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朝威胁 日相:与盟友携手 强军备战

人气 289

【大纪元2024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秋生综合报导)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在谈到日本作出重大决定,以进行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力量建设时,十多次使用了“和平”(peace)一词。

他在接受《新闻周刊》(Newsweek)采访时说,“自从我担任首相以来,我们对日本的国家安全战略进行了大幅修订,在制定这一战略过程中,我们当然不会改变我们作为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迄今为止所采取的步骤。”

这一以“和平”为导向的战略修订的背后则是岸田对日本政治、外交、军事、经济,以及历史文化传统等多方面的考量。

1. 强邻环伺与日本相对薄弱的军力
日本正面临着一个不断变化的国际秩序。无论是在日本周边,还是在其他地区,这个秩序都不是和平的。

自2021年以来,在岸田领导下,日本更加坚定地制定了加强国防力量、强化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联盟的政策,同时与亚洲国家建立新型伙伴关系,尽管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国家有时会对日本的动机心存戒备。

中国(中共)目前正在迅速研发最先进的军事技术,并试图在与美国的全球竞争加剧的背景下维护其日益主导的地区霸权地位。重要标志就是中共国与日本在有争议的东海岛屿问题上的零星的海上对抗。

朝鲜则无视国际制裁,似乎每天都在跨越里程碑、制造具备核能力的导弹,并用激烈的言辞咒骂其敌人。

与此同时,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的影响也波及到了日本,不仅让日本看到了俄罗斯与北约在欧洲爆发更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而且莫斯科也将目光投向了东方,在那里它与东京之间存在着长期的领土争端。

据《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日本政府文件显示,与周边国家相比,日本的军事力量严重失衡。日本在三条战线上的兵力和飞机数量都远不及对方。北京和莫斯科各自拥有的海军舰队数量是东京的四倍以上。

该文件指出,“高质量和高数量的军事力量集中在日本周边地区,在这些地区,军事集结和军事活动增加的趋势十分明显。”

2. 迫不得已进行战争准备

岸田认为,答案是号召人们重新拿起武器。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近80年来,日本帝国败于美国之手后,日本人从未思考过的。

岸田的家族来自广岛,他是听着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恐怖故事长大的。那颗原子弹导致战争结束,并奠定了美国的霸主地位。

如今,岸田将华盛顿视为他最重要的盟友,他认为日本和整个世界正处于“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

1941年,日本征服了亚洲和太平洋的大部分地区,偷袭珍珠港让美国目瞪口呆。尽管如今日本的国际政治理念与当年的扩张主义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帝国主义的遗产在日本国内外仍是一个敏感话题。

4月21日,岸田在备受争议的靖国神社(Yasukuni Shrine)祭祀日本19世纪和20世纪的战死者,其中包括二战战犯。这一举动不仅遭到中国的抗议,也遭到美国的盟友韩国的抗议。对这两个国家来说,该神社象征着日本的过去,象征着占领和暴行。正是这份遗产导致日本战后不愿重建自己的军事力量。

如今,岸田坦率地谈到了日本现在实施一项新计划的原因,解释了为什么日本将在未来五年内要把军费开支增加一倍。

他说,“我认为,我们正面临着自二战结束以来最具挑战性和最复杂的安全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保护人民的生命和生计。”

岸田一再称,日本自战后就表现出对侵略的反感,但他同时表示,日本必须持续努力解释其军事复兴的理由,必须避免任何误解。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中国与亚洲安全项目主任、高级研究员袁京东(Jingdong Yuan,音译)对《新闻周刊》说,该地区对这一趋势保持着明显的警惕,因此,“重要的是,日本要表明其仅为防御目的使用武力的承诺,将其不断增长的军事能力置于更广泛的联盟和小型安全考量之中,而不是以单边方式使用武力。”

虽然日本的军事政策转变并不是该地区军备竞赛的起因,但它可能有助于加快军备竞赛的进程,即便不是直接推动军备竞赛。

3. 广泛结交友邦

日本去年在广岛主办主要由西方国家参加的七国集团会议时,岸田特别邀请了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两位代表: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新加坡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尤索夫·伊沙克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的一项调查问:如果东盟国家被迫与某超级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哪个超级大国?结果显示,日本被选为该地区最值得信赖的国家,排在美国和中国之前。

4月11日,岸田参加了与拜登和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首次三方会议,这表明日本愿意加强与该地区的关系。本月早些时候,岸田还与地区大国印度尼西亚的当选总统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就加强安全和其它方面的合作达成了一致。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庄嘉颖(Ja Ian Chong)说,中国、朝鲜和韩国社会的一些阶层仍然对日本心存疑虑,前两者是因为日本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以及日本的过去,台湾和东南亚其它地方的态度则有所不同。

他对《新闻周刊》说,“鉴于几十年的合作,人们对日本高度信任,并认为东京在补充地区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可能更渴望鼓励日本更多地参与地区事务。”他还告诉《新闻周刊》,“日本必须小心谨慎,在捍卫自身利益并与合作伙伴合作的同时,避免不必要地增加与东北亚一些邻国的摩擦。”

