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长神秘住院事件的来龙去脉

人气 1239

【大纪元2024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1月1日住院的消息直到5日下午才向国会和公众通报,总统拜登直到1月9日才得知奥斯汀罹患癌症之事。奥斯汀为保护“隐私”而神秘住院的这场风波不断延烧起来,似乎有可能引发拜登政府的一场政治地震。

奥斯汀为什么要隐瞒他的住院情况,甚至连他的副部长和总统拜登都不及时告诉?拜登为何仍对奥斯汀充满“信任和信心”,无论如何也不想解雇他?前总统川普已经呼吁解雇奥斯汀,国会会放过奥斯汀吗?这会对拜登政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否会导致奥斯汀下台或其他人下台呢?

根据多方媒体的消息,我们来梳理一下这场风波的来龙去脉和延烧情况。

奥斯汀神秘住院的前后时间线

奥斯汀1月1日住院的起因是他在圣诞节前做的一个手术导致的并发症。对于那次入院手术,奥斯汀当时也是隐瞒了,结果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不幸事件和更大的震动。这个时间线至少需要从那次手术开始。

12月22日(星期五)

奥斯汀在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接受了一个微创外科手术,治疗前列腺癌。据医生称,奥斯汀是在12月初进行常规筛查时发现癌症的。

五角大楼没有通知白宫或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关于这起事件,但是将奥斯汀的某些部长权限移交给了希克斯。

12月23日(星期六)

奥斯汀手术后返回家中。

1月1日(星期一)

奥斯汀与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进行了交谈。

奥斯汀通过电话参加了白宫召开的虚拟会议,事关中东局势。

晚上,奥斯汀因圣诞节前手术的并发症而感到剧烈疼痛,被救护车送回沃尔特‧里德医院,并一度住进重症加护病房。

1月2日(星期二)

奥斯汀的高级工作人员和新闻官员,包括国防部首席发言人帕特‧莱德少将(Maj. Gen. Pat Ryder)、五角大楼新闻主管克里斯‧梅格(Chris Meagher)和国防部参谋长凯利‧马格萨门(Kelly Magsamen)获悉奥斯汀住院了。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朗将军(Gen. CQ Brown)也获悉了奥斯汀住院的消息。

副部长希克斯正在波多黎各度假,她被告知将承担奥斯汀的一些职责,但未被告知奥斯汀在住院。奥斯汀和希克斯的工作人员以及联合参谋部是透过“定期电子邮件通知程序”获悉这次权限移交的。

五角大楼其他工作人员得知,部长奥斯汀会在家办公几天。

1月4日(星期四)

那一周得了流感生病的马格萨门向希克斯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通报了奥斯汀住院的情况。沙利文随后向总统拜登做了简报。

下午,马格萨门和希克斯开始起草一份公开声明。希克斯开始计划返回华盛顿,但在得知奥斯汀将于第二天完全恢复其部长职责后,她选择留下继续度假。

美国军方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发动报复性袭击,击毙了一名民兵领导人。美国军方指责这名民兵领导人最近对该地区的美国人员发动了袭击。美国国防部官员称奥斯汀于12月授权了这项行动。

1月5日(星期五)

下午,马格萨门将奥斯汀住院的消息通知了国防部的副部长们和主要参谋助理。

下午5点前不久,五角大楼向国会通报了奥斯汀住院的情况。

下午5点03分(大约是向国防部高级官员通报两小时后,向国会通报15分钟后),莱德少将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透露奥斯汀在沃尔特‧里德学院住院,预计当天将恢复全部职责。

1月6日(星期六)

奥斯汀亲自发表声明说,“我本可以做得更好,确保公众得到适当的资讯。我承诺要做得更好。但有一点很重要我要说:这是我的医疗程序,我对我的披露决定承担全部责任。”

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Roger Wicker)呼吁奥斯汀“立即”向国会立法者通报情况。

晚上,总统拜登和奥斯汀进行了“亲切交谈”。

1月7日(星期日)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和副主席、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呼吁奥斯汀尽快向国会提供“过去一周发生的有关他的健康状况和决策过程的更多详细信息”。

奥斯汀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杰克‧里德(Jack Reed)进行了通话交谈。

下午4点24分,莱德少将发布最新消息说,奥斯汀仍在住院,但一直在与总统拜登、国防部副部长希克斯、参联会主席布朗将军和国防部高级工作人员保持联系。

1月8日(星期一)

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众议院第四号共和党人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呼吁解雇奥斯汀。

