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中共罪恶录:克拉玛依大火

人气 1282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教育局为欢迎上级领导,组织全市15所学校能歌善舞的学生举行“专场文艺演出”。

表演开始不久,舞台幕布因附近舞台灯过热发生自燃。千钧一发之际,有官员对准备逃生的学生大喊:“让领导先走!”

最后,这场大火造成325人死亡,其中288人为中小学生,最小的6岁,最大的14岁,几乎都是独生子女。

鉴定指,近百名学生是因踩踏身亡,而非烧伤死亡,孩子们的尸身上有成人的鞋印。

本期节目,我们就来再次正视这场猛于大火的人祸。

“让领导先走”

火灾发生20多天后,《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写了一篇通讯《人祸猛于火——克拉玛依“12·8”惨案的警示》,其中提到有人在火灾发生时喊“让领导先走”,引发轩然大波。那句刺耳的指令,后来几乎成了这起事件的代名词。

尽管分管克拉玛依市教育的副市长赵兰秀对《南方周末》记者否认有人说过“让领导先走”,但包括当时的初二学生金素敏,以及在大火中烧伤85%、12年一直在医院治疗的杨柳等多名学生幸存者都向记者证实,确实有个女领导说过这句话。

时任中共央视台长杨伟光,在退休后的2009年接受《南方周末》访谈时承认,克拉玛依大火后,他叫停过《焦点访谈》记者制作的一个报导纪录片,中宣部也发出正式通知,克拉玛依大火不许报导。

被禁纪录片的作者陈耀文,同年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了一些事故真相。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引述陈耀文的文章说,幸存者告诉他们,火灾发生后,听到组织演出的一名市教育局官员大喊:“同学们坐着别动,让领导先走!”

2007年2月5日,东方卫视播出的《1994克拉玛依大火》节目在讲述火灾的一些细节时透露,很多当事人都证实听到了“让领导先走”的喊声,并亲眼看到领导们最先从左侧大厅撤离,随后,现场陷入混乱。

节目中还提到,遇难学生、14岁的袁媛坐在剧院的最后一排,虽然离开着的安全门最近,但依然未能逃出。她的父亲袁策进说:“他们要跑的话,是完全可以跑出来的,结果老师不让动。不要乱动,大家都坐好。”

孩子们坐下 领导席空了

2006年12月21日,《南方周末》发表文章《克拉玛依大火:一个轮回后的真相》。文章回忆,1994年12月8日下午5点40分左右,分管教育的克拉玛依市副市长赵兰秀从市政府来到“友谊馆”。此时,七百多名师生已经等了1个多小时。

原来,前一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一行25人到克拉玛依市检查工作。12月8日下午4点,当地教教育局组织15所中小学的15个规范班和教师、家长等769人,在“友谊馆”为检查团进行文艺汇报演出。但是,领导们没有准时入场。

一切都从第二个节目《春暖童心》开始。

当时,舞台纱幕上方一排光柱灯处有类似花炮般的火花向下飘落,直到一块如同桌布大小的幕布卷着火团掉下来,在舞台一侧的老师才意识到着火了。教委几个领导上去灭火,为了避免混乱,他们把幕布拉上了。

但是,舞台上的火引燃了挂在后幕作背景的多个呼拉圈,由于幕布的阻挡,迅速消耗的氧气使舞台区域内形成了一个高压区,幕布膨胀如气球。

前面提到的那位初二学生金素敏回忆说:“我们那阵都站起来了,一个女的站在领导席前面,拿着话筒说让我们不要乱,坐下来,我们就坐下。班上平时挺调皮的两个男孩子没听她的溜走了。”

这是金素敏班上唯一两个全身而退的孩子。金素敏补充说:“等学生陆续坐下的时候,领导席已经空了。”

当时坐在后排的苏浩(化名)视野开阔清晰,他回忆说:“当时领导坐在中间的前几排,在让我们坐下别动的时候,我看见他们慢慢地往两边散开,从过道慢慢往后走。”

也就在这个光景,火势迅速蔓延,所有灯光瞬间熄灭。一切都失去控制,没有任何组织,人们在恐惧的驱赶下,凭着本能疯狂地冲向任何一个可能求生的通道。

那场演出的报幕员、9岁的女孩周雅静事后回忆道,“在通道里,一个爷爷用力推开我们往前跑,我认识他,他就是演出前我给他献鲜花的那个爷爷。”

事发后,克拉玛依的3名市局领导和17名教委成员,尽管他们都离火源近、离逃生门远,但除了赵兰秀受伤外,其他人都奇迹般地脱险。

封闭的大火炉

2006年12月6日“凤凰网”发表《克拉玛依大火十二年祭——幸存者》。文章描述,在第一批人成功逃出后,原本开着的卷帘门因断电突然掉落下来,而此时其它几个供人逃生的安全门却全都死死地关闭着,掌管钥匙的工作人员也不知去向。

