并叫伶人张野狐吹奏,从此流传于世。

【踏莎行】

“踏莎行”词牌又名“柳长春”、“喜朝天”等。踏莎行,原指春天于郊野踏青。据说,北宋名臣寇准暮春之日和友人们去郊外踏青,想起唐代诗人韩翃“众草穿沙芳色齐,踏莎行草过春溪”之句,于是作新词,名为“踏莎行”。“踏莎行”中“莎”字读suō,指莎草,亦称“香附子”,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

【菩萨蛮】

“菩萨蛮”原是古代罗摩国(今缅甸境内)的乐曲,唐玄宗时经汉族乐工改制而成为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

《杜阳杂编》载:“大中初,女蛮国贡双龙犀,明霞锦,其国人危髻金冠,缨络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歌‘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效其词。”因此,教坊的乐师就藉景生情谱成《菩萨蛮曲》供人们歌唱。

【虞美人】

虞美人是一种花,夏初盛开,色彩艳丽。相传虞美人花与美人虞姬有关。楚汉相争,西楚霸王兵败乌江,听四面楚歌,自知难以突出重围,便劝所爱虞姬另寻生路。虞姬执意追随,拔剑自刎,香销玉殒。虞姬血染之地,长出了一种鲜红的花,后人把这种花称作“虞美人”。

后人钦佩美人虞姬节烈可嘉,创制词曲,就常以“虞美人”三字作为曲名,诉衷肠。“虞美人”因以为名,逐渐演化为词牌名。

图为清 马元驭《花卉册.蜂蝶虞美人》。(公有领域)

【贺新郎】

“贺新郎”最初名字为“贺新凉”,又名“金缕曲”、“乳燕飞”、“貂裘换酒”。清代《古今词话》记载了这个词牌的来历:“东坡守杭州,湖中宴会,有官妓秀兰后至,问其故,以结发沐浴忽觉困倦对,座客颇恚恨”。秀兰受责怪后,于酒席上摘石榴花献在座诸宾,未曾想更激怒了宾客。

苏轼为此赋“贺新凉”一阕,词中有“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句也。秀兰歌之,众人始息怒而乐。后来将“凉”字误作“郎”字。以“贺新郎”为词牌的词大多声情沉郁苍凉,感伤悲愤。

【浣溪纱】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出自宋代词人晏殊的《浣溪纱‧一曲新词》。

词牌“浣溪纱”典出“西施浣纱”,取自西施在浙江绍兴的若耶溪浣纱的故事。西施是春秋末越国的浣纱女子,粉面桃花,楚楚动人。她在河边浣纱时,清澈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身影,鱼儿看见倒影,忘了游水,渐渐沉到河底。

【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是陆游的词《钗头凤》中的名句。《钗头凤‧红酥手》的创作,有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琬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琬,逼不得已二人只好分离。

多年后的一天,陆游春游沈园,与唐琬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该词饱含怅惘与悲痛,数百年来感动了无数读者,成为宋词中的经典。

但据考证,“钗头凤”词调是根据五代无名氏《撷芳词》改易而成。因《撷芳词》中原有“都如梦,何曾共,可怜孤似钗头凤”之句,故取名“钗头凤”。陆游用“钗头凤”大约有两方面的含意:一是指自与唐氏仳离之后,“可怜孤似钗头凤”;二是指仳离之前的往事“都如梦”,倏然而逝,未能白首偕老。不过,自陆游之后,这一词牌才为文人广泛采用,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沁园春】

“沁园春”词牌由东汉的沁水公主园得名。东汉明帝刘庄第五个女儿刘致为沁水公主,在封地沁水县兴建一座园林,其奢华为当时园林之最,史称沁水公主园,简称沁园。当时的大将军窦宪依仗其妹窦皇后的权势,以低价夺取沁园,公主害怕,不敢计较。

后来汉章帝知道此事,要治窦宪罪,窦宪退出沁园,但从此再不得重用。后世泛称公主的园林为“沁园”。后人作诗以咏其事,此调因而得名“沁园春”。

【鹊桥仙】

关于“鹊桥仙”这一词牌名的由来,一说因北宋欧阳修有词“鹊迎桥路接天津”一句,取为词名。又有一说,此调因咏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而得名。以上说法都表明了这一词牌与“鹊桥相会”的传说有关。