前总统川普呼吁立即解雇奥斯汀,因其“不当职业行为和玩忽职守”。

白宫表示,政府将审查奥斯汀住院事件中未遵守的规则和程序,并表示拜登总统对奥斯汀仍保有信心,没有解雇奥斯汀的计划。

莱德少将举行了一次简报会,提供了有关这一事件的更全面的细节。他承认他在1月2日知道奥斯汀住院。他道歉并承诺会让五角大楼记者团今后能够了解更多情况。

1月9日(周二),五角大楼称,医生们说,奥斯汀的前列腺癌发现得很早,而且预后很好。白宫随后表示,总统拜登直到周二才得知奥斯汀罹患癌症之事。

奥斯汀性格内向,不喜欢在聚光灯下

现在70岁的奥斯汀是一位退役陆军四星上将,曾在军队服役超过40年。自从2021年1月任拜登政府的国防部长后,他又成为五角大楼近年来最神秘、最深居简出的领导人之一。

曾与奥斯汀共事过的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表示,奥斯汀是出了名的性格内向和注重隐私,在长达数十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回避镜头,只与几个亲密的知己保持联系。作为在伊拉克撤军期间负责监督美国中央司令部的四星上将,他很少举行记者会。作为国防部长,与他的前任们相比,他在公务旅行中只带少量媒体记者。尽管他在旅行期间会定期向媒体通报情况,但是自2023年7月以来,他就没有在五角大楼举行过新闻发布会。

其他内阁部长在与记者同行时,经常会与记者进行公开或私下交谈,让记者了解他们的想法,以便与记者建立起良好关系。

奥斯汀则喜欢闭门发挥影响力,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避开聚光灯和媒体。但他与拜登的关系一直被视为密切,在住院风波之前,他还没有因任何行事不妥而受到来自政府内部或外部的批评。

隐瞒住院消息给自己带来麻烦

不过,神秘住院的做法现在确实给奥斯汀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五角大楼首席发言人莱德少将说:“情况不断变化,我们必须考虑许多因素,包括医疗和个人隐私问题。”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对《政客》(Politico)杂志说:“我的感觉是,当一个常规的医疗程序没有按计划进行披露时,他要保护隐私的愿意适得其反。他是如此忠心耿耿、恪尽职守。这一切都非常奇怪。”

五角大楼表示,之所以奥斯汀住院的消息推迟通知给高级政府官员,部分原因是他的参谋长马格萨门同时也因病缺席。

莱德少将说:“部长(奥斯汀)的参谋长无法在那之前发出通知。她于周四向副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发出了这些通知。”

这个说法并没有解释五角大楼通讯中断的全部情况,也没有解释为何白宫没有及时收到通知。奥斯汀应该还有其他助手,他们本可以在马格萨门缺席的情况下通知相关官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防部前高级官员说:“这没有任何道理,这实际上表明,没有参谋长,奥斯汀的团队就无法与政府其它部门沟通。”

奥斯汀:愿承担责任,但无意辞职

奥斯汀在他1月6日的声明中表示,愿意为此事承担全部责任,他说:“我很高兴能够康复,并期待很快返回五角大楼。我也理解媒体对透明度的担忧,我意识到我本可以做得更好,确保公众获得适当的资讯。我承诺会做得更好。但有一点很重要我要说:这是我的医疗程序,我对我有关披露的决定承担全部责任。”

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总统拜登祝福奥斯汀康复顺利,并期待他尽快重返工作岗位。莱德少将表示,奥斯汀在周五(1月5日)恢复了全部职责,尽管受到政府官员、共和党人和媒体的批评,但是他并没有考虑辞职。

拜登喜欢奥斯汀的低调性格

奥斯汀内向、沉默和低调的性格尤其让拜登喜欢。在与拜登的私人会议上,奥斯汀会保留自己的观点,并且不像一些前国防部长那样会到媒体上大张旗鼓地公开抱怨总统。拜登仍然对过去的五角大楼领导人和军事领导人的高调做法耿耿于怀。

白宫高级官员和奥斯汀也有着密切的工作关系。2021年在拜登下令从阿富汗撤军后,一些军方官员表示反对,但是奥斯汀告诉他们不要在公共场合抱怨,去执行命令就是。而自俄罗斯2022年初入侵乌克兰以来,许多白宫高级官员都认为,奥斯汀在说服欧洲国家向乌克兰提供先进武器方面功不可没。

一位国防部高级官员表示,奥斯汀的忠诚和守口如瓶的性格确保了当需要保守秘密时,“他可以将其锁住”。但这也可能会引起另一个问题,作为国防部长他可能无法向总统提供他应该给出最佳建议的“全面资讯”。

