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经济大师神髓录》

吴惠林:第二十章 《经济学布道家》中译校订的话

人气 132

【大纪元2024年04月17日讯】远流出版公司的《自由主义名著译丛》,这本是乔治‧史蒂格勒教授的第三本中译,前两本分别是《人民与国家》和《史蒂格勒论文集》。由于在前两本书里已将史蒂格勒的人与事作了概括介绍,这里就不再重复。

史蒂格勒的学识渊博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九八二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最好的肯定。不过,学问好的经济学家虽不少,但能够“入世”且成功者却不多。所谓入世是能将艰涩的学术里的东西深入浅出地引介给大家,甚且化约成政策建言来影响政府决策。史蒂格勒是少数能够两者兼顾的经济学家,他启蒙于经济思想史,但却在公共政策的研究上占了极重要的地位。与其他学者不同的是,史蒂格勒从不否定公共政策的必然存在,他先承认它们的存在,再将重点放在以实际资料的实证结果,用来拆穿公共政策的假面具,指出政策的手段与目的之间往往扞格、矛盾之迷思,这种以“拿出证据来”让人心服口服的方式,史蒂格勒用得最为炉火纯青。

要以实证资料拆穿公共政策的真相,也并非纯就资料、数据硬凑而成,最根本的原则必须有坚强的“理论”作基础,亦即必须本身拥有正确的观念,当然也必须具纯熟的逻辑推理。这又与时下流行的“务实”歪理大异其趣,而没有理论作基础的政策有如无根的树。理论也者,实际现象的简化,旨在使问题易于分析。因此,理论是用来解释现象的,我们不太可能得到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理论,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理论都随时准备要被某一现象所否定、推翻的,如此也才不断会有新理论的出现,这也就是科学进步的表现。所以,理论没有对错,只有“有用”或“无用”的区别,能解释现象的理论是有用的,否则就是无用的理论,但我们却不能说它是错的。没有用的理论或可加以修正变成有用,或因修正成本太高而被新理论取代。

虽然理论很重要,但要将某一理论通俗化的引介,若不是功力够,以及具有热诚,否则根本不可能。史蒂格勒兼具两种特质,这一本《经济学布道家》就是这项工作的一些成果之结集。传布经济学理的工作是否类似布道家的行为?史蒂格勒对此有严格的定义,而且强调该行为涉及“道德”层面,或者是与“价值判断”关系密切。就这一点言,与基本“实是性”(positive)经济学似乎扞格,但金却是公共政策所必须的。不过,史蒂格勒认为,经济学家并不抱持某一套具有说服力的道德体系,但却也能广泛地、容易地扮演政策批评家角色。原因在于批评错误时并不需要道德体系,只要是受过良好训练的政治算术家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是活在一个老是犯社会性错误的世界里。问题是,决策者真的那么愚蠢竟然一而再地犯错?当然不是,因为对那些制定和支持“错误”政策者而言,那些错误政策并没有错,这也就是以“自利”原则所可以良好解释的现象。

由于史蒂格勒重视理念的传布,因而特别将《经济学布道家》这篇文章排在第一篇,并将其篇名作为本书的书名。本书原有十八章,中译本略去《经济学家和国家》这一章,因其录于《人民与国家》。

史蒂格勒已于一九九一年底跟随“我的朋友亚当·史密斯”(史蒂格勒的口头禅)赴天国去了,我们感谢他为人间留下了这些珍贵的礼物。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三日于台北市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另眼看名人】经济学界小巨人——密尔顿.弗利曼
吴惠林:《自由经济大师神髓录》楔子
吴惠林:第十五章 经济学布道家—反管制大师史蒂格勒的生平、学术贡献及启示
吴惠林:第十六章 经济自由的迷惘—经济管制的迷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