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记者被瑞典驱逐 自曝家族曾遭中共迫害

人气 2209

【大纪元2024年04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导)近日,瑞典政府决定将一名中国籍女记者驱逐出境,终身不得再次入境瑞典,并指控她对瑞典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然而,这名中国籍女记者在自传中曾披露,她家三代人曾遭中共摧残,如今反而为极权暴政“唱赞歌”。

根据瑞典电视台(SVT)报导,这名中国籍女性记者于去年10月被瑞典安全机关逮捕,本应11月16日驱逐出境,但因为上诉而延长,4月4日瑞典政府驳回上诉,意味着她最终将被驱逐出境。

瑞典安全警察局(Säpo)向移民法院表示,这名中国女记者十多年来一直参与威胁瑞典安全的活动,“当局掌握的信息非常可靠,上诉人对瑞典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另一家瑞典媒体《中国新闻》(Kinamedia)则指出,被驱逐的中国籍女记者就是网络媒体“北欧绿色邮报”的社长陈雪霏(Chen Xuefei Axelsson),她还担任中欧文化协会会长。

Kinamedia的记者悠野(Jojje Olsson)4月11日告诉美国之音,“陈雪霏与中国大使馆密切合作,她在瑞典的中国观察人士中也颇有名气。我可能会称她为中国影响力行动特工。”

这位名为陈雪霏的中国女记者,于2005年首次获得瑞典签证,2008年获得永久居留权,并与一位瑞典男子结婚,两人育有一名子女。

根据“北欧绿色邮报”上的介绍,陈雪霏是“北欧绿色邮报”编辑、记者、瑞中桥科技文化交流公司(Sweden-China Bridge)创始人兼CEO,瑞中桥曾帮助数十个中国代表团(政府、民企)访问瑞典,开展对新能源等领域的“学习”。此外,瑞中桥与另一家瑞典中文媒体“北欧中华网”(chineseonline.se)有关。

大纪元记者在“北欧中华网”网站发现,一篇发表于2023年9月3日、名为“北欧中华网要坚持以正面宣传为主”的文章,署名是北欧中华网、北欧绿色邮报网站记者陈雪霏。这篇文章说,北欧绿色邮报网站主要是发布(中共的)好新闻、正面新闻。

据“北欧绿色邮报”网站简介,陈雪霏1966年出生于辽宁省锦州市的​地藏寺村。1988年至1990年曾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1990年起,陈雪霏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工作15年,又先后作为人民网、新华社、《环球时报》驻斯德哥尔摩的特约记者为党媒工作。

在“北欧绿色邮报”网站,大纪元记者注意到,陈雪霏曾为中共“建党百年献礼”撰写的一篇长篇报告文学《百年家国》,文章说通过描述陈雪霏家庭的命运和变迁,让人了解中国百年的历史,透过一家人的命运了解中国。

在这篇报告文学中,陈雪霏在介绍爷爷奶奶的命运时,提到了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称《共产党宣言》的宗旨就是实现共产主义并埋葬资本主义。

不过,据《百年家国》介绍,1975年中共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尾声,当时官方“割资本主义的尾巴还在进行,不许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许搞小生产”。陈雪霏说:“我们家在早期的自留地上种了小葱,结果,大队书记找到我爸说,你的小葱是资本主义尾巴,必须铲除,而且你还必须要检讨。”

“我爸也没有办法,顶嘴可能要罪加一等。于是,铲除了小葱子,然后,到县里大会上做检讨,说我种小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那时的口号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陈雪霏说。

相比,陈雪霏姥爷的命运就更加悲惨了。

1963年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在农村开展“四清”政治运动,陈雪霏的姥爷成为被调查的对象,因为她姥爷家中拥有田产。

据陈雪霏说,大队干部每天找她姥爷让其交代有多少财产,如果不交代清楚,就被划成地主。那时候,如果划为地主成分可能就面临无数次批斗,直至死亡。

“我姥爷反复交代,还是没有得到信任,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尤其是当他们(大队干部)威胁要没收他的棺材的时候。”陈雪霏说,最终她的姥爷喝卤水后死在了自己的棺材里。