“他是一个加密码”,这位国防部高级官员评论奥斯汀时对《政客》杂志说,“他只让非常、非常少的人进(他的圈子),这可能是一件好事,也可能是一件坏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前五角大楼记者、现为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传播领导与政策中心(USC Annenberg Center on Communication Leadership & Policy)高级研究员的芭芭拉‧斯塔尔(Barbara Starr)表示,在外交与军事行动上,奥斯汀追求低调,与拜登政府目标一致,将焦点从五角大楼转移到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上。

斯塔尔说:“他们对拥有一位会成为头条新闻的国防部长不感兴趣。所以现在的情况非常讽刺,因为我认为奥斯汀真正所做的是给白宫制造了一个潜在的引人注目的问题。”

她又补充说:“我们不知道他的医疗状况如何发展,也不知道他们在三天内如何以及为何做出这些决定。最重要的是,劳埃德‧奥斯汀所做的事情是任何内阁部长都不愿意做的,他给总统带来了政治问题。”

也有人认为奥斯汀一向过于保守,即使在五角大楼高层会议上,他也很少脱稿。

一位曾在多个高级职位上与奥斯汀密切合作的前国防部高级官员说:“在每次会议上,在所有事情上,他都一言不发。在各种各样的会议上,他都保留自己的意见,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总统表示 完全无意解雇奥斯汀

据一位美国官员透露,拜登在1月6日晚上与奥斯汀进行了“亲切交谈”,“总统对奥斯汀部长有完全的信任和信心”。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并指出拜登“期待奥斯汀回到五角大楼”。

多名官员向《政客》表示,奥斯汀的部长职位似乎仍然很安全,尤其是在他与拜登通电话后。目前由于俄乌战争处于胶着状态,以哈战争仍在继续,真主党似乎也要加入对以色列的战斗;中东紧张局势也在急剧加剧,这些情况让拜登需要奥斯汀。

拜登和奥斯汀关系非常密切还有一个特殊原因,就是奥斯汀与拜登已故长子博‧拜登(Beau Biden)的友谊——他们在伊拉克服役期间一起参加天主教祈祷仪式。

此外,官员们还指出,因为今年是大选年,拜登很难有时间再找到另一个合适人选做国防部长,以及再花时间等待参议院的确认批准。

白宫在1月8日表示,将就奥斯汀住院消息延迟披露情况审查哪些规则或程序没有得到遵守。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Kirby)说:“我们将研究这里的流程和程序,并尝试从这次经验中学习,看看是否需要做出改变。”

柯比表示,白宫肯定奥斯汀的出色工作,他说:“(拜登)总统的首要关注点是(奥斯汀)部长的康复,他期待他尽快回到五角大楼。总统尊重奥斯汀部长为缺乏透明度承担责任的事实。他也尊重他作为国防部长所做的了不起的工作。”

白宫和拜登都无意解雇奥斯汀,柯比说:“除了奥斯汀部长继续留任并继续发挥他所展示的领导作用之外,(白宫)没有其它计划。”

不过,柯比也说:“人们期望,当内阁官员住院时,指挥系统会收到通知。确实有这样的期望。”

但一些官员猜测,五角大楼的一名高级助手可能会因为这场风波而失去工作。一位国防部官员说:“总得有人掉脑袋。”

一位前国防部高级官员说:“不告诉白宫、国会或媒体他(奥斯汀)生病了,然后告诉五角大楼工作人员他正在家里办公,这是一个下等级错误。这是一个问题。有人决定不透露事实。那个人估计很快就会消失。”

参众两院军事委员会要求立即说明情况

尽管奥斯汀无意辞职,拜登也无意解雇他,甚至表示即使奥斯汀辞职也不会批准,但是国会山要求有人需为此承担责任或丢工作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抨击对奥斯汀住院保密的决定是“令人震惊的对法律的蔑视”,他认为奥斯汀的沉默是“不可接受的”,并要求通报情况。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奥斯汀“必须立即说清楚”白宫为何连续几天没有收到他住院消息的通知。

五角大楼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都拒绝发表评论。民主党的大多数成员要么为奥斯汀辩护,要么也拒绝发表评论。

民主党众议员、拜登总统的盟友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在CNN上为奥斯汀辩护说:“我不认为这是失职。他是一个挺身而出的人。他是一位出色的国防部长。他是这个国家的一位伟大的军人。”

克莱伯恩建议以不同的方式处理此事,他说:“他确实有责任让公众了解情况。我不知道是他还是军事机构内部的其他某个人决定这样做。”

不过,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民主党最高领导人已经与共和党同行联手敦促奥斯汀提供更多资讯。