岸田自上任以来为恢复与韩国的关系做了大量工作,他还表示可以考虑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前所未有的面对面会谈,以缓和与这个长期敌人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岸田说,在华盛顿以及与首尔的磋商中已经讨论了举行这样一次会谈的可能性。

岸田说,“我们正在努力解决各种问题,并考虑举行首脑会谈,我们将继续努力促成此事。”

在对外援助方面,日本正计划为非洲新设一个300亿美元的投资框架,以及投入约750亿美元支持东南亚一系列项目,包括铁路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开发和联合海上安全机制等。

4. 指责中共,但不排除与其对话

关于日本、韩国和中国在5月举行三方会议的会谈也在进行中。

东海是中日两国都声称拥有的尖阁列岛(Senkaku)或钓鱼岛(Diaoyu)等争议岛屿的所在地。岸田指责中共政府在东海加紧“单方面试图改变现状”,并强调说,“我们将坚持需要坚持的东西,但我们也将重视对话。”

5. 继承安倍的遗产,承传武士精神

岸田文雄在外交和军事方面的并行努力部分源于他的以往经历。他曾担任外相,并曾在颇具影响力的已故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手下短暂担任过代理防卫大臣。

安倍晋三是一位公开的民族主义者,也是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后因腐败丑闻和健康状况不佳于2019年被迫辞职,于2022年被一名怀恨在心的枪手暗杀,震惊了日本。

他是推动日本军事思想重大变革的第一人,并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概念,这一概念如今在美国的战略文件中无处不在,构成了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四方安全对话的基石。

曾经担任安倍内阁官房长官助理和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的金原信胜(Nobukatsu Kanehara)告诉《新闻周刊》,“日本现在正在亚洲维持并领导自由国际秩序,这符合日本的利益,也符合该地区的利益。”

他说,“人们都是平等和自由的,他们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这种个人自由非常符合日本人的武士精神。”

岸田在安倍晋三的直接继任者菅义伟(Yoshihide Suga)辞职后于2021年上任,被广泛认为是在继承安倍晋三的遗志。

与2015年最后一次访问华盛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样,岸田在访问美国期间也借机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了演讲,解释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同盟关系的缘由。岸田说,“我获得了国会成员的广泛支持、掌声和意见。”

6. 迎接政治、经济、社会多重挑战

在日本国内,岸田获得的掌声较少,主要是因为他正面临党内领导权之争。

美国资深外交官、现任亚洲协会(the Asia Society)国际安全与外交副会长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对《新闻周刊》说,自民党的执政地位没有受到弱小反对党的挑战,而且在2025年前也不需要举行议会选举,但岸田的党内支持率仅为20%,这意味着他有可能在党内选举中被赶下台。

拉塞尔说,“他眼下面临的挑战是在9月之后能否继续留任。”

眼下日本经济并不乐观,日本的产值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首次低于德国,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在经历了30年的通货紧缩(常被称为“失去的几十年”)之后,日本经济又转向通胀,而且人口减少和老龄化正在成为经济重负。

岸田说,他试图通过日本个人储蓄账户等免税举措促进投资,推动价格和工资增长,将数万亿日元用于“绿色发展”和“数字发展”,从而激活他所谓的“良性循环”。

他认为,数字化和增加对育儿家庭的支持有助于抵消人口危机。这些举措都是岸田所说的“新形式资本主义”的一部分。他认为这种资本主义已经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其中包括日经225指数今年创下了35年来的最高纪录。

此外,在展望日本的未来时,岸田必须考虑一项更具争议性的措施:移民。

岸田表示,日本需要劳动力来推动经济增长,日本国会正在讨论一项法案,“建立一个新的制度,吸引海外有志之士来日本工作。”

事实上,这个群岛国家不愿开放边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13世纪,日本抵御了来自中国的蒙古入侵者,成为全世界少数几个没有被欧洲殖民的国家之一。今天,日本正热切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游客,包括越来越多的外国工人,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单一的国家之一,估计有98.5%的人口是日本人。

岸田看到,“日本社会中有一些人抵制持续、无限期地从海外移民劳动力的想法”,因此他努力将目前有序引进更多外国劳动力的计划与“全面移民”区分开来。

岸田对他领导下的日本正在走的道路充满信心,但也警告说,不能低估日本面临的严峻的社会、经济、外交和军事挑战。

岸田表示,“在外交和安全方面,我们都面临一个非常不确定的局面,因此,外交、领袖级外交都应得到加强,需要有军事防卫能力作为外交的后盾,确保即使在不确定的时期,日本也能发挥积极作用,实现稳定。”

(本文参考了《新闻周刊》的报导)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新闻五人行】铁三角散架?朝俄曝中共伪实力
制裁墨国毒枭 耶伦祭新指南:警惕与华有关交易
菲军方发言人称中共海警是一群“野蛮人”
中国经济持续放缓 5月瑞士手表出口下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