古时关于“鹊桥”的传说,以东汉应劭《风俗通》中“织女七夕当渡河,使鹊为桥”的记载为最早。至唐时,民间传说更为普遍,诗人多有吟咏。该调当于此际产生。

颐和园长廊彩绘:牛郎织女鹊桥会。(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水调歌头】

据《隋唐嘉话》载,隋炀帝在开凿大运河时,曾制《水调歌》,唐代发展为大曲(即大型歌舞曲)。大曲都由几个乐章组成,“歌头”即是开头一段。《水调歌》有散序、中序、入破三部分,“歌头”为中序的第一章,又名“元会曲”、“凯歌”、“台城游”等。

【苏幕遮】

据考证,“苏幕遮”词牌原本是指从古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传来的“浑脱”舞曲。“浑脱”是“囊袋”的意思。据说,跳舞时舞者用油囊装水,互相泼洒,唐人称之为“泼寒胡戏”。表演者为了不使冷水浇到头上、脸上,就戴上一种涂了油的帽子,高昌语叫“苏幕遮”,因而乐曲和后来依曲填出的词就被称为“苏幕遮”了。

【忆秦娥】

相传,李白以“忆秦娥”词牌首制《忆秦娥‧箫声咽》一词,因词中有“秦娥梦断秦楼月”句,故名“忆秦娥”。

“秦娥”本指古代秦国的女子弄玉。传说她是秦穆公的女儿,爱吹萧,嫁给仙人萧史,在李白的词中指的是一个秦地(今陕西一带)女子。写她自从爱人出了远门,她夜里睡不安稳,春天望到秋天,一年年下去,总是音信杳然。在失望、痛苦中无论什么好景致,她都感到一派凄凉。

【扬州慢】

宋孝宗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冬至日,姜夔因路过扬州,目睹了战争洗劫后扬州的萧条景象,抚今追昔,悲叹今日的荒凉,追忆昔日的繁华,发为吟咏,为寄托对扬州昔日繁华的怀念和对今日山河破的哀思,姜夔自制《扬州慢》曲来抒发“黍离之悲”。“扬州慢”词牌因此而得名。@*#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和美的姻缘令人羡慕,但毕竟世事难料。如果两人不幸分开了,那深切的思念与无尽的追忆,定格在文字中,更有着悱恻动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这么一对年轻的夫妻,原本才华相当、两心相许,但不过两三年,丈夫迫于母亲的压力,不得不与妻子离婚,多年来两人音讯全无。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园”游赏,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现在的丈夫。
  •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是山东济南人。他可是一位高产的作家,现存600多首词作,有词集《稼轩长短句》传世。其中有一首很特别,既有苏词的豪放开阔,也有易安词的绮丽婉约,在今天仍然广为流传。这就是辛弃疾的代表作《青玉案·元夕》。
  • 晏殊的《浣溪沙》,描写的是因宴会上所见所感而阐发的幽思,词句精美、情调闲雅,也像是一位“要眇宜修”的佳人。
  • 宋朝是一个风雅繁华的时代,也是一个热血悲壮的时代。靖康之难后,历史上涌现出一代代舍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们要介绍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词人的填词大家。
  • 纵观蒋捷一生,似乎充满了悲剧,但他因为高尚的气节和优美的文笔,被后人永远地记住了。比起那些生前追名逐利、身后寂寂无名的人来说,这何尝不是上天对蒋捷的一种眷顾呢?
  • 李煜在词中多处提到水,并多作佳句,如《浪淘沙》中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以及“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等等。奔流不还的江水,充溢着他对故国的不舍和命运的叹息,其气象之恢宏、内涵之深广,在当时“花间派”为主流的词坛中是一大突破。
  • 春色满园,芳草翠柳,美丽的景色为何让人心生愁绪?是感慨光阴的飞逝,还是叹息理想的落空,是思念魂牵梦萦的伊人,或是为无法摆脱的莫名心情而伤怀?
  • 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八月,崖门海战刚刚过去半年。宋末帝与八百宗室、十万军民跳海殉国,三百年宋朝用一个悲壮惨烈的方式走向终点,在宋朝子民心中留下挥之不去的创痛。
  • 一誓天惊,万古神来,天上人间。 示今来古往,丹青生死;天南地北,文武江山。 如画如歌,扬辉扬血,人物缤纷换几番?
  • 寄怀大法洪传30周年、“7·20”反迫害23周年。 此情远,中原万里,上界千叠。 星斗云霞九阙,人烟水火七月。 算赤兽疯狂长作孽,百千日、虐焰乖劣。 问宇宙乾坤向何去,谁人补天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