在1月7日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迈克‧罗杰斯和副主席、民主人亚当‧史密斯表示,他们对延迟披露奥斯汀住院感到担忧。

这两位众议员说:“虽然我们希望奥斯汀部长早日康复,但我们对部长病情的如何披露仍感到担忧。有几个问题仍未得到解答,包括医疗程序和由此产生的并发症如何,部长目前的健康状况如何,以及何时授权转移部长的职责,以及延迟通知总统和国会的原因。”

他们还说:“透明度至关重要。奥斯汀部长必须尽快提供有关他的健康状况以及过去一周发生的决策过程的更多详细信息。”

NBC新闻报导称,奥斯汀在重症加护病房度过了四天。

川普等要求全面追责

前总统川普1月8日在他的“真相社交”(Truth Social)媒体上贴文呼吁立即解雇奥斯汀,他说:“失败的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应该因不当职业行为和玩忽职守而立即被解雇。他已经失踪一周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或者可能在哪里,包括他的老板乔‧拜登。”

纽约州联邦众议员、众议院第四号共和党人埃莉斯‧斯特凡尼克1月8日呼吁奥斯汀辞职,她在一份声明中说:“国防部等了多天才通知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美国人民,国防部长奥斯汀住院并无法履行职责,这令人震惊,也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这种缺乏透明度的情况体现了令人震惊的缺乏判断力和重大的国家安全威胁。必须从奥斯汀部长和那些为他撒谎的人立即辞职以及国会对这种危险的失职行为进行调查开始,全面追究责任。”

前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也在1月8日晚上呼吁拜登解雇奥斯汀。

一位国防部官员表示,“如果奥斯汀不先辞职”,这可能会变成对他来说很痛苦的听证会。

共和党众议员计划发起弹劾

众议院强硬派共和党人马特‧罗森代尔(Matt Rosendale)1月8日宣布,计划对奥斯汀提出弹劾决议,原因包括奥斯汀上周未能及时通知白宫和国会他早已住院,还有2021年从阿富汗撤军的失败行动,以及2022年初让中共间谍气球飞越美国大部分领空的国家安全事件。

根据罗森代尔办公室发出的一份声明,这位众议员认为奥斯汀决定隐瞒其住院情况“违反了他的就职誓言,并危及了美国人民的生命”。

8日早些时候在接受“文斯‧科利亚尼斯秀”(The Vince Coglianese Show)节目采访时,罗森代尔说:“我明天将提出一项弹劾决议。这真的非常非常可怕。……当国防部长失踪时,这只会使其它一切、对国家构成的每一个威胁、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每一场冲突都变得更加复杂。这是非常大的问题。”

更多拷问声四起,或引发政治地震

奥斯汀的神秘缺席引发了人们的疑问:拜登政府中有谁能知道监管世界上最大军队的这位国防部长缺席的情况和时间?

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1月6日早些时候在CNN上表示,他理解奥斯汀的“隐私问题”,但批评五角大楼对美国高级国家安全官员的健康状况缺乏透明度。

埃斯珀说:“有人在这件事上为奥斯汀部长误事了。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人们想知道是否始终有一只稳定的手在掌控方向盘。”

退役海军陆战队少将、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前幕僚长阿诺德‧普罗纳罗(Arnold Punaro)质问说:“当政府试图让乌克兰联盟团结在一起,通过对乌克兰和以色列的补充资金,避免全年国防预算的临时方案时——为什么国防部长办公室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

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国防部长的前参议员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表示,五角大楼绝对必须要让国家安全委员会了解奥斯汀的状况和下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你们团队的一部分,是家庭的一部分”,他在一次简短的采访中说,“总统必须随时知道他的内阁成员在哪里。”

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说:“这是最基本的,基本的履行职责行为,(行为准则)101号,国防部长要服从总司令,但他没做到。”

五角大楼新闻协会认为,他们未能报导奥斯汀的病情和住院情况更是“令人愤慨的”。该协会在1月5日的声明中说:“公众有权知道美国内阁成员何时住院、接受麻醉,或何时因任何医疗程序而被转交职责。就连总统级别也是如此。作为国家最高国防领导人,奥斯汀部长在这种情况下无权要求隐私。”

奥斯汀秘密住院的风波似乎要演变成一场席卷拜登政府高层的风暴,对蒙在鼓里的愤怒还在不停地在五角大楼、国会和媒体中蔓延和延烧着,不知最后是否会引发辞职或更大的政治地震。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美防长手术引发并发症 周一住院后恢复良好
美国防部长住院未及时通报 引发质疑和批评
【晚间新闻】美共和党大会迎高潮
援引川普密件案裁决 亨特拜登要求法院撤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