而在剧场内,火势由于幕布封闭舞台而形成爆燃,强大的气浪带着燃烧的幕布冲向会场,爆燃形成的巨大声音,几百米外都能听到。强大的冲击力,把很多人都冲翻在地。

火焰随着热空气窜上二十多米高的天花板,将上面的材料引燃,馆内810个罩着海绵和布的木头椅,也相继被引燃。

“友谊馆”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大火炉。

混乱的救援

馆内的惨叫声和哭喊声,在几分钟内撕破了夜幕将临的克拉玛依。孩子们打烂了玻璃窗,却被铁栅栏困在里面。那个傍晚,很多市民都赶来救援。

人们拿起所有可以使用的工具,用力劈向坚固的卷帘门。没有工具,他们就用肩去撞铝合金门,又抬起门板撞击防盗门。防盗门下部被撞弯后,他们扳起一根根钢条,让里面的人钻出来。对付铁栅栏,用榔头砸,用钢条撬,试图把孩子拉出来。

隔着卷帘门,馆内的浓烟不断涌来,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瘫软下去……先到的消防队员又赶回驻地拿工具,直到第三辆消防车,才带来了破门的消防斧。最后大门打开,救援人员看到,里面热气腾腾,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体,一个摞着一个,足有大半个人高,全都是孩子。

这场大火只持续了20分钟,但造成325人遇难,其中288名为中小学生。另外还有130人受伤住院。

凄惨的认尸场面

2005年,参与过处理火灾善后工作的女警刘婉滢,写下《目击克拉玛依大火十年纪事》一文。

刘婉滢回忆说,在认尸现场,很多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各种亲戚都来了。他们相互搀扶着,分批进入停尸房。大多数老人哭了几声就晕过去,被人七手八脚地抬出来。有的父母抱住孩子再也不撒手。

有一位父亲,独自坐在冰冷的地上,身边是烧焦了的女儿。父亲紧紧握着那双已经变黑的小手,没有眼泪,无人陪伴,就这样直愣愣地坐了整整一天。也许他只想陪女儿走完人世间最后一段艰难的旅程。

有一家祖孙三代前来认尸。那是个极其美丽的小女孩,五官精致,穿着白色的芭蕾舞裙,好像睡着了的仙女。因为待在一个角落里,所以她没被烧到,是被烟熏死的。家人怎么也不相信孩子死了,年迈的奶奶甚至跪求法医重新做尸检。

刘婉滢说,越往后,辨认工作越是艰难。有一家人凭着看到孩子腋下残缺的毛衣,哭喊着将孩子抱走。后来,他们又将孩子送了回来,因为回家后他们发现孩子脖子上挂的钥匙打不开自己的家门,才知道不是自家的孩子。

12月9日,干燥了很久的克拉玛依市开始下雪。这场大雪,下了整整三天。寒风里,白雪中,悲伤的人们全城出动,送葬的车队排了有二十多公里,不见首尾。

孩子们被葬在小西湖墓地。那里离市区约5公里,四周是戈壁山头,三百多个新坟兀立在这片天地间,风声凄厉。

每个墓碑上都有一张照片,寂静里,孩子们笑容依旧,稚嫩依旧。而这些墓碑的下方刻着同一个时间——一九九四年的十二月八号。

广场上徘徊的冤魂

1997年,当局打算炸掉“友谊馆”,另建“人民广场”。在遭到抗议和反对之后,这个计划稍做改动,“友谊馆”的前门整修刷白之后保留了下来,其它的建筑还是炸毁了。

广场上没有任何关于那场火灾的文字说明,一切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只有三百多盏路灯静静伫立。有传,一盏路灯代表一个亡灵。那些孩子的冤魂,黑夜中在广场上徘徊。

火灾发生迄今,中共官方不仅没有举行任何祭悼活动,而且对死难学生家属的维权上访进行重重阻挠。纪录片导演徐辛执导的《克拉玛依》,至今也无法在中国上映。

有网友愤怒地说,火灾现场应该建一座纪念碑,碑上篆刻血红色的一句:“让领导先走!”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com/channel/1f702725eeg3uz4eAgKxHgadC1kh0c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百年真相】清洗火箭军高层 习近平最怕这个
【百年真相】青海221厂 黑暗核基地
【百年真相】两弹元勋命丧武斗 谁在幕后策划?
【百年真相】八扇国际大门关闭 习当局噩梦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去郊游 ECCO优惠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