实际上,除了陈雪霏姥爷被逼死之外,她父亲的元配也是于1963年因病去世。随后,她的姥姥也上火去世了。

陈雪霏在谈到其父亲时说道:“我爸到锦州铁合金厂去工作。但是,家里却都要饿死人了。所以,我爸工作两年以后,又回到了家乡地藏寺村。到了家里,一个男人可以挣大公(工)分,勉强可以养活一家人。三年自然灾害,农民的生活更苦了。”

她说,1963年她父亲的元配于1963年因传染病去世后,担心四个孩子养不活,将最小的一个女儿送给了锦州一户人家。陈雪霏的生母于1944年出生,19岁时嫁给她的父亲。她说,“我姥爷是生意人,我妈妈小的的时候生活很好。经常吃鸡蛋,肘子肉等等。这些在我们的童年时代是非常稀罕的。”

陈雪霏在谈到奶奶时,她的奶奶提及共军当年如何征兵的往事:八路军(中共解放军的主要前身)每到一地,都要招募新兵。八路军的招数挺有意思,他们把村里的年轻人都召集起来,坐在炕上,外边派人烧炕。指导员在屋里做思想工作,说希望大家积极参军,不用点头,只要挪动挪动身体或者动一下屁股,就算是同意了。结果,当炕很热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不得不抬起屁股,于是,首长非常高兴地说,大家都同意啦,欢迎你们入伍!就这样,每到一处,就招收了不少新兵。

陈雪霏的奶奶还提到了“三年困难时期”,也就是中共“大跃进”运动之后的三年大饥荒,官方称为“三年自然灾害”。

“我奶奶说,当时人们根本吃不饱,大多数时候都饿着,浑身浮肿。那时,农村有很多地甲病(地方性甲状腺肿)、流行病。例如,乙脑、血吸虫病、蛔虫病、大粗脖子病(甲状腺肿大)等。”陈雪霏说:“我奶奶因为吃碘盐,没有得大粗脖子病。因此,公社(中共基层政权)就让她去讲:共产党好,治好了我的地甲病。”

从这篇报告文学中看,陈雪霏讲述的是她一家人的悲惨命运,却反映出中共残害百姓的近百年历史。

然而,陈雪霏一面讲述着她的家庭血泪史,一面还在给她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的中共政权“唱赞歌”。

去年,瑞典“外交政策研究所”(UI)的“中国中心”(NKK)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陈雪霏在自己的新闻网站上积极传播共产党的信息,她发表的文章不仅得到了中共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馆的资助,还得到了中共其它党组织的资助。

据瑞典电视台报导,陈雪霏除了担任记者外,还与中共驻瑞典大使馆以及瑞典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人士有接触,带领多个中共政府和企业代表团访问瑞典,还尝试安排他们访问瑞典一些政府部门,这从她的电子邮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出。

她还安排了一系列在瑞典支持中共政权的活动,例如在瑞典举办支持中共观点的新疆图片展,而在中共统治下,近百万少数民族维吾尔穆斯林被关进新疆集中营。

华裔加拿大记者、作家、时事评论员盛雪4月9日对大纪元表示,瑞典当局驱逐陈雪霏,说明瑞典愿意认真对待中共在当地的渗透、干预问题了。她说,舆论的渗透、干预是中共渗透欧美等国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中共在全球渗透,都有相应的舆论和媒体的布局。

盛雪认为,中共在建政前就开始为在全球推行共产主义做准备,建政后在主要的民主国家更是做了长远布局。主要的做法就是派遣人员到被渗透的国家,装扮成各个领域的专业从业者,特别是媒体领域。她说,他们在海外活动就是为中共的渗透打民意基础、牵线搭桥等,这种活动非常普遍。“现在他们终于是到了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中共外宣在美乔装改扮 被猛烈狙击大败而归
在美名校就读博士 逾10中国学生被拒入美
中共间谍方芳回国后首现身 欲涉足爱国生意?
近33个月 中国300赴美人员遭美海